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九五一章 天发玄鼓地鸣钟 纪元第一金仙

第九五一章 天发玄鼓地鸣钟 纪元第一金仙

  ntent

  规则长河横于冥冥之中,上不见天,下不临地,浩荡乎不见崖岸,幽深乎难测其底,默然流淌,又寂静无声,看上去若静止沉凝,偏偏却包罗万象,不可思议。

  李元丰大袖飘飘,背后九首如环,攒在一起,惨绿一片,他的脚下看上去有一朵千叶莲花,实则亿万篆文生灭,若满天星,不是其他,正是劫之道果。

  李元丰踏着道果所化的莲花船,向上游行去,他能够感受到背后鼓动的风,风不小,推着自己往前走。在莲花船浮水而行的时候,波影泛起涟漪,时不时有光跃出,投入到莲花中,让上面的花纹更为复杂,更为玄妙,更为古朴。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啊。”

  李元丰深吸一口气,道果之力弥漫,让自己的妖身在发生变化,他知道,自己越往上游走,得到的好处多。自身的道果是船,融合六个圣人投影落下的碎片是风,船越坚固,风越大,走的越远。

  规则中无纪年,李元丰听到脚下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知道自己已经尽了全力,再往前走,恐怕会迷失于其中,那可是大悲剧了,所以还是见好就收。

  “金仙,”

  李元丰下了决断,脚下的莲花滴溜溜一转,重新恢复到道果之相,钉在规则长河中,水打不动,只是时时刻刻向外弥漫着灵机。

  四下的光垂落下来,依稀见得,在道果中央,一个纤小不可察的鬼车影子若隐若现,不停吞吐。

  这一下,李元丰就觉得自己很有一种与诸天同在的感觉。

  “不一样了。”

  李元丰念头再动,规则长河消失不见,他感到自己洪荒异兽之身的变化,身子一拔,自冥冥中出来,向现世落去。

  天中山,居于海上。

  山有九穴贯通,光晷天宇,澄霁冷光照影其上,一如户牖。每当日月星辰的明辉寸寸入内,则穴孔中自有妙音传出,时高时低,若诸般乐器共鸣,听之翩翩然,欣欣然,晶晶然,蕴含天地至理,妙不可言。在仙山周匝,常有浮水而出的锦鳞,大片大片的,摇曳着金黄,来来回回,聆听妙音。也有数以万千的禽鸟,千姿百态,羽翼缤纷,闻乐起舞。

  这一日,只听钟鼓之音自极天上来,然后云光若卷帘般被掀开,一个有小山大小的芭蕉叶轻飘飘下来,其上纹理天生,黛青凝碧,露珠绕边缘滴溜溜转动,像青色的大星一样,美轮美奂。

  芭蕉叶稳稳当当落到天中山前,上面端坐的道人展袖下来,这位道人俊逸非凡,身有清风明月之姿,出尘拔萃,背后青色升腾,枝枝丫丫,隐有神木,不可思议,不计其数的经文流转,讲述地仙之道,是仙与地气之法。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西牛贺洲五庄观中的地仙之祖,他看了眼山上的九穴,微微点头。实际上,此看上去是九穴,可时时刻刻在变化,于有无间转化,要是洞府中的人不愿意见,恐怕没人能够进去。

  当然了,地仙之祖不会被阻挡在外的,他整理了下衣冠,沿着一个洞口进去。刚开始时,只能够听到水声,往里走了几里地后,就觉地势往下,水自洞壁上下来,坠入泉中,周匝有各种瑶草琪花,和水色一映,格外清幽。

  地仙之祖面上带笑,脚步不停,很快的,他来到仙山的中心,只见眼前豁然开朗,恍若不是在山底,而是在浩瀚的星空之下,星辰辉光垂柱倒莲,纹若镂雕,上面有各种各样的祥瑞神兽,栩栩如生,也有各种各样的器物,钟,鼓,横笛,洞箫,等等等等,各不一样。

  星空下,有白玉高台,其上莲花下垂,连络成帏,上面缀着星斗,跟挂珍珠一样,气象非凡,两个人坐在上面,似道非道,似皇非皇,两个人长相相似,顶门之上,都有功德之气化为华盖,高举悬空。见到地仙之祖进来,两个人同时睁开眼,瞳孔中星斗雷霆交映,弥漫不可思议之力。

  “两位道友,”

  地仙之祖来到跟前,跟两个人打了个招呼,他能够在真身镇元子不在现世的情况下立下根基,在纪元中得到不少好处,没有被梵门赶出去,和他们关系不小。

  “好久不见。”

  说话的是泰一章,他面上有温润如玉的笑容,和地仙之祖也没有太客气,只是用手一指,功德之力垂落若莲台,让地仙之祖坐上去。

  地仙之祖稳稳坐定后,见泰一都不说话,只是看向横亘在时空中的异象,弥漫上古蛮荒气机的妖气长图,金芒雷霆不断的宝气长河,以及无拘无束的逍遥之气,明白对方肯定关注此纪元中前所未有的三人冲顶金仙的壮举。

  比起自家兄长都,泰一章更乐于交谈,他看向地仙之祖,开口道,“三人共同冲击金仙大道,并走到六圣阻道这最后一关,真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泰一章手持玉如意,金花朵朵,澄明照空,道,“而且到现在还在支撑,没有冲关失败的迹象,难道真的会一举成就三位金仙?那次纪元真的让人捉摸不透了。”

  纪元天运地气乃有定数,通常来讲,每个纪元的天运地气也就是能够承载一人得道,甚至有的纪元一个都没有。眼前要是三人同时成道,即使以后再无人能够冲击金仙成功,这个纪元的天运地气也足够让人惊讶的。非同一般的纪元,不是虚言啊!

