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大将 > 第八十一章 解放兰州 第二更,求...

第八十一章 解放兰州 第二更,求...

  彭总神情有点恍然“哦”了一声,他依旧平静说道:“继续。”

  陈飞尘接着说道:“我看来中央的打算是想把我军加入到大西南战略里。”

  “完了?”彭总听了没有说自己的看法反而问了一句。

  “完了,我的意思暂时就是这样。”陈飞尘自然如此回答。

  彭总摇摇头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把你调出16兵团加入西北战局是不假,但中央绝对不会同意你部加入西南战局的。”

  “为什么?”陈飞尘下意识打断彭总的话问道。

  “为什么?呵呵,自从四野入关后,东北乃至整个北方我军善战之兵已经大部分抽离,如果你16兵团再调离北方,那么这对大局有利么?幼稚!”彭总毫不客气批评了陈飞尘起来。

  “你的小九九我都能猜得出来,你是担心自己在蒙古威信太高,是不是如此?”彭总冷笑道。

  陈飞尘点点头,彭总接着说道:“你是担心自己如此这般会遭到中央的忌讳是吧?”

  陈飞尘再次点点头,什么都被彭总说对了。彭总低叹一声,他说道:“你能知道这点,很好,但是你想的太早了!你在外蒙那么一次清洗,看上去是为了稳定局势,其实真实的本意还是让中央放心,因为你这么做,当地民心肯定是对你有所敌视,这样不利于你提高自身威信。”

  陈飞尘现在就是个点头的份,彭总接着说道:“东北以及蒙古一线与苏联接边,苏联与我党的渊源你也知道点,我党不少同志都和苏联有着很好的关系,甚至不少同志都是经过苏联的培训,崇拜都不是很稀奇的事情!而东北现在的不少领导都是此类人,所以不出意外,你今后的安排还是在北方,很有可能在东北,所以你可以开始准备了。”

  陈飞尘心中的震惊可以说是麻木,他还能如何,以前自问自己的安排很慎密,可是如今看来那都是玩笑,连彭总都指出的丝毫不差,更加不要说中央的那几位了。

  彭总接下去倒是没有继续往这方面往下说,他反而谈到陈飞尘个人问题上。彭总开着玩笑说道:“我说陈飞尘,你小子可以啊!结婚了啊!呵呵,可惜我不在蒙古啊,否则还真要和你大喝一顿!”

  “呵呵,要和我喝酒那简单,打下兰州后我摆上一桌请您喝酒!”

  “哈哈,好!说定了。”

  这个时候,郭思忠来了,被这么一打扰,彭总也就告辞离开了。该说的都说了,也是该离开了。陈飞尘虽然知道可是心里还是有点未尽心的感觉。结果是郭思忠被陈飞尘狠狠批评了一顿,反正让他来就是来批评教育的,谁让他攻坚失利的?

  陈飞尘离开作战室,到临时安排自己住的地方暂时休息去了。陈飞尘刚走,郭思忠苦笑说道:“不知道司令员火气为什么这么大?”

  肖华在旁说道:“怪的了谁呢?怪只能怪自己,谁让我们没能夺取阵地的?”

  接着肖华与郭思忠立即决定安排侦查部队前往敌军阵地侦查,摸清敌人的防守弱点,以此来打开局面。其实一野其余参战部队何尝不是如此呢?他们同样派出精干部队前往摸清敌情。

  8月7日。再一次的进攻开始了。经过一周的侦查以及制订的针对性计划,一野发起了第二次总攻。经严密侦察,敌人主力在南山,东西两翼薄弱,分兵把守;北面黄河铁桥是敌人唯一退路。这样,攻占南山就成为攻打兰州的重点,能否夺取黄河铁桥是能不能全歼敌人的关键。

  经过异常激烈的战斗,沈家岭主阵地上的上、下狗娃山,首先被第四军攻占。下午,第六军攻克了南山最高峰营盘岭的主阵地二营子;六十二军攻占敌另一主阵地豆家山。六十五军于黄昏占领古城岭、马架山。至此,兰州的“锁钥”已全部掌握在野战军手中了。在战斗中,敌军指挥官用机枪和大刀督战,连续向野战军发动反冲击。进攻部队攻占每一条壕沟,攀登每一道削壁,夺取每一个阵地,都经过艰苦的战斗和反复的争夺,多次拚刺刀,同敌人肉搏。

