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六六七章 五庄观迎来客 人参果树生病了?

第六六七章 五庄观迎来客 人参果树生病了?

  西牛贺洲,万寿山。山高岭峻,林深谷幽。涧水弯弯曲曲多绕,松柏层层叠叠成行,听不尽的猿啼鹤唳,龙吟虎啸,烟云四下起。

  不知何时,突然间,天穹上云光一开,旋即妙音响彻,瑞彩缤纷,凝成莲花之相,有一道人脚踏莲花冉冉落下,他头戴逍遥冠,身披雷纹法衣,面色红润,举止可亲,腰间佩戴龙虎玉佩,细细密密的经文自其中坠落,似有形无形,洋洋洒洒。

  道人落在山中,扫了一眼,就举步向前走,不多时,前是松篁一簇,隐见楼阁。待到近前,可以看到,宝池波光粼粼,照树影入内,松藓上团团簇簇,黛绿如碧,娇嫩可人。

  他眸光一转,见山门左边有一通碑,碑上有十个大字,乃是“万寿山福地,五庄观洞天”。

  “五庄观,”

  道人看到这个,面带笑容,停住步子,负手而立。

  不到半刻钟,只听脚步声响起,旋即有一青年人出来,顶结丫髻,道服簇新他长眉阔目,鼻若悬胆,身姿挺拔,身子周围清气流转,已有仙人之相。

  可青年人出来后,看到门外的道人,马上行礼,道:“镇元门下弟子陈云霜,见过前辈。”

  态度恭谨,温和有礼。

  举动之间,让最严格的人都挑不出理来。

  “不用多礼。”

  来人罗天道人轻轻一拨,自有飒飒若风的力量托举起陈云霜,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点点头,赞叹道:“难怪镇元道友常年闭门不出,原来都把功夫放在教导弟子身上了,你好好修炼,将来未尝没有突破到天仙的那一天。”

  “多谢前辈吉言。”

  陈云霜虽然自负资质绝伦,但晋升天仙这一关卡上不知道湮灭了多少资质绝伦的天骄,任何人恐怕都没有十足十的信心,于是陈云霜没有多说,而是在前面引路,道:“师尊在观内已经久候,前辈请跟我来。”

  罗天道人见到镇元子的时候,这位号称地仙之祖的存在,头梳双抓髻,身披水火仙衣,正安安静静地坐在诸天中都有传闻的人参树下,郁郁葱葱的叶子挤在一起,缀着新绿,更引人注意的应该是树上的果子。

  果子看上去不大,里面有个孩童的样子,四肢俱全,五官鲜活,风一吹,人参果摇摇摆摆,似乎能够听到清脆的孩童笑声。

  罗天暂时没有说话,正在看着眼前的人参果树,其他人只会惊叹于造物玄奇,自混沌中产生的灵根会有这样不可思议,可落在他的眼中,却能够看到,人参果树在经历不知道多少纪元后,已经有了衰落枯萎的兆头。

  要是不想办法,恐怕这先天灵根支撑不了太久。

  “到底是遭过大劫的灵根,”

  罗天道人微微颔首,据他所知,天地间的先天灵根几乎没有圆满的,蟠桃树当年被妖帝带往天庭,现在依旧在天庭,可精气所化蟠桃为众仙所食,下场可想而知;扶桑宝树因为巫妖大劫被波及,不知去向;仙杏被一分为三,妆点圣人道场门面,等等等等,说起来真的是一把辛酸泪。。

  以前人参果树就受过大劫,幸镇元子护持,可到底有所损伤,如今无数岁月过去,后遗症出来。

  罗天看到这,才真正明白为何镇元子会有所妥协,他以后大计寄托于人参果树上,要是人参果树出了意外,就完全成空。

  对眼前的镇元子,或者更为准确的讲,是镇元子化身来讲,要救活人参果树是最为重要的,其他的所有都要为此让路。

  明白这个后,罗天道人的心情放松下来,有此局面,自己的任务就简单许多。

  “镇元道友,”

  罗天道人敛去诸多念头,上前打招呼。

  “罗天道友请入座。”

  镇元子将一枝长满细细密密的梅花插入古铜玉**中,天青色的云色落在上面,蓬松松的,氤氲香气,刹那间,四下变得一清,似乎所有烦恼一扫而空。

  “镇元道友,”

  罗天道人面带笑容,道冠之下,风炼霜华,烟凝星影,玄音清越,道:“最近上清天弥罗宫会有诸多玄门同道聚集,升台**,道友作为地仙之祖,在这方面诸天独一无二,于是想请道友前去**。”

  镇元子听了,沉默少许。

  庭中显得安静。

  只有人参果树枝叶婆娑,翠影摇曳。

  罗天道人已经心里有数,也不急,就慢慢等。

  好一会,镇元子才开口,他的声音平和而温润,若风声水声一起,道:“诸位同道齐聚,难得的好机会,贫道岂能缺席?”

  镇元子抬了抬眼皮,看向罗天道人,继续道:“不知道到时候贫道能不能带上贫道的弟子们去见一见世面?他们闭门造车太久,正适合出去走一走,免得坐井观天。”

  罗天道人一怔,旋即反应过来,笑道:“再好不过,镇元道友门下尽是良才美玉,正好出去走一走,让其他看一看。”

  “那就好。”

  镇元子微微点头,顶门庆云之上,书卷展开,有楼山近水,疏林延月,光彩内敛,四面八方的吉祥之气氤氲过来,层层累积。

  话语平静,可观气可见,心情并不是真的古井不波。

  罗天道人事情办完,也不多待,只是道:“到时候,我等恭迎镇元道友大驾。”

  “徒儿,”

  镇元子没有动,只是吩咐陈云霜,让其送罗天道人到五庄观外。

  “师尊,”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陈云霜回来,见自己师尊已经起身,正用手扶着人参果树的主干,挺拔的身躯上少见地有少许寂寥。

  “寂寥?”

  陈云霜揉了揉眼睛,再看的时候,发现自家师尊已经恢复到往日的云淡风轻,看来这只是自己的错觉了。

  只不过,最近师尊的心情看上去有点不好啊。

  “你告诉下观中子弟们,最近不要外出,稍后上清天弥罗宫有法会举行,你们到时候跟我一起去看一看。”

  镇元子转过身来,声音平静。

  “我们都去?”

  陈云霜眨了眨眼睛,现在五庄观中能够算得上镇元子弟子的,恐怕有四十八个之多。

  “让清风和明月看家,其他人都随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