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六四一章 炼化逐日弓落日箭 西游之中多土地神

第六四一章 炼化逐日弓落日箭 西游之中多土地神

  逐日弓里,李元丰轻而易举地撕裂后羿的精神烙印,整个人气势一收,九个鬼车头颅缩回去,冷光垂下,凝成银冠,戴在头上。

  他眸子清幽,抬步上台阶。

  再往里走,见宫阁楼台,千门万户,延亘不知道多少里,霜木潇潇洒洒,夹杂其间,还有烟云遮影,时隐时现。

  建筑,林木,翠色,等等等等,跟迷宫一样。

  置身其中,翩然不知东西南北。

  “真多的禁制,”

  李元丰点点头,逐日弓不是寻常法宝,而是天生灵宝,里面的禁制法阵自成天罡地煞之数,往来如意,环环相扣,要找到核心,才可炼化。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在这方面是弱项,可他有自己的办法,马上沟通心魔之主,冷幽幽的眸光投下来,神意横扫,无所不在。

  叮咚,

  心魔之力化为一个精致的烛台,台座是玄龟之相,四平八稳,再往上,托举展翅的大鹤,鹤喙上啄着明珠,珠子上焰火升腾。

  焰火燃烧,火焰有朝向。

  李元丰负着手,根据烛台上的火焰朝向,不紧不慢,来到逐日弓的核心,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湖,澄明一碧,青山四围,似有似无的虹桥垂下来,锁住烟水。

  “桥上烟水,”

  李元丰稳稳站住,双目之中,爆发出炙热的光,只是一闪,就分开空间,定住阴阳,轮转真虚,落在桥上,锁住烟水,稳稳当当。

  轰隆隆,

  鬼车精血若狼烟似的,笔直夭矫,缠住逐日弓的核心,丝丝缕缕渗透到里面,内内外外,全部浸染透。

  不知道过了多久,域外中,李元丰睁开眼,逐日弓在他身后的光晕中舒展弓身,落日箭搭在弓弦上,摇摇摆摆,灵性十足。

  再仔细看,无论是逐日弓,还是落日箭上,都蒙了淡淡的妖气,特别落日箭箭头上猩红的血芒,似半睁半闭的眼珠子,森然而嗜血。

  “大功告成。”

  李元丰身子一转,自原地消失,回归地仙界。

  盘丝岭,有盘丝洞。

  正是日迟光暖,懒洋洋的。

  四下碧绿的柳树垂金,洋洋洒洒的枝叶缀玉,远处的山色倾斜下来,聚拢在一起,空灵而又美妙。

  蜘蛛精们盛装打扮,忙忙碌碌,她们或是将亭阁打扫的一尘不染,或是在窗前布置盆景,或是迎着日色修剪枝叶,欢声笑语。

  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勤快,来来去去。

  百眼魔君背着手,看向忙碌的七个蜘蛛精,若有所思,他可是知道,自己的七个师妹爱美是爱美,但绝不是勤快的人,现在这么勤快,也是看准了九荒妖圣的强大,希望给对方一个好印象,能够喝一口汤。

  “不知道濯垢泉中究竟有什么啊,”

  百眼魔君看了一会七个风情入骨的蜘蛛精后,目光再次投向濯垢泉方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濯垢泉那个地方常年氤氲的暖气如云霞的消失不见了,而且濯垢泉的温热在消散?

  “怎么回事?”

  百眼魔君仔细看了看,发现不是错觉,濯垢泉那传来的气机和以往不一样,现在这个样子,不像是温泉,反而像冷泉?

  在此时,只见妖气突兀而起,冲霄散开,浓烈的色彩如花骨朵似的,团团簇簇,聚集在一起,颤巍巍的,弥漫着强横而霸道的威压。

  再然后,异象消散,李元丰踱步出来,银冠宝衣,步履轻快,只是眉宇间的阴戾更盛,身上的气象深不见底。

  蜈蚣精百眼魔君先是一怔,旋即反应过来,紧走几步,上前行礼,道:“恭喜府主修为更进一步。”

  百眼魔君这次没有称呼李元丰为妖圣或者大人,而是称呼府主。

  很显然,这个府主是指的碧波潭的别府。

  从称呼上可以看出,蜈蚣精是要归顺。

  “嗯。”

  李元丰摆摆手,他来到这里,不但修为大进,突破到天妖第六重,并得到逐日弓与落日箭,可谓是满载而归,春风得意,心情大好,看着眼前的蜈蚣精和七个蜘蛛精,面上不由得露出笑容,道:“我得到机缘,你们也见者有份。”

  “多谢府主。”

  蜘蛛精们大喜,俏脸生辉。

  众人来到亭中,李元丰居中而坐,他先是给蜈蚣精和七个蜘蛛精讲解了一下他们修炼中遇到的难题,然后取出自己收藏的宝贝,分给他们。

  盘丝岭外。

  古庙破旧,周匝松柏森绿,垂下冷光,一片寂静。

  庙中烟气未消,蒙蒙的。

  案后的两个泥胎塑像,一男一女,都是上了年纪,看上去老态龙钟,可背后层层神轮,能够看出,是土地的姿态。

  不一会,泥胎塑像上晕开光,土地神自烟气中出来,似推磨般滴溜溜转圈,一圈接着一圈,头上都出星星了。

  土地婆儿这个时候同样显出形体,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土地,开口道:“老儿,你转怎的?好道是羊儿风发了!”

  “你才羊癫疯,”

  土地神没好气地瞪了眼自家的婆娘,可看到对方要举起拳头来,马上就软了,小声道:“我没说你。”

  “到底怎么了?”

  土地婆子瞪大眼睛,看她的样子,要是土地神不给一个完美的答案,一场家暴即将上演。

  “濯垢泉的水不热了。”

  土地神缩着脑袋,跟个老乌龟一样,长长的眉毛挑了挑,声音不大。”

  “不热了?”

  土地婆子对于这一片的地形同样熟悉,他听到土地神的话,想了想,道:“温泉变为正常的泉水,也是正常的。”

  “濯垢泉不是一般温泉。”

  土地神别看平时怕老婆,看上去总是唯唯诺诺的,可能够成为一方土地神,还过得滋润,可有自己的手段,他有着智慧,眸子有光,道:“你个婆娘忘记了,在以前,天庭的仙姑们都经常来濯垢泉洗浴,后来被妖精们占了,才不来。”

  “这有什么?”

  土地婆子茫然,傻乎乎的。

  “你想一想,天庭之上,什么玉池宝泉没有,仙姑们为何不在天庭洗浴,反而万里迢迢来这里?”

  土地神看到自己的傻婆娘,有点恨铁不成钢,又有点高兴和炫耀,还是傻一点好,他咳嗽一声,道:“濯垢泉,肯定不一般。”

  “或许仙姑们喜欢地仙界的清净呢。”

  土地婆子觉得土地神说的有道理,不过她可不会认输,于是梗着脖子反驳。

  土地神不去理自家的婆娘,他拿出自己的神印,沟通上界。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