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一六九章 第一次改变剧本人物的命运

第一六九章 第一次改变剧本人物的命运

  李元丰祭出化血九曲珠,只是一下,打死金鹏王。

  干脆利索,一击致命。

  可怜的金鹏王可能不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上,他还是有高光时刻的,在东胜神洲得到天鹏王遗蜕,然后大出风头,杀出一个鹏魔王的凶名,并和孙猴子等人结拜,自封混天大圣,傲视群雄。

  但现在,只能当了化血九曲珠珠下亡魂。

  在以前,李元丰即使来到天地中,但由于人小力微,别说大势,连小势都影响不了,普通老百姓能干什么?在家异想天开,发发牢骚,当个键盘侠罢了,没有人在意的。

  只有当李元丰晋升天象境大妖,再加上娲皇宫和妖师宫背景,有实力,有背景,开始放开手脚,才引起改变,让西游剧本中的人物命运有了偏移。

  “你,”

  长生观的仪光道人真没有想到李元丰这么干脆,居然一言不合就打杀了金鹏王,他面色变得铁青,手中拂尘啪掷到地上,星芒迸射,圈晕相碰,发出轻鸣,喝道,“好个贼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声色俱厉,蕴含滔天怒火。

  金鹏王一死,宗门的不少布置成空,该如何向师尊交代?

  “哈哈,”

  对于仪光道人的威胁,李元丰大笑几声,然后倏尔敛去,眸光变得冰冷,道,“在北俱芦洲中,打生打死再正常不过,你要不服,就来部洲来找本王。”

  李元丰昂扬身子,五首攒一起,十只眼睛乱晃,颇有一种睥睨之感,长生观名声不小,可自己背后的势力同样不是吃素的,对方敢真身来北俱芦洲的话,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仪光道人眼皮子乱跳,看到李元丰的样子,他真想持剑杀往北俱芦洲,宰掉这个可恶的家伙,但大局在前,有心无力啊。

  不然的话,何必要培养金鹏王,直接冲到前台不更好?

  啪嗒,

  仪光道人最后看了李元丰一眼,似乎要将对方记到骨子里,然后散去镜光,重重明辉隐去,恢复寂静。

  李元丰见此,微微一怔,旋即反应过来,对方能够借助法器投影已是千难万难,至于说隔空出手,那简直无稽之谈。

  这个天地的空间前所未有的稳固,即使是天妖道最起码要到第五重宇空境才可撕裂虚空,来去纵横。

  对方虽然看上去气势不弱,但很明显没有这般神通。

  按照仪光道人的想法,既然如此,就不用费口舌之利了。反正自己现在奈何不了他,就让他猖狂一时好了。这笔账暂且记下,以后总有还的时候。

  李元丰明白对方的想法,并不在意。

  既然入世修行,岂能平平和和?

  劫数不断,自是常态。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如是而已。

  不然的话,畏首畏尾,又怎么能后来居上?

  李元丰压下诸般念头,驭使化血九曲珠,宝珠发出淡淡的光晕,照在金鹏王的尸身上,开始吞噬其精华。

  毕竟金鹏王一身是宝,不能浪费。

  可惜的是,北俱芦洲的妖王们通常没有多少积累,即使金鹏王这样的妖王也不例外,宝库空空,只有几件神兵利器。

  李元丰本着蚊子再小也是块肉的信念,将金鹏王的洞府洗劫一空后,才从从容容上了云霄,要向西南方向去。

  刚出来,忽然间,只听一声清啸,清清亮亮,似是鹤唳。

  再仔细看,就见林杪之上,突然浮现出千百的月轮,大大小小,氤氲着水波般的光纹,不停颤动。

  千百月明,积雨凝霜。

  隐隐成剑阵,封锁前后左右。

  “玄门剑阵?”

