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将 > 第二百四十章摊牌之前

第二百四十章摊牌之前

  (华文写作网无弹窗小说网)第二百四十章事实上事情并未如同陈飞尘想的那般糟糕,陈飞尘在自己考虑很长一段时间之后他也想到了这一点。(.8._泡&书&吧)陈飞尘意识到自己过于求稳了,还是想的过于狭隘,自己还在想着怎么在总政站稳脚跟的时候,主席就已经着眼于全军了。

  25日的晚上北京城里又多了不少痛骂陈飞尘的家庭,陈飞尘成为了他们嘴中最为该死、可恶的家伙。这些家庭都是第一批被陈飞尘给整趴下之后的家属,在这个时候牵累是很平常的事情,就是今后的工作是否受牵连都是一个问号,这些人的同事、街坊都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他们、闲话碎语那是必然的,天堂与地狱的生活就是如此的分明。

  26日。陈飞尘再次召开了党委会,这次会议就进行的非常顺利,7个委员中一个缺席、一个被隔离审查,剩下的5个中韩必贤、董武则是态度坚定拥护着陈飞尘,剩下的两名要是还看不出什么那就真的该换人接替他们的位置了。

  没有意外,全票通过了陈飞尘的议案,随即接下去的进行的就是对全军展开摸排查以及进行思想整风运动相关内容的审议,几乎就没什么改动,陈飞尘的意思得到了彻头彻尾的体现。

  陈飞尘在进行总结发言的时候如此说道:“我们既然是指导全军指战员的思想、提高战士们的思想素质以及考核全军干部的部门,那么我们就应该自己先做好,我要求我们这里的战士、干部都要成为全军的楷模、典范!还有就是对各地军队干部、战士要引导他们树立正确的思想价值观,而不是一味的打杀,我们的人民军队是国家的基石、是国家的坚强后盾,我们必须要提高军队的战斗力,哪怕是保持也是不行的,不进则退就是这个道理。”

  接着陈飞尘又说到了关于如何开展工作的几个要点进行了重点说明,书记员则是速度很快在记录着,相信很快这份记录将会出现在主席的办公桌上。

  刘副主席吃瘪的消息可以说是很快就在党内传播着,而听到这个消息最为高兴的不是陈飞尘或者是其他人,最高兴的莫过于高山,高副主席。高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相当的高兴。

  他独自一人在书房里笑呵呵低声说道:“老刘啊老刘,你也会有今天,我高山是吃了憋,你不是也厉害吗?不是自称是主席的接班人吗?结果呢?哈哈,还是被陈飞尘给玩了吧?这样一来我高某人就不孤单咯,也算有人陪着了!哈哈,这下子我心里算是彻底平衡了,陈飞尘这小子有种,还真敢干,好样的。”

  高山得意美美喝了口茶接着他就心中想到:陈飞尘这小子得罪了老刘基本上就是得罪了一大批人,他到底还是嫩,他也不想想如果没有了主席,他还有什么?今后接班的人选不外乎三个人,老刘、老周以及我,对了,还要加上小邓、林刚,除了老周,其余的人哪个不对陈飞尘有意见?

  想到这高山就露出一丝冷笑,作为东北系两首脑的林刚以及自己都已经交流过意见,目前只有双方彻底合作才能生存下去,到了和自己这个的地位,不进一步就相当于失败,那就是生不如死!陈飞尘作为东北系的干将,他完全忘记了这一点,他真的把自己当做了主席一系的人了?真是可笑,如果没有我们东北系,他有今天?早就连渣滓都不会剩下一点,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林刚也算是看错了人,可他还是想把这小子拉过来,他也没看见陈飞尘是铁了心跟着主席了,还会走回头路?换着自己都不会如此。天才第一步,记住小说网

  高山在琢磨,林刚同样在琢磨,林刚想的是与高山不同,他想到的是陈飞尘这么做是一步险棋,如果成功那么收获将无比巨大,首先一点那就是陈飞尘在军中的影响力将得到极大的提高,现在别人只看到那些老革命,可是他们也不想想,现在军队里最多的还是年青人,陈飞尘的目前的影响已经是很大,如果他能进一步扩大的话,那么今后还能指挥得动这些年青人都要打个问号,陈飞尘不是造反,他要夺权的话,那是完全行得通!

  其次,他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也得到了提高,百姓最恨的是什么?自然是贪官污吏,陈飞尘这么个反腐急先锋形象一出来,那么结果是什么?要知道每个人都有家庭,都有亲戚朋友,什么风最有威力?枕边风啊!

