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将 > 第八百二十章 父女交谈

第八百二十章 父女交谈

  福王走进客厅的时候,客厅里已经坐着一个人,福王看到后依旧平静走到自己原本坐的椅子上一屁股坐了下来!

  福王淡然说道:“彭老总过来的意思你也清楚了,从根本而言,彭老总能在这个时候还能建议让我出来工作,这实在是难能可贵!”

  客厅里坐着的那位,不是别人就是福王的女儿白丽娜!陈飞尘的原配妻子。(_百&晓&生)她紧蹙着眉头,她说道:“他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彭总一直想拉拢飞尘,可是飞尘一直没有靠过去,一直秉持底线,彭老总也是看准了飞尘不会同意,但这善意也是自然而然透『露』出来,这对于彭总来说就是一个不蚀本的买卖!”

  福王『摸』了『摸』下巴,他说道:“这也不是全部,关键彭总也是感觉到了危机,否则他不会如此仓促,难道你没发现这次不比前几次,这次态度也好,说话的口气也好,都充满了急迫感吗?我认为肯定中央又有什么新的变化!”

  白丽娜摇摇头说道:“这不可能,如果有什么新变化我应该知道!这不可能!”[]  首发大将>

  福王冷哼一声,他说道:“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形势,现在飞尘已经不比以前了,说是过街老鼠或许太过份,但也差不多,这个时候还有谁敢擅自透『露』?除非『主席』默许,有些盟友现在这个时候能独善其身就很不错了!”

  白丽娜有点愣神眼神中透『露』出不信,但很快她就恍然般点点头说道:“父亲您说的也有可能,现在确实不比以前了!以前会帮衬,但未必现在也是如此!”

  福王紧跟着说道:“不是有可能,而是肯定如此!聂总也好,罗总也罢,他们都是军方人物,现在『主席』也好,刘副『主席』也好,各方都是紧紧抓着军队改革不放,这个时候如果聂总或者罗总『插』手进来,那不是帮陈飞尘了,而是连自己都要牵连进去,换着你我会如此吗?”

  白丽娜想了下后断然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彭总也是如此,那么就不能同意,您也不能出山,彭总也是出自军方!”

  福王呵呵笑了笑说道:“越是如此,我越是要出山,彭总不是旁人,我要是出山而且是因为彭总的举荐的话,那么我反而安全,陈飞尘那里也不会受到牵连!”

  白丽娜再次被自己父亲的言语震住了,福王解释说道:“彭总虽然是军方三号,但是实际上这个位置之前一直是陈飞尘牢牢站住,陈飞尘被打压下去之后,彭总才坐稳了三号的位置,不少空留下来的位置都被彭总接收了过去,这个情况『主席』清楚的很!彭总如果能与陈飞尘联手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主席』与彭老总理念有别!这根本上也注定陈飞尘不会和彭总『尿』到一个裤子里去,『主席』难道还不相信陈飞尘吗?”

  白丽娜有点恍然但又有点『迷』『惑』,她问道:“『主席』怎么相信飞尘了?如果相信也不会如此?早该力挺陈飞尘了,而不是坐视别人围攻陈飞尘!飞尘也不会仓皇出京,丢了极大的面子!”

  福王笑出了声来,他说道:“你是当局者『迷』,『主席』什么时候不相信飞尘了?『主席』之所以不相信飞尘那是因为飞尘军队影响力太大,既然飞尘已经主动交权,那么『主席』又怎么会不相信飞尘?如果不是『主席』的紧急通信,飞尘能提前一步离京?你说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白丽娜对着福王很是钦佩说道:“姜还是老的辣,不佩服不行啊!怪不得彭总一直想请您出山呢?周副『主席』也一直邀请您出来工作,可为什么您不同意周副『主席』而同意彭总呢?换着我的话肯定会同意周副『主席』。”

  福王摇摇头低叹一声,他说道:“周副『主席』是总理,也是党委副『主席』,更是军委第一副『主席』,他邀请我出来工作,代表的是谁?不是他自己而是『主席』,我之所以不同意,那是因为飞尘已经被打压,中央没有发挥该有的能力,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要给中央面子呢?这是根本『性』原因,如果彭总坐上周副『主席』的位置,我也会否决!这是对事不对人,知道吗?”

  白丽娜应声道:“是!”她的神态已经清晰表现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福王接着拿起自己的茶杯慢慢喝了一口,放下茶杯后,他缓慢说道:“告诉飞尘,现在主要的是低调,继续保持低调,什么事情都需要忍住,天不会一直黑着,总要天亮的时候!”

  白丽娜点点头,接着她说道:“听说那位已经被陈飞尘接到了台北!”

  福王一愣,但也明白自己女儿说的那位是谁了,福王深深看了一眼白丽娜,他说道:“有时候不要过于放在心上,你要看清楚根本,陈飞尘现在是你的丈夫,也没有做过越界之事,现在充其量也是尽人事!这侧面上更加说明飞尘是重感情的人!换成你,我相信飞尘也会如此,要明白你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飞尘同样是三个孩子的父亲!如果你还是不能抛开这些事情,那么你只会拉开与陈飞尘的距离,难道你真的要看到陈飞尘投入另外一个女人的怀抱吗?如果是那样,你也不是我的女儿,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白丽娜弱弱说道:“是,父亲!”

  看着自己女儿没有最坏的反应,他也是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接着语重心长说道:“女儿,你要记住,现在从你个人而言,丈夫就是自己的天,你不跟着自己的丈夫,不支持自己的丈夫,你还想等着自己的天塌下来吗?从我这个家族而言,不可否认的是我们的家族已经依附在飞尘的势力中,如果飞尘倒下了,那么我们的家族就烟消云散了!这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不要多想,飞尘年少还能把持住自己的心,那已经很难能可贵了!人无完人!”

  白丽娜神情有点黯然点点头,这其中的道理白丽娜何尝不知道,可她就是有点不甘心,为什么飞尘就是忘不了那个女人呢?为什么?!

  女人就是如此,有时候能大方,有时候却非常小气,白丽娜能安排朱幽怜进来,却又反对已经成为植物人的方慧!这不得不说是个非常矛盾的事情。

  陈飞尘起后,他第一件事就去看望来台北一个星期的方慧。他看着沉睡中的方慧,他心情就相当的压抑,如果不是自己,方慧何苦会如此![]  首发大将>

  方慧的父母陈飞尘也已经作出了妥善的安排,不过并没有安排到台湾来,而是安排到了中亚地区,在那里远没有在内地危险,陈飞尘可是知道国人冲动起来是什么样子!

  百度搜索书生阅读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