顶点小说 > 兽破苍穹 > 1750章 不老如意
  <content>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布全对布老爹自然更是痛恨,无时无刻不想弄死布老爹报自己被打之仇,只可惜布老爹的修为远胜于布全,自然不会给布全这个机会。

  所以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绝不相信布全这种贪生怕死、见利忘义的小人会无缘无故的回来展堂。

  更何况,此时正逢布老爹遭了难,前脚刚有长老院的人将‘不老如意’带回来刚走,这布全后脚就跟着赶来了,而且还是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模样,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自然更不会相信,布全这个时候来展堂是没有半点企图的。

  “布全,你也是在展堂待过的,规矩我就不给你多说了,你也知道外人是不能来展堂的,你还是走吧!”

  八面玲珑的布洪思虑得更周全一些,知道布老爹此时生死未卜,虽说布老爹的下场是众人可以预见的,但此时的确不宜与布全在展堂之中起争端。

  “谁说我是外人了?”

  布全摇晃着满脸横肉的大脑袋,大马金刀的在厅中的长椅上落座,“我知道老爹呢现在遇到一些事情,恐怕是回不了展堂了,所以我这次来呢,就是为了拯救展堂与危难之中……”

  布全扫视布展、布洪、步坤、步雨四人,不屑一笑,“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四个人还真是烂泥扶不上墙,这么多年过去了,修为还是停滞不前,所以这老爹的副堂主之位,看来还是只有我来帮他做了。”

  “将‘不老如意’交出来了吧!”

  见布全伸手讨要,夜轻寒恍然大悟,原来这名叫布全的不老族人是来展堂争夺副堂主之位。不过这只是一群凡俗生命的争斗,夜轻寒自然没什么兴趣。

  “那你布全现在又是什么修为,不如让我来领教领教。”

  步坤性格冲动,最受不了刺激,现在一见到布全上门挑衅,立时忍不住跳出来要和布全一决高下。

  “步坤,就你还不资格向我布全挑战。”

  布全不屑地对着步坤摆了摆手道:“要是老爹在这里,还可以与我较量一下,至于你嘛……和布展、布洪、步雨三个人一样,都是废物!”

  “嘶……”

  夜轻寒听着布全的话,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布全吹牛的架势,在夜轻寒看来,已经是吹出了法则大能的气势了。

  “你……”

  步坤刚要扑上去和布全决战,就被布展拦住,步坤不由指着布全怒道:“布展,你拦着我干什么?别拦着我,让我去弄死这个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布展朝布洪示意了一下,布洪顿时先上前将步坤拦住。

  “哥,别冲动,现在布展大哥继承了老爹的副堂主之位,我们先听听布展大哥怎么说!”

  步雨也在步坤耳旁规劝,才使得暴怒的步坤冷静下来,不过依然不忿的看着布全,“哼!”

  “你达到星球之子的修为呢?”

  布展慎重地向布全问道,虽然也不曾指望布全一定会老实回答自己,但布展听布全这口气,只有老爹有资格和他一战,布展觉得布全成为星球之子的可能性极大,而且布全此次是来谋取展堂副堂主之位的,如果没有把握,布全又怎敢如此?

  所以布展认为布全应该是不会在自己四人面前无的放矢的!

  “没错!”

  布全傲然应道:“既然‘不老如意’在你的手里,那你还是乖乖交出来吧!免得我动手以后,伤了往日旧情。”

  “布全,你要是说你现在已经是星球之子,那我可能还真不敢和你交手。”

  布展这时却是摇了摇头道:“不过你要是怕伤了往日旧情,那就大可不必了,我和你之间,还真没什么旧情可言。”

  布展是由布老爹一手抚养大,从小和小布布的爹,布老爹之子一起长大,虽说布全也和他们二人沾亲带故,但却是在开始修行的时候,才由布老爹接到展堂来说,所以布全和布展的感觉,比之和小布布的爹爹倒是差了许多。

  在布全为了苟且偷生,不顾小布布爹爹死活的时候,布展就已经决定和布全恩断义绝了。再加上布全受了一点气,就叛出了展堂,更是经常带人回展堂逞凶呈威,布展对布全心里只有痛恨,又哪里还能剩下什么旧情呢?

  “说得好!”

  布全鼓了两下掌,却是一点也不恼,反而笑道:“既然你布展说和我布全没了旧情,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那我要是对你动了手,你也就怪不了我不念旧情了。所以你还是干干脆脆的将‘不老如意’交出来吧,省得我动手了!”

