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三七四章 四圣逞威杀戮起 赔了夫人又折兵

第三七四章 四圣逞威杀戮起 赔了夫人又折兵

  狮驼王足下踏出,踩气如音爆,倏尔炸开,圈圈晕晕的音轮向四面八方去,呈现出霜白花纹,细细密密,蕴含杀机,他手中的熟铁棍举起,怒吼一声,声势震天。

  在狮驼王举起熟铁棍的同时,在他的背后,轰隆一声,妖气冲霄,瞬间散开,滚滚向上,托举出一个巨大的身影,高有千丈,肋下生有翅膀,周身缠绕雷霆,眸子深深,散发着可怖的光晕。

  身影出现,整个苍穹都变成雷霆的色彩,滚滚而行。

  “看打。”

  狮驼王大吼声中,天上的巨大身影同时大吼,无量的雷霆和血气同时一落,收起后,注入他的熟铁棍上,刹那间,熟铁棍上寒光暴涨,横绝天地。

  狮驼王这一次真的是拿出了本事,简简单单的一棍子,携带无上威势,罩住四方,直指佐天王。

  “纳命来!”

  “狮子头!”

  佐天王一击没有成功,正在恼火,又看到狮驼王扑过来,声势浩大,整个人怒火中烧,脸色愈发难看,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浮躁。

  “咄。”

  佐天王才不会一看就是莽汉的狮驼王硬碰硬,那真是以自己的弱点攻击对方的强势,自寻死路,于是他脚下一点,人瞬间拉长,飘忽不定,如同鬼魅一样,那雷霆一般的大棍,居然沾不上他的衣襟,更别说击中了。

  只一下,佐天王就展现出自己非同一般的造诣,攻击难以加身。

  “小泥鳅。”

  狮驼王作为自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角色,别的不讲,战斗经验绝对丰富,他发现了佐天王的这一手,立刻变阵,挥舞在半空中的熟铁棍一动,只是一下,就散出万万千千的棍影,覆盖四下,非常严实。

  棍影如排山倒海,连绵不绝,除非佐天王能够直接撕裂空间遁走,恐怕在一时之间,真的躲不过去这密不透风的棍影。

  狮驼王凭借一条熟铁棍打遍四下无敌手,可不是只有蛮力,如果没有技巧的话,再大的力气打不中人,不也是白搭。

  “去。”

  佐天王同样不是善茬,眼见自己难以躲过,用手一指,自顶门之上,升腾起一股莫名之气,若有若无,绵绵长长,晕着光彩,响彻经文,再然后,一宝珠浮现,居于其上,镌刻蝌蚪般的古老文字,迎风而涨。

  宝钟一起,径直迎上下击的熟铁棍,发出震动四方的巨响,余音所到之处,把下面的海水都震得飞起多高,浪头涌动。

  叮当,

  佐天王手一招,宝钟回来,上面出现一道裂痕,不过他看了一眼,口中诵读咒语,字字吐出,若晨钟暮鼓,凭空生出洋洋洒洒的甘霖,落在宝钟上,裂痕马上消失。

  佐天王收起宝钟,自信满满。

  在修罗海中,从来不缺乏力道惊人,擅长以力压人的家伙,他能够步步向上,成为元眇阳界中很有权势的人物,对付这种战斗方式也驾轻就熟。

  “山岳炼形自在剑气,”

  佐天王击退狮驼王后,手一伸,解下背后的琴,捧在身前,用手一拨,琴声再起,和天地间的元气一碰,立刻化为万千道剑气,凝重若山岳,但偏偏有一种大自在的轻灵超脱,怪异中蕴含杀机,一部分冲狮驼王,另一部分,则笼罩李元丰。

  这个佐天王艺高人胆大,一手神通,覆盖所有。

  “看我的。”

