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四九四章 尽在掌握自闲适 布局幽冥待太宗

第四九四章 尽在掌握自闲适 布局幽冥待太宗

  是日。

  江云叠叠,霜色泛波。

  新花徘徊下落,散在白沙烟树里,香气氤氲。

  折心端坐在黑莲花上,白发垂下,面容阴柔,他身上法衣上纹理稀疏雨色,暮光渐近,他目光瞥过头上戴着圆环,正满脸委屈的看向自己的小琼。

  这个璧月上阴环的器灵身材高挑,容貌出众,可由于没有经历红尘的缘故,显得年龄格外小,有一种傻白。

  特别经过咒语的摧折,现在俏脸带泪,梨花有雨,楚楚可怜。

  折心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暴戾,神情平静,看向李元丰,用平平淡淡的语气道:“九荒道友,此法宝与我有缘,可否将之放了?”

  听到折心的话,小琼美眸中的喜悦一闪而逝,刚才似紧箍咒般的酷刑可谓是她自生出灵智后遭遇过的最痛苦的折磨,到现在一想起来就心悸。

  她最希望的事就是赶紧逃离眼前的这个凶人,以后躲得远远的。

  “与你有缘,”

  李元丰面上带笑,看上去居然消减了眉宇间的阴戾,有点温润儒雅,他大袖一摆,语气却是斩钉截铁,道:“可此宝是我先遇到的,自然归我。”

  最后四个字,如同重锤一样,撕裂场中原本的和煦,恰似酷寒骤降,天地一白,满空杀机升腾,充塞于内外。

  撕去虚伪,照见真实。

  眼前的两个人,根本不像刚才交谈的那样是老友重逢,而是一个是在地仙界中凶名大起的绝世妖圣,一个是秉承大气运,在纪元中要有一番作为的冥君,他们不是同路人,也没有交情,有的只有同境界的忌惮和对抗!

  杀机在两人跟前徘徊,凝成实质。

  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小琼眨了眨大眼睛,血瞳之中,满是疑惑,她当然不是善类,喜怒无常,杀人无数,但性子直率,对于这种前面笑语欢声,下一刻马上翻脸,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景象,还是见得少。

  第一次见到,有点懵懵懂懂。

  搞不清楚,看不明白。

  “这样,”

  折心早有准备,听到李元丰的话后,神情一冷,道:“那就让我来看一看最近声名鹊起的九荒妖圣妖威何在?”

  “好。”

  李元丰说出一个好字,手一伸,裂仙斧已经握在掌中,一斧劈下,风之韵律奏响,涉及到时间之线,只是一下,就到了折心眼前。

  裂仙斧不但锋锐不可匹敌,而且还蕴含李元丰领悟的毒之规则,气势汹汹。

  斧头落下,难以阻挡。

  “真快。”

  折心刚有念头,斧光已经临身,森然杀机扑面而来,刺痛眉宇,即使他已得到消息,眼前这位居然在斗法中晋升妖圣,将妖师宫的离天妖圣击退,但真正面对后,才明白与之对敌的沉甸甸的压力。

  神兵利刃加身,所见有伤!

  叮当,

  关键时候,折心展现出能够在这一纪元中秉承幽冥气运晋升冥君的非同一般,他顶门之上,惨白的庆云翻转,在其上,郁郁沉沉,盛开无情之花,倏尔一起,挡在斧光前,紧接着,传出金铁之鸣,花开花谢。

  “哈哈,”

  李元丰一手持裂仙斧,另一手虚握,如执掌诸天,背后鬼车头颅攒起,十六道目光盯着折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看得清楚明白,只是语气听上去不好,非常敷衍,道:“还不错,不愧是冥君之姿。”

  说是不错,但话语中的敷衍,连有点小白的小琼都能够听得出来。

  “呼,”

  挡下一击后,折心神情阴沉地要滴出水来,刚才对方一击虽然没有得手,但让自己显得狼狈,可谓是十足的下马威。

  作为幽冥之中冉冉升起的冥君,岂能不气?

  “死仙戮神刀。”

  折心一气之下,当即发作,他用手一指,自顶门庆云之上,转出一柄似真非真,似虚非虚的刀,无柄,刀身狭长如瞳,其上新月对雪,孤光明灭,幽深的底色不见其底,能够吞噬所有,带来死亡。

  刀斩出,无声无息。

  可只要碰到,仙神受劫。

  冥君层次的人物,和天仙极为相似,重在法力,法宝,规则上,而神通则是法力与规则的体现,蕴含着规则之力,以及规则之力的大小。

  “幽冥的规则啊,”

  李元丰见到刀斩来,死亡之气大盛,尚未到,但自己的鬼车真身都感到威胁,不是凡品,相对于阳面,阴面的规则偏少,且单调许多,路窄,但同样的,因为这个,更方便参悟。

  冥君在自己规则的参悟上,不论进程还是深浅,都超过其他同级别的人。

  当然了,这样的规则之力在阳面会受到削弱。

  李元丰念头转动,手中裂仙斧不停,携带鬼车真身的莽莽之力,劈了出去,和对方的刀光争锋。

  不同于刚才,现在这一下碰撞无声无息。

  只有晚来风起,上下青黑。

  稀稀疏疏的交错垂下,摇摇摆摆。

  风和死亡,一触即离。

  两个人交手,手段齐出。

  一个幽冥冥君,秉承大运,强势崛起,身上法宝众多,来历神秘,一个洪荒异兽,同样身负大气运,凶名初显,两人各不相让,争锋相对。

  “不行。”

  激战良久,折心已发现,对方根本不像新晋妖圣,一身力道法门,妖身坚固,法术神通难伤,且手中神兵利刃委实锋锐,自己在阳面与之交锋,别说夺回璧月上阴环,恐怕自己都得落入下风。

  “可是,”

  折心目光看到器灵小琼,再望向璧月上阴环,目中有光,他能够笃定,此宝对自己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得不到,以后会受到限制。

  想了想,折心当机立断,跳出场外,道:“停。”

  李元丰施施然收回裂仙斧,负手而立,没有说话,智珠在握。

  他和眼前冥君交手,也没有期望能够将之击杀,而是通过斗法展现强势,占据上风。只有占据上风,接下来的谈判才能够占据绝对强势,尽可能得利。

  “九荒妖圣,”

  折心声音阴柔,但话语简单,道:“也不用说虚话,此宝你得之后,只不过是鸡肋而已,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折心目光咄咄,道:“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出来。”

  “提条件,”

  李元丰微微一笑,笑得很沉,他看向对方,不由得想到西游记原着中幽冥的情节,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