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四二二章 观音之心 不是蜀山

第四二二章 观音之心 不是蜀山

  南海,潮音洞。

  紫竹竿竿,潇潇洒洒。

  风吹枝叶摇,满耳皆秋音。

  韶光正好,坠在其上,摇摇摆摆,共语春秋。

  观世音菩萨见灵佑走后,曳裙踱步出来,美眸如水,看远处潮起潮落,水声传来,和竹叶声呼应,自然结韵,连绵成曲子。

  “西游,”

  观世音菩萨手指轻摇,口中吐声,对于佛门来讲,西游至关重要,因为这是佛门大兴的真正开端,一旦功成,引佛门气运东渡,会暂时压下玄门,天上地下,佛光普照。

  在同时,在西游过程中,佛门还可将近年来出世的资质不凡的妖族或收入佛门当卫道明王,或直接打杀,压制妖族。

  除此之外,尚能够趁机会在天庭布局。

  可以讲,西游非常关键,牵扯很大。

  “只是,”

  观世音菩萨用手捏了个宝印,众生平等,真圣不二,恐怕有人不会让佛门轻轻松松的。

  “不能掉以轻心啊。”

  观世音菩萨知道,佛门声势大涨,自有人不满,即使玄门中不少人愿顺天势,但同样有不少人对此嗤之以鼻,自信截运破势,自开始就小动作不断。

  玄门自封神后,流派万千,何止十万,指望他们整齐划一,痴人说梦。

  纵然八景,玉虚,太玄等宗门号称能执牛耳,识大局,可实际上,最多能够影响罢了,很多的都当耳旁风,根本不听。

  不只玄门道派,就是自己所在的佛宗不也是势力四起,教义冲突不断,不少佛门的人对此大兴冷眼旁观,袖手不理,不然的话,真要佛门团结一心,何必让自己和如来这么费心费力?

  “千头万绪。”

  观世音菩萨幽幽叹息一声,微微仰起头,天光照耀下,眸子却清澈澄明,智慧圆润,千难万难,也挡不住自己求道极境的决心。

  诸天之上,星河深处,定会有自己的道场!

  青门山。

  正是小雨纤纤。

  山风西来,吹烟气入水,袅袅不散。

  千姿百态的花朵沐浴在水光雨色中,越发显得娇艳。

  稀稀疏疏的光影,若光阴几许,难以捉摸。

  金玉禅依旧是童子相,背负雌雄双剑,手中托着肉呼呼的芝仙,正用白白胖胖的小手在捏芝仙鼓鼓的腮帮子,左一下,右一下,把芝仙捏的哇哇叫。

  周蕴仪抱膝坐在松树下,松盖青青,倾斜下来,绿光满身,掩饰不住她身上的凌厉剑气,她口中听上去在念念自语,实则在修炼剑经。

  “怎么还没来?”

  金玉禅把芝仙捏的咿咿呀呀叫唤,都快哭出来了,头上稀稀疏疏的头发乱飘,看上去有点可怜,才停下来,百无聊赖地抱怨道:“师姐,神霄道的人怎么还没来?”

  “你着什么急?”

  周蕴仪瞪了不安分的童子一眼,她眉心有红痣,清冷严厉,一说话仿佛有法剑出鞘,道:“安安稳稳地好好修炼!”

  金玉禅却不怎么怕她,笑嘻嘻地道:“我只是想要早点赶到北海,然后前往北俱芦洲,要让那个不知道好歹敢在我们山门前放肆的李元丰好看。”

  听到李元丰三个字,周蕴仪停下修炼,细眉一挑,锋芒更盛,道:“这个人真的胆大包天,不但敢驾驭星辰巡视我们山门,现在又大逆不道,对四海龙宫下手,丧心病狂到极点。这次的事儿,必然难逃公道!”

  周蕴仪是女儿身,但她天生强运,出身不一般,一路走来,渐养出剑修气质,语气森然,杀伐有音。

  “真不知道这样凶残的大妖是怎么混上天庭,还当过七杀星君的,”

  金玉禅抱着芝仙,小脸仰起,道:“不过这一次,他犯下大错,恐怕连天职都保不住,想当个闲散天官都不行喽。”

  金玉禅话语中带着幸灾乐祸,本来他们就不想放过当过七杀星君的李元丰,正在查找其踪迹,没想到在此时,四海龙宫又上了天书,到天庭告状。

  这么一来,由宗门,再加上四海龙宫,同时发难,誓必要把这可恶的妖怪除去天籍。

  轰隆隆,

  金玉禅话语刚落,就听一声震天大响,然后天幕一开,漫天雷霆自上而下,何止千百丈,呼啸成雷龙,雷龙须发张开,鳞甲银色,张牙舞爪,声势浩大,然后一架浩瀚的雷宫被雷龙拉着,出现在半空中。

  “神霄道真是排场不小。”

  金玉禅嘟囔一声,然后被周蕴仪狠狠瞪了一眼,才不说话,虽然都是太上一脉,但在金玉禅眼中,他们宗门才是嫡系真传,神霄道差远了。

  不过当金玉禅看到自雷宫中走出来的人后,眨了眨眼睛,屏住呼吸。

  只见门户开,一青年人自里面出来,身姿伟岸,容颜俊秀,身披法衣,上面盘踞雷龙,一呼一吸,仿佛有一个雷霆海洋在其体内升腾,浩然伟岸的气场,让自诩见惯大场面的金玉禅都觉得压抑。

  “姬无尘。”

  金玉禅看到来人,小脸紧绷,他真想不到,神霄道会派对方出来。

  “金师弟,周师妹,”

  姬无尘人看上去冷峻,但轻轻一笑,又让人如沐春风,若雷霆之变化,既能布天威之浩浩荡荡,又可撒生机孕育万物,道:“好久不见。”

  “姬师兄,”

  周蕴仪整理了衣裙,上前行礼,他们同是太上道统,即使现在不是一个宗门,但向来也是这么称呼。

  金玉禅神情不太好看,仿佛想到了以前不好的事情,径直问道:“神霄道怎么派你来了?”

  “我刚刚出关,”

  金玉禅的语气很冲,很不客气,可姬无尘看向对方,跟看真正的孩子一样,半点不见生气,用平和地语气道:“听到门中有事,正好接了差事,出来走一走,看一看。”

  “这么说来,”

  金玉禅心绪难平,听对方这么说,难道他真的已经踏过真仙三重之劫了?这太快了吧?

  姬无尘不去管他,而是看向周蕴仪,若有所思,道:“周师妹不日就会踏入真仙,可喜可贺啊。”

  周蕴仪没有否认,法剑铮铮然而鸣。

  三个人说了几句,然后上了雷宫,离开此地,前往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