  猕猴王赶到了,见佐天王这般嚣张,他手搭在鼻子上,用力一吸,再一吐,只听轰隆一声,不可名状的火焰出现,自他鼻窍中喷出,化为火焰。

  仔细看去,这样的火焰,不像普通的火焰那样熊熊燃烧,而是气质偏幽暗,并力量内敛,呈现出闪电状,之字纹,冷幽幽的,不知道的差点以为是冰。

  实际上,这真的是火焰,而且是猕猴王的一种杀手锏,近乎天赋神通,叫做通幽雷火,沾上之后,污秽气机,并且留下痕迹。

  而这样的痕迹,或许对其他人来讲,没有任何作用,但猕猴王自号通风大圣,非同一般,能够利用这人所难察的痕迹做不少事情。

  “起。”

  禺狨王最后出手,四人之中,看上去他的手段最为诡异,只见这位驱神大圣用手一指,自背后冲出一缕幽深的黑气,左右展开,若黑暗曼陀罗,在中央,托举一玄色祭坛,内圆外方,上面有古怪的箭矢,似有似无。

  箭矢在祭坛上,微微震动,发出呼吸之音,每个刹那,在吞吐冥冥之中的气机,却又让人看得非常不舒服,仿佛多看一眼,就灾难降临。

  祭祀和诅咒,沾上后,摆脱不了。

  “陨星。”

  白摩烟上前一步,黑红交错的裙裾飘飘,下面黑丝长腿,格外纤细,她娇喝一声,背后浮现出钟表其形,幽幽的钟身,玄妙的指针滴答滴答走着,随她话语出口,突然间,迸射出星光,这星光只有不到三寸,拇指大小,可一出现,就若群星陨落一般,弥漫四下。

  星光纵横,照耀四下,驱除诅咒。

  “天血苍穹。”

  佐天王麾下一位嫡系大将,是个大修罗,背后长着肉翅,手中持有羊角一般的血刀,他同样出手,半空中仿佛打了个电闪,只是这个电闪是殷红如血,仔细看去,最外围有令人发憷的幽蓝之光,美丽到极致,美丽到让人觉得妖冶。

  很显然,这柄刀不但锋利,嗜血,还浸染剧毒。

  “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李元丰嗅到毒的味道,冷哼一声,一首垂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变化,径直冲血刀去,咬了过去,他要直接吞下血刀,肆无忌惮。

  就这样,根本不是单打独斗,一冲突起来,立刻就是群架。

  场中的每个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修罗海的人凡是见到四个大妖,不论是谁,都会随手攻击,至于李元丰,禺狨王,猕猴王,狮驼王更是如此,他们见人就打,就修罗就杀,横冲直闯。

  “真是愚蠢。”

  李元丰施展出鬼车真身,七个头颅不时落下,每一次虽然不能够打杀真仙级别的人,但真仙之下的兵士就遭了秧,无论是第二首的剧毒,第三首的吞噬,第五首的乱音,等等等等,对他们来讲,都是灭顶之灾。

  本来李元丰他们一方只有四个人,看上去势单力薄,但真战斗起来,全展现出大妖的厉害,如虎入羊群,修罗族的人多势众反而成了靶子多,顾头不顾尾。

  反正李元丰他们四兄弟只有四个,索性放开手脚,大杀特杀。

  刚一交手,别的还好,佐天王的麾下死伤惨重。

  “妖贼。”

  佐天王气得眼珠子都红了,半点风度不见,造成这样的局面,主要原因还在他,是他低估了李元丰四个大妖的凶悍程度。

  本来按照佐天王的打算,让手下来敲一敲边鼓,积累下战斗经验,甚至分润一点好处,可李元丰四人过于强大,他的嫡系帮不上忙不说,反而自身成了被宰杀的小羔羊。

  这一下,赔了夫人又折兵,真是心痛到无以复加。

  “乐清平,还不出手?”

  佐天王盛怒之下,声若雷霆。

  “不用你多说。”

  乐清平手捧元屠血剑,长眉一挑,踏前一步,第一次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