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将 > 第三百十五章 分析

第三百十五章 分析

  “高山,林刚。。。。。。”陈飞尘低声呢喃说道。很快,他就眼神恢复清明,他起身负手站在窗后看着窗外的景『色』,他的思绪还是不可遏制动到了如何对付高山以及林刚上面。

  如果说刺杀李平谁是最大赢家的话,那么是周副『主席』,因为众所周知的是情报部门一直是周副『主席』的嫡系,而总参三局一直就是个例外,而现在随着李平的身死,三局自然又要被周副『主席』收回部分权力,尽管孙佳琪已经赶过来了,但是到正式上任接过局长的职务,这还需要一段时间。

  可是周副『主席』会对付李平吗?这完全就不可能,如果周副『主席』要是对付李平的话,他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去做刺杀,他完全可以按照正规渠道来收回三局,所以凶手不会是周副『主席』。

  刘副『主席』则更不会是,刘副『主席』和自己是有间隙,但这不足以刘副『主席』要动手清除李平,何况刘副『主席』在军队里向来没有根基,不可能会如此人手来清除李平,何况刘副『主席』可是『主席』的接班人,无论今后怎么样,但是目前他就是,所以刘副『主席』也不会是凶手。

  高副『主席』以及林刚副『主席』则是最大的嫌疑人,高山有这个必要,自己前几次整治狠狠削弱了高山一系的实力,要知道自己固然从东野拉走了三个主力军,38、40、43军,但是不要忘记了,第3军、45军、50军、56军、骑一师这可都是从东北军区地方部队整编过来的,可都是出自高山掌控的军区系统里,自己可是狠狠抽调了一把高山的薪火,釜底抽薪不过如此。[]  首发大将>

  高山如今在东北已经几乎于没有了军队力量,林刚已经收编了东北军区部队,杨武也不过是个空架子,高山何尝不是如此,林刚已经是军管会主任,而东北局已经被架空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做到这个份上的书记,恐怕也只有高山这一家别无分号了。高山怎么会不对自己咬牙切齿呢?

  陈飞尘想到这里心底还是有点疑『惑』,陈飞尘疑『惑』的是高山尽管有出手对付自己的动机,但挑时间挑的不对啊,作为一名老革命家了,而且对『主席』的为人又是如此的熟悉,他不可能挑这个时间段动手啊!这不是*着『主席』要对他自己采取措施么?高山不会如此不智。

  陈飞尘摇摇头低叹一声,他接着又想到了林刚林副『主席』。不可否认林刚的军事才华是值得肯定的,自己要是和他对上输面极大,自己再怎么自信也不会自狂到会稳赢林刚,战神的外号不是这么简单能获取的!林刚在东北系掌控着绝大部分的军权,在这个时代里军权就意味着护身符啊!何况林刚不比其他领兵大将,只要林刚没有反意『主席』就绝对不会动手,要说『主席』念情就是从这点能看得出,为什么其他的人都变向夺权而唯独林刚还是依旧是军权在握呢?固然是『主席』是在防范林刚,可是那也是防范,是怀疑而不是决定!

  陈飞尘不得不佩服林刚,军人做到这个份上还能如何呢?可以说林刚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军人该应有的顶峰,如果要说林刚唯一的漏洞或者说是失误的话,那就是军权上,国家的接班人怎么会交给一个领兵大将呢?如果交给他,那就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中国『政府』是军『政府』,这不是开玩笑么?『主席』以及周副『主席』他们怎么会答应呢?如果一开始林刚能果断交出军权,不再追求军功的话,那么『主席』怎么会亏待林刚呢?怎么会引起『主席』这么一步步的掣肘他呢?

  陈飞尘想到这,他就想到了自己身上,如果自己要想进一步的话,是不是自己也要交出兵权呢?陈飞尘有点意动了,可是想到前世历史中的那场文化思想运动,他就是不寒而栗,好歹自己手里头有兵还有一个护身符,自己还没高到能和周副『主席』比肩的地步。

  这个念头很快就被陈飞尘撇开,他接着往下想,林刚如果要防范自己的话,那么就绝对要扫清自己的耳目,而李平就是必须要清除的目标,而周副『主席』也一直想收回三局的控制权,李平牺牲,真的是一步好棋,不得不让人佩服,自己变成了瞎子聋子,而周副『主席』成了表面上的最大利益者,说不定还会引起『主席』的猜忌,如果林刚足够聪明的话,完全可以假借高山的手施行,假借,假借,对啊,就是这个,难道真的是林刚?

  陈飞尘兴奋之『色』很快就隐去,陈飞尘重头理一遍后,他还是认为刚才的分析是对的,就是林刚,林刚就是最大的嫌疑者!有了这个结论,陈飞尘有点骇然,尽管开始有点怀疑,可是当时自己还是认为高山才是最大的嫌疑者,可是现在却得出了这么一个答案。

  陈飞尘紧紧握住了拳头,十秒之后,陈飞尘松开了拳头,他吐出一口气,他低喃道:“不管如何,既然命运如此,那么就战吧,军人从不畏惧挑战,你要战,那便战,我也要为李平报仇,血债只能血偿!”

  陈飞尘猛地转过身,他做到了办公椅上,他此刻涌现出巨大的动力,陈飞尘已经怀疑到额丽娜的刺杀都有可能是林刚暗中策划的,好一个绝户计,如果不是额丽娜足够的机警,那么自己的妻儿不是就一下子被包圆了么?如果成功了,那么自己是什么反应,肯定是大怒,接着就是心灰意冷,什么雄心壮志都会没有,即使自己今后会恢复过来,可时机已经不对了,可以想象如果是真的,这西北战场的指挥权还会是自己的么?如果我是『主席』的话,那么也会让自己修养一段时间,平复心情,错过了这场大战,那么自己还有机会短时间崛起给林刚巨大的挑战吗?没有了!

  陈飞尘有点恼火低声说道:“真是好计谋,好毒计!幸亏被我今天这么无意之中醒悟过来了,林刚啊林刚,我的林副『主席』,你还真的是给我了意外,你叫我如何办?我是你提拔起来的将领,如果我要对付你,别人会怎么想,我还真是佩服你,真是算无遗策,连这点都考虑进去了,那么我就要好好和你比一比,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胜利者。”

  中南海。『主席』严肃对着胡蝶说道:“真的是这样吗?”

  胡蝶冷声说道:“爱信不信,我已经说了,林刚是绝对不会允许陈飞尘成长起来的,现在的陈飞尘已经威胁到他了,如果我是林刚的话,我也会如此!不仅仅拉走了一部分部队,还已经到了和他分庭抗礼的地步,一个是东北指挥,一个是西北指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