  再次,陈飞尘这么一做就更加让主席信任不已,这简直就是不结党、不畏惧权贵、坚决服从主席命令办事的干才!主席最喜欢什么样的同志?就是如同陈飞尘这样既年轻,又有能力,还没有什么背景的人,如果主席之前还担心陈飞尘怕得罪人、怕影响他个人前途而执行力上打折扣的话,现在就完全没有,相反会更加让陈飞尘做好那就本就磨利的利剑。

  最后就是自己了,陈飞尘这么做,自己只会更加需要团结陈飞尘,自己不能过于明显干涉军队事务,而且东北系自己的军队部下们现在也逐渐被主席拉拢过去或者就是即将被调往闲职,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唯一的办法只能是稳住自己的部下,只能稳住局面不再恶化,而陈飞尘出自东北,他甚至起初也是得到自己的提拔才有了今天,才有被主席看上眼的那一天,所以他也好,自己也罢都不会直接撕破脸。

  林刚感慨说道:“后生可畏啊!”接着林刚自然又想到万一陈飞尘这么做的害处,害处自然就是得罪了一大批军中将领,这些人人脉广大,部下甚多,就是东北系的干部自然也会遭到这件事的影响,到时候陈飞尘也算是在东北系彻底孤立或者说呆不下,到那时候谁是陈飞尘一伙的人自然也就清楚。

  事情自然没有进展如此迅速,但是由陈飞尘牵头的整肃已经露出了端倪。总政治部率先开始了自查自纠自办行动,结果自然也是让不少人跌破眼镜,为什么?除了开始时候抓捕了郑峰之外,也就是肃清了一小部分违反重大纪律的干部,再除了这些之外就没有什么大动作。

  这个结果让不少总政的人松了一口气,但是他们上下都是绷紧了神经,往常的应酬或者拜访窜门都基本上是断绝了,休息时间更多的竟然都是在忙着工作上的事情,这不得不说是个很好风气。

  而一些不知内情的人则是对陈飞尘大为不屑,认为是陈飞尘属于赚吆喝的,就是那种雷声大雨点小,说话嗓门大,行动基本缩小的人。他们很快就放松了警惕,但也自觉减少了一些不良的举动。

  而知道一些内情的人则是在加紧准备,准备什么?自然准备后路,万一查到自己的头上,那么该什么放弃的该什么交代的,该怎么站队的,这些都是需要时间准备的。

  还有一一些完全知道内情的人,自然也是在准备,准备着应付即将到来的全军整风乃至延伸到全党的整风运动,这种运动那一次不是人头滚滚,他们自然也是开始准备躲过甚至从中谋利,这就是众生态(报告首长,申请离婚最新章节)。

  陈飞尘自然也是在准备,准备什么?准备好摊牌,对主席需要摊牌、对林刚也需要摊牌,只不过内容以及方式不同罢了。这个时候何尝不是站队呢?自己也需要正式站队,如果这次顺利的话,那么自己也就真的算是中间派了,不属于任何派系,自己只服从主席。

  林刚再次来到陈飞尘这里,只不过上次是去陈飞尘的家里,这次是来陈飞尘的办公室里。原本林刚不会自掉身价过来的,林刚也不会过来,只是这次是来协调关于军队如何展开思想整风运动的若干措施落实的。

  刘副主席现在虽然还是兼职主任,但是主席已经很明确说了,让刘副主席还是已正职工作为主,兼职的工作将由主持日常工作的同志负责,刘副主席几次争论下来的结果是主席直接说了狠话,主席说了,实在不行他将直接担任主任一职,这话一说出口的结果就是刘副主席闭嘴不言了。

  现在情况很明显总政实质上已经是陈飞尘在当家,这才是陈飞尘真正报道过后第四天而已,实际上陈飞尘委任文件里就说明了这点,主持日常事务工作,这就很说明一切了,现在只不过让陈飞尘变得名副其实而已。

  陈飞尘亲自给林刚倒了一杯白开水,林刚身体一直不好,所以茶是绝对禁止的,所以白开也就成了林刚的唯一的选择,酒、茶基本上是远离林刚了。林刚对于陈飞尘如此放低姿态,林刚也是坦然处之,因为他有这个资格让陈飞尘这么做,如果陈飞尘不这么做,那么陈飞尘也不过如此。陈飞尘落下的口实那就太多、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