  “‘不老如意’是在我这里!”

  布展将‘不老如意’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来接着又放回去,在布展手中一闪而过,看得布全眼热不已。

  “不过你想要‘不老如意’,却是这辈子都别想了!”

  布展不屑地看着布全,回绝得很干脆。

  “布展,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自负!不过我拿不拿得到‘不老如意’,是你说了能算的么?”

  布全顿时一闪身,扑向了布展,快如闪电,布展丝毫来不及反应,就被布全抓住了喉头,完全控制在手里。

  “你、你、你不是星球之子……”

  布展眼中惊骇,布老爹也是星球之子的修为,可是与布全相比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往日,布展和布老爹切磋,再不济也能走上一两百招,毕竟布展的修为也是无限接近星球之子的。而此时,布展在布全手里别说一招了,就是半式都走不过。

  布展相信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平日里布老爹在故意对自己相让,二就是布全的修为远不止星球之子的修为,所以自己才会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不过布展的修为一点一滴提升上来,到得自己的修为距离星球之子无限接近的时候,才能在布老爹手中走一两百招,所以布展认为布老爹相让自己的可能性极小,毕竟布展和布老爹的切磋,经常都在进行,布老爹又怎么可能每次都毫无破绽的欺骗布展呢?

  所以布展认为布全的修为远远超出星球之子的境界,才是更有可能的。

  但一想到布全离开展堂,还不到百年,修为就已经超过了星球之子,布展心头自然无比惊骇。

  “快放了,布展大哥!”

  “布全,你不要太过分了!”

  步坤、布洪同时对布全怒喝,连一向性格娇柔的步雨,此时也对布全恨得直咬牙。

  “蠢货!你以为星球之子就只是星球之子么?星球之子的境界,也要划分很多层次的。”

  布全这时候却是对布展不屑笑道:“最初踏入星球之子境界的只是小星子,接着是星子,然后是大星子,这些星球之子的每一阶段的实力差距都非常大。布老头只是小星子的修为,而我已经是星子的修为,要收拾布老头都是易如反掌,更别说你个连小星子修为都不到的蠢东西了。”

  现在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布全却是连对布老爹的敬称都省了,直接称呼布老爹为布老头了。

  “布展大哥……”

  布全将手中的布展高高举起,一手封印了布展的修为,让布展脸涨得通红,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之前喝骂得厉害的布洪和步坤,此时却不敢再骂下去,生怕自己会连累到布展被布展所杀。

  二人也是没有想到,这过去的时间还不到百年,布全就变得如此厉害,也不知道是在外面走了狗屎运,还是被哪位大能看上了,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拥有如此强大的修为和实力,让四人中最强的布展大哥也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这布全制止了。

  “我最后问你一次,‘不老如意’你到底交不交给我!?”

  布全微微眯起了眼睛,抬头望天,一眼也不去看布展,显然心头的耐性已经耗尽了。

  “不交!”

  “那你去死吧!”

  布展的回答干脆利落,布全的回答也同样干脆利落,在布展说出‘不交’的瞬间,布全立时手中用劲,体内的力量疯狂涌上手掌,想要直接将布展捏死!

  “布全,要死的人是你!”

  正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布展体内不知从何处涌来一股无可匹敌的力量,顿时将布全的封印冲破,还将布展的境界直接提升到大星子的修为,布展一下挣脱了布全的掌控,并将布全打翻在地。

  这股无可匹敌的力量,自然是来自于夜轻寒!

  原来夜轻寒在布展即将遭难的瞬间,才突然反应过来,展堂的副堂主每三年才轮值一次,要是布展死在布全手里,导致展堂大乱,那就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夜轻寒还等着从布展几人身上学到出长春不老山谷的办法。

  所以夜轻寒才会在布展最危急的时刻,渡入一分法界伟力,并将这一分法界伟力拆解了亿万万倍成单一体系的凡俗力量,才渡入布展的体内。

  不过即使如此,还是让布展在瞬间就成为了大星子,并将布全一下打翻在地。

  而且这只是布展在接触到夜轻寒拆解过后的法界伟力的瞬间,成为大星子的,更多的拆解过后的法界伟力,布展还来不及吸收,要是等到完全吸收完以后,再来一百个布全,布展也能用一根手指将其捏死。</content>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