  “清源和云霄两个人积累惊人,根脚深厚,有很大的可能晋升金仙。”

  地仙之祖背后的玄光交匝出人参果树的样子,亭亭如盖,黛青凝碧,四下若水纹,他说话很慢,道,“倒是那个鬼车,他成功或者失败牵扯最大,也最让人看不透。”

  “不论对纪元的影响,只看己身的话,鬼车不论成败,能够走到这一步,就足够自傲,羞煞不知道多少人了。”

  秦一章感慨一句,对于这位不可思议的洪荒异兽能否晋升金仙,他也看不准,于是只感慨几句后,看向地仙之祖,问道,“道友此来,可有事情?”

  听上去是疑问,实则很肯定。因为泰一章知道,自己和自家兄弟隐居于此洞府中,不理尘世,不介入道统纷争,以地仙之祖和自己两兄弟的认识,没事绝不会来打扰。

  地仙之祖听了这个,顿时敛去笑容,神情严肃,道,“五庄观是在地仙界的西牛贺洲,那里是纪元中心,天运地气激荡。这么多年来,我早下布置,以人参果树为凭借,扎根下去,因此能够冥冥感应到一些事。”

  “人间界和地仙界之间出现越来越多的缺口,真正大变之日不会远了。我希望大变发生的时候,两位道友能够助我一臂之力,接引镇元子。”

  “天地大变,”

  泰一章和泰一都对视一眼,眸光很深,人间界秘密很多,诸天大势力很早之前也有布置,一旦真如料想的那样,人间界和地仙界搭建稳固的通道,那真的是影响诸天大势力的大事。更重要的是,到时候,魔劫恐怕就压不住了,得让诸天万界都有恶浊。

  “至于镇元子,”

  认真说起来,泰一章和泰一都是跟镇元子有渊源,他们得喊镇元子一声叔父。不过在修炼界,血缘关系很尴尬,说重要很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他们要是拒绝的话,也没有人会指责。

  “道友,”

  还是秦一章说话,他顶门上星斗摇落,似叶子飞旋,霞彩正浓,来回激荡,道,“我们到时候会出手,不过真有不可阻挡的,那我们也无能为力。”

  地仙之祖对这样的反应很是高兴,他背后的玄光凝成枝叶,婆娑有影,沙沙作响,他刚要说话,蓦然间有所感应,面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看向时空中。

  在同时,神秘的泰一两兄弟也抬头看去,下一刻,只听天发鼓音,地动钟乐,紫青灵机自四面八方来,凝成团团簇簇的宝花,碗口大小,浮空香涌,不见尽头。再然后,诸天光明大盛,日月星齐出,金灿灿的大日,清冷冷的新月,漫天的星斗,光婵灿烂,映目射眼。

  “快看。”

  洞府中的泰一都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看着似乎就在头顶上的天穹,纤云不见,晶澈一片,日月星大放光芒,似乎触手能及。顷刻间,丝丝缕缕的日月星之力倾斜下来,化为大大小小的珠子,有形无质,洋洋洒洒。

  日月星越来越亮,坠落的宝珠越来越多,到最后,在满是霜叶的林前,在浩森黛青的湖中,在青苔绿洗的台阶上,在各种各样的高阁,新亭,宝台,大殿里,不计其数的宝珠碰撞,交匝,上升,满满的清辉,几乎要溢出整个人能够看到的,置身其中的空间。

  叮咚,叮咚,叮咚,

  天外天,娲皇宫,玉真夫人手扶高髻站起来,听着若有若无的声音,她看向现世,在她的目光中,沾染日月星天光与山河大地地气所成的玉辉清光如涨潮般节节攀升,似缓实疾,很快就上升到极天,形成一种包容的力量。

  玉真夫人攥紧手中的拂尘,玉颜上少见地露出着急,她目光扫过横亘在时空中的妖气宝图,宝气长河以及无拘无束的逍遥之气,三者的六圣阻道的异相居然同时不见,只剩下莫名的云光,无涯无垠,沛然莫测。

  接下来,自然是揭底,或是失败,或是晋升。

  从眼前诸天的日月星盈空,清辉卷图的景象来看,三人中肯定有人晋升了。

  “不知道是哪一个?”

  玉真夫人走来走去,裙裾上环佩叮当,响个不停,“会不会是鬼车?”

  轰隆隆,

  当这种力量达到顶峰的时候,突然间,诸天之上,如被其牵引,莫名裂开一道缝隙,一道充塞着上古洪荒气机的妖气自缺口中出来,旋即覆盖时空,庞大的九个鸟首仰天长啸,万界之中,满是古怪而的鸣叫声。

  “鬼车真的成功了,”

  洞府中的地仙之祖声音中满是赞叹,道,“而且还是此纪元中第一个金仙!”

  泰一都和泰一章没有说话,他们俩见冲关异象时也不是没有想过鬼车会成功,可当其就在眼前发生真正见证的时候,还是非常震惊。ntent

  p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56240dexht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