  兰州血战真是如同那句话一般“一寸河山一寸血”。皋兰山的主峰营盘岭,敌之工事最强。当六军十七师五十团冲锋到第一道削壁时,突破口未被炸开,敌人凭借钢筋水泥暗堡拚命抵抗,几次爆破和攻击均未成功。这时七连指导员曹德荣挺身而上,抱起炸药包,趁着手榴弹升起浓烟雾之际爬到削壁下,身贴崖壁,手托炸药包炸开了缺口。这位舍身炸削壁的英雄,以自己的身体开辟了前进的通道。

  随后部队又突破二、三道削壁,在十六师密切配合下,胜利地攻占了二营子阵地和皋兰山主峰营盘岭。后来彭总多次谈到:打兰州是一场恶战,是艰巨的攻坚战。有的团一千五六百人的建制,战斗结束时只剩下几百人。

  7日下午,那个发誓“与兰州共存亡”,嚣张一时的“马家军”总指挥马继援,秘密从阵地上撤走主力,趁夜幕降临之际,想通过黄河铁桥退至北岸。第二兵团三军七师首先发觉敌人开始逃走。他们一面报告上级,一面发起追击。

  8日凌晨,攻占西关,抢占铁桥,堵死了敌军的唯一退路。经过巷战,野战军于当日中午肃清了城内残敌,越过铁桥占领白塔山,被国民党倚为金城汤池的兰州宣告解放。

  而这个时候,陈飞尘在做什么呢?他的38军以及50军已经北上,将沿着河西走廊进军,接应骑一师。38军以及50军是憋着一股子气走的,原本是要参战的,可是彭总的电话打了过来,意思是16兵团不要参战,而是沿着河西走廊先行打通前往新疆的通道。

  武威已经解放,接下去就是张掖,然后是酒泉,酒泉早就是骑一师的天下,敌人根本就已经放弃了酒泉。所以38军与50军的主要精力就是对准了张掖敌军。

  陈飞尘没有跟随部队前进,而是留在了一野指挥部,与彭总呆在了一起。陈飞尘对于一野指战员来说可是个新面孔,大家都对陈飞尘感到好奇以及不服气。陈飞尘明白彭总的意思,那就是过来联络感情,让一野一干主要领导接受自己。自己缺少的什么啊,就是人脉啊。

  在庆祝兰州解放的酒宴上,陈飞尘与彭总等一干一野主要领导们都喝醉了,陈飞尘一句“故土未复,军人之耻”彻底点燃在座的众人心中的痛!

  自晚清开始直到如今,数不清的国耻、数不清的不平等条约,数不清的冤魂,数不清的忠骨,只要怀有强国梦的有志之士,都夜不能寐。

  陈飞尘边流着泪边大声说道:“挥戈铁马慑敌胆,马蹋之处皆国土!”

  好好的一场庆功宴变成了如此,参加的宴席的都是一野军级以上干部,都是身居高位的党员,他们都是*裸的国人,他们都见识到了中国的苦难,他们为什么革命?起初或许只是为了活了下去,可是到了如今的地位,他们所见所闻已经让他们知道国家崛起才是我辈的奋斗最终的目标。

  一句:“故土未复,军人之耻”,又一句“挥戈铁马慑敌胆,马蹋之处皆国土”,让一野上下都认识了陈飞尘,让一野上下都认可了陈飞尘,一野的指战员心中都点燃了强国之心,从没有如此般那么热衷收复故土,也从没有过如此报仇雪恨的急切。

  陈飞尘第二天已经启程前往38军,抵达张掖。在陈飞尘看来,他抵达之时就是张掖解放之日。陈飞尘是下达了死命令,如果连小小的张掖都解放不了,那么38军以及50军都该换人了!

  陈飞尘在路上已经后悔了,后悔什么?那就是不该喝醉之后大放厥词,这如何是好,这嘴巴就是不把门啊!陈飞尘一大早起床后就知道坏事了,所以赶紧带着人马出发溜了。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一野包括彭总都很认可陈飞尘的说词,所到底彭总他们都是传统的国人,都是铁血军人。他们不是政客,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他们反而认为陈飞尘说的很对。

  不过,这些什么时候传到主席的耳朵里,那就天知道了。再至于主席是什么态度,那更就是看老天是否帮忙了?反正这就是陈飞尘真实的想法。

  解放全国的潮流已经势不可挡,广东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而广西也同是如此,国民政府现在只是盘踞在四川、云南、贵州部分地区,外加孤岛台湾以及海南。至于新疆等地区则已经算是飞地了。

  陈飞尘16兵团已经着手打通河西走廊,继而进军新疆的大门。可是,在解放张掖之后,当38军与骑一师胜利会师之后,中央下达了命令,命令16兵团即刻前往东北,16兵团司令部设在哈尔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