  李元丰惊而不乱,他哼了一声,停住步子,张口一吐,一道毒液发出,腐蚀之力大盛。

  腐蚀力量刚落,千百月轮同时一荡,自中央爆射出无量剑气,每一根都有锐利之气,像长矛,非常刚烈。

  李元丰眼皮子垂下,挡住眸光,翎羽若衣裳般抖动,绚丽绽放,没有别的动作,就是以鬼车真身硬抗。

  叮当,叮当,叮当,

  剑光虽锐,但破不了鬼车真身的防御,只发出一阵急促似雨打芭蕉般的声音。

  哗啦啦,

  这个时候只见石猴人影一闪,长生观在门外伏击的人见自己剑气无功,立刻抽身而走,人随声动,叶摇竹影,杳然离去。

  李元丰依稀见到一个背影,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其背负一个四四方方的剑匣,造型古朴,上面隐有篆文,书写六个字,玄精灵宝聚玄。

  字字如剑,锋芒毕露。

  即使隔得很远,看上去,刺人眉宇。

  “一件奇宝。”

  李元丰皱了皱眉头,仙道玄门这一点最是让人烦,他们炼气驭宝,非常善长,而且传承久远的宗门中少不了各种奇奇怪怪的法宝。

  来人身上的这一剑匣,就有匪夷所思之功,不但悄无声息潜藏,而且离去后,难觅行踪,隔绝气机,不沾因果。

  对于这个,李元丰只能叹息一声,法宝是人家的强项。

  他修炼的天妖道,最为注重的是鬼车真身,修炼出的天妖法力日益温养,用在上面。

  到现在为止,李元丰只有一件化血九曲珠,不只因为他没碰到过更好的,但主要还是因为已没有多余的妖力去祭炼。

  或许待以后,境界再提升,再祭炼更多法宝。

  “长生观,”

  李元丰眯起眼,以后总有再打交道的机会。

  “走。”

  事情暂时了结,李元丰按照计划,腾空而起,辨明方向,展翅向西南方向去。

  路上无话。这一日,李元丰双翅一收,稳稳当当落在崖头,日光照在他的身上,与翎羽交晕,浮光流彩,跃然相碰,美轮美奂。

  他站在崖头,沐浴光华,法眼睁开,看向前方。

  远山天净,云洗晴空,有一峰拔起,突兀向上,直插云霄。

  再仔细看,山中绿萝紫藤,垂阴满地,瑶草琪花,随处可见,还有丹泉赤井,烟气袅袅,升腾起来,灵花朵朵。

  真宝山一座,风水喜人。

  “重阴山晓月洞,”

  李元丰看在眼中,知道是自己的目的地,眸子中透着光彩。

  轰隆隆,

  下一刻,只见洞门打开,自里面走出两排妖兵妖将,在中央,簇拥一个妖王,戴金盔,披金甲,耳朵特别大。

  妖王出来后,目中激射金光,直指在峰头上的李元丰,非常凌厉。

  “何方贼子,敢来我通风大王府前?”

  “通风妖王?”

  李元丰见人出来,冷笑一声,十只眼睛中闪耀着惨绿的光,身子一起,飞腾下去,五个头颅伸出,不分先后,攻击向自洞府中出来的长耳朵妖王。

  “来得好。”

  通风妖王能够占据这一方宝地,当然不是善茬,他见李元丰来势汹汹,不躲不闪,径直迎上去,正面交锋。

  两个妖王,斗在一起。

  没有任何的废话,只有杀机凛然。

  跟着通风妖王出来的小妖们见此局面,都很平静,觉得正常,北俱芦洲的妖王们战斗起来不需要理由,通风妖王已是他们在重阴山服侍的第三位妖王了。

  铁打的小妖,流水的妖王,也是北俱芦洲的特色了。

  到最后,还是李元丰技高一筹,硬生生将通风妖王击杀,成为重阴山新主人。

  “见过大王。”

  小妖们见李元丰脚踏通风妖王尸身,五个头颅昂然大叫的样子,轻车熟路地上前行礼祝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