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四零五章 心思歹毒妖魔路 四海要乱人不知

第四零五章 心思歹毒妖魔路 四海要乱人不知

  日下。

  小径静幽,树色渐深。

  燕子停在枝头呢喃,团团簇簇的花盛开,似锦绣初成,氤氲香气。

  在树下,则是经雨洗后的霜石,嶙峋有雪意。

  李元丰下定决心,决定对小白龙动手后,目光锐利如电,有一种不达目的不罢休,正要借此事打落身上枷锁,释放天妖本性,再上一层。

  “来的是时候。”

  天光透过树杪,倾斜下来,照在李元丰的面孔上,隐隐看到一缕笑意,对于自己接下来的举动,他慎重而不紧张,甚至有期待。

  正所谓时移世易,也叫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可能一成不变,要根据自身,随时调整,才是王道。

  在以前,适合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埋头发育,那咱就埋头发育,闷声发大财,现在关系到天妖道第五重宇空境的晋升,得改变了,咱就改变,去做!

  李元丰从来不缺乏改变的勇气,同时,他现在也有改变的底气!

  因为正如前文提到过的,在韬光养晦,深埋根基下,李元丰自身的修为已经是真仙中的顶尖存在,又有妖师宫和天庭勾陈宫的背景,甚至还在娲皇宫挂了名,有一定分量,不是浮水之萍。

  更为重要的是,李元丰的《大自在无上心魔经》晋升到魔主之境,成为天地间第一个魔主,和恶念渊海本源契合,融有规则之意,虽然在明面上战斗力比不上天仙,更不要提天仙之上的金仙,但手段诡异,在一定程度上是很难被杀的。

  最多是真身被毁,神魂重入恶念渊海,跟魔种一样,进行沉睡。

  不知不觉,李元丰来到小径尽头,在那里,溪桥在望,柳条垂水,烟拢细细,他越想越清晰,念头越来越灵动。

  “对小白龙动手,”

  李元丰来到桥上,负手而立,背后光晕升腾,一片惨绿,他目中余光一瞥,正好看到在不远处,小龙女正坐在高台上,梳起飞云发髻,身披宫裙,上面绣着灯月交横,纤丽而出尘,因为上一次回来,小龙女被迫当了一次坐骑,被李元丰骑了一回,但同时得到承诺,不会侵犯她,这个样子,她就不再故意那样灰扑扑的装扮。

  毕竟女子爱美是天性,何况小龙女。

  啪嗒,

  小龙女感应到李元丰的目光,冷哼一声,俏脸一寒,微微转身,然后伸出手,啪嗒一声,关上窗户,作为阶下囚,她心情可不好。

  “有小龙女的引子,反正要对付龙族,”

  李元丰对于这个并不在意,而是在思考,眸光转动,这样的话,自己真正对小白龙动手就可隐在对付龙族的大背景下,并不会显得过于突兀。

  毕竟白龙马是取经五人组之一,关系重大,李元丰知道,但作为九荒大圣可以不知道啊,他只是个妖王,没人跟他讲。

  “对付小白龙,”

  李元丰心思不少,念头再转,就有几个主意,他想了想,神意起,召集手下人。

  时候不大,只听环佩声起,冷香幽幽,玉香狐王和从江妖王两个人急匆匆赶来,转过屏风岩,就见李元丰已坐在桥头的小亭中。

  亭子不大,明净敞亮。

  正对荷塘绿叶田田,上面水光已满,像是积蓄的雨色。

  真的花气如酒,熏人沉沉欲醉。

  两人没有多看,连忙上前行礼,齐声道:“见过大王。”

  “嗯。”

  李元丰点点头,他对这两个属下还是满意的,虽然两个人的战斗力在现在的李元丰看来并不起眼,可都有妖族难得一见的细腻心思,也算忠心耿耿。

  特别玉香狐王,虽她修为的提升,以及背后的八荒洞,利用自己狐族的优势,扩大交际圈,走夫人路线,把圈子做的很大。

  其中的成果,让李元丰看了都得自愧不如。

  “找你们来是有事情让你们做。”

  李元丰第一句话就让两个妖王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毕竟李元丰这段日子常年在外,很少指使他们两个做事,现在有任务了,既是压力也是动力,得全心全意做好。

  “西海龙宫的三太子敖烈和本王不对付。”

  李元丰开口定下基调,道:“你们下去,调查这个敖烈的所有底细,自小到大,任何一点,都不要放过。”

  “是。”

  从江答应一声,目光明亮,他出身于水族,对这个拿手。

  “其次,发动关系,让敖烈别太舒服。”

  李元丰悠然而坐,随口就是一盆脏水泼到敖烈头上,对玉香狐王,道:“你可以在你闺蜜圈里传言,就说小白龙敖烈贪生怕死,无胆的很,当初在翠云山和自己的心爱之人北海龙宫的云公主一起遇到妖王九荒大圣,不敌之下,居然主动扔下身前的女伴,独自一个人逃之夭夭。结果是,自己的心上人敖云被妖王九荒大圣强行收入到后宫中,任意玩弄。”

  “敖烈这样的做派,真的算不上一个男人,真丢龙族的脸面!”

  李元丰看到玉香狐王略显讶然的神情,目光平静,问道:“听清楚了吗?”

  “听,听清楚了。”

  玉香狐王表示明白,心里却在嘀咕,那个西海龙王三太子敖烈也是惨,本来心上人被眼前自家大王夺走,并纳入后宫,头上就有点绿了,不过在妖族中,这样被抢的也正常,谁让你实力不行呢,妖族嘛,强者拥有一切,弱者没有人权。

  头上有点绿,生活过得去,也没有办法啊。

  可自家大王绿了人家不说,又大肆宣扬,生怕其他人不知道敖烈绿了,那就有点歹毒了,真要传开,坐实头上绿油油的,敖烈以后在四海如何抬得起头来?

  当然了,玉香狐王只是心里同情敖烈,但心思马上敛去,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运作,才能够把这一消息不着痕迹地传出去,让消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在西海,不,应该是在整个四海传开?

  “你们下去做事。”

  李元丰才不管他们俩怎么想,摆摆手,把他们俩人打发下去,他这么做,一方面就是对付小白龙,让小白龙不要太平静,让其越乱,越难受,念头越多,引魔种入内成功可能性就越大,另一个方面,顺水推舟,对付一下小龙女。

  李元丰可没有忘记,当年在北俱芦洲,小龙女和其他龙宫的人追杀过自己,由于要用小龙女做引子,以及其他考虑,李元丰并没有对小龙女下狠手,可也不会让她好过。

  虽然龙族对于贞洁什么的绝大多数人并不看重,可被一个龙族向来看不起的妖族的妖王强行纳入后宫当玩物,那就好说不好听了。

  一举两得,很简单。

  “再跟自己的靠山们打个招呼。”

  李元丰早有盘算,跟自家靠山打招呼提前通气,万一不可收拾,还得让他们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