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八十七章 第四首

第八十七章 第四首

  妙气宗,正初晴日色,林杪稍暖。

  投影于华池中,散叶在四匝下,泉声淙淙,自竹间来,云气如霜。

  在高台上,松冠如盖,郁郁青青,在下面,一小炉,一杯茶,一个棋盘,两个道人,高冠大衣,推棋对弈,饮茶说笑。

  左面道人一身白衣,额宽目阔,磊磊有英雄气,他挑了挑眉,目光自下面收回来,赞叹一声,道,“贵门真是好气象,欣欣以向荣,令人羡慕。”

  宋可坐在对面,衣饰春山,物我两忘,笑道,“简道友客气了。”

  简道人摇摇头,先品了口茶,口齿留香,郑重道,“简某也去过不少宗门了,妙气宗的气象绝对居前。只要这次剿灭妖王九首,定夺靖海金榜,得到水族的支持,自可扶摇而上,成为这一片水域仙门第一。”

  “第一不敢想,只求以后平平稳稳。”

  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儿,他们妙气宗是水域中最为接近北俱芦洲的宗门,压力不小,正是这样,宗门才会抓住龙宫靖海金榜的机会,靠拢向龙宫,从而想鲤鱼跃龙门。

  宗门局势,看似花团锦簇,实则逆流行舟啊。

  “师兄应该快归来了。”

  宋可想着事,他们宗门的底蕴可比不上吕思文的师门能够相隔万万里传音,通常都飞剑传信,上次信中讲仙门联军已将妖王九首困住,对方困兽之斗,坚持不了太久。

  叮当,叮当,叮当,

  正在此时,山门深处,蓦然响起钟声,古朴而肃穆,若鸟衔泪梦,有一种说不出的悲痛,听在耳中,令人潸然泪下。

  宋可霍然起身,面上满是不敢置信,他抬头看向钟响的地方,怔怔难言。

  “宋道友?”

  简道人感应到弥漫的悲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师兄陨落了。”

  宋可的声音带着颤音,拢在袖中的拳头攥紧,他说出这句话后,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整个人没了精神气。

  妙气宗的风雨殿中设有宝钟,其上有高层留下的烙印,一旦有意外,钟声自响,传遍山门。

  “周宗主陨落?”

  简道人目瞪口呆,如中雷击。

  这次妙气宗的周如华可不是一个人出动,而是有仙门联军,这样都会陨落?

  有没有天理了!

  轰隆隆,

  更让宋可和简道人没有想到的是,妙气宗的灾难才刚刚开始,没多久,自天穹之上,落下一庞然大物,沛然不可抵御的妖力撕开妙气宗的法阵,降临到山门。

  “妙气宗,”

  李元丰显出鬼车真身,三头六眼,利爪如钩,抓着山门山头,居高临下,看向四方,见雨过鹤唳,松竹交荫,花敲台下窗,流泉入幽门。

  真的仙门好风光,如诗如画。

  “好地方。”

  李元丰看在眼中,目中有喜色,在他看来,眼前的山门要比自己夷瓶扶摇洞强太多,那正好让自己大发一下。

  “去。”

  李元丰身子一摇,化身百丈,长翼蔽天,翎羽覆地,横冲直闯,用了最短时间,将整个山门中负隅顽抗的妙气宗弟子们清理,然后开始收拢战利品。

  “果不其然。”

  李元丰搜刮完之后,大喜过望,妙气宗真的是自己搜刮的势力中最为富裕的,像小龙女敖鸾自力更生建立的阳纡龙宫于之相比,差距太大。

  马无夜草不肥,只妙气宗一个势力,就让李元丰腰包鼓鼓的。

  “资源很多。”

  李元丰盘算了下自己的收获,想了想,径直在山门中找到一偏僻之地,四下泉岩交影,云霞徘徊,飞鸟不到,清幽非常。

  空谷无人,闲花自落。

  月自松来,鹿踏树影而卧。

  “就在这里。”

  李元丰简单地用阴神布置了下,然后就取出自己在这一段时间的战利品,各种丹药,各种天材地宝,凡是和元气有关的。

  原本藏在体内窍中,现在开始吞食,进行吸收。

  这样的资粮委实不少,但要从搬山境晋升到天象境,远远不够,当然了,李元丰也没打算突破境界,而是将之灌注到自己鬼车的第四个头颅上。

  这么多资粮都无法令李元丰踏入天妖第三境,从这就可以看出,洪荒异兽走天妖道路的艰难,需要的天地精粹实在多的匪夷所思,但只要令鬼车生出第四首,同样可提升战斗力。

  要知道,对于鬼车来讲,生出第四首,能够多一种天赋神通不说,像前三首,吞鬼噬魂,毒液,吸力吞噬,在以往斗法中作用非常大,而且他的鬼车真身的近身斗法,多一个头颅,发挥出的作用更大。

  要真有一天九个头颅全部出现,乱头攒射,完全压过什么三头六臂的神通。

  咔嚓,咔嚓,咔嚓,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元丰原本的一个鼓包凸起,然后自中间裂开,第四个头颅探了出来,狰狞又恐怖。

  到现在,四首鬼车。

  宗主吕思文坐在林间霜石上,清琴几架,锵然有音,他听着乐曲,法衣抖动,有一种怡然自若。

  自然,闲适,幽静,与世无争。

  这就是云龙宗,不像海域中其他宗门那样殚精极虑般扩张,他们独居一隅,看上去有点自娱自乐。

  “咦,”

  吕思文若有所觉,抬起头,用手一引,自虚空之中,出现一道玉符,其上自有纹理,新月弯弯,晶莹生芒,然后瞬间缩小,来到他掌中。

  吕思文展开一看,目中一沉,有智慧的光,道,“宗门的反应这次挺快的。”

  “长生。”

  “弟子在。”

  云长生听到声音,自外面进来,行礼说话。

  吕思文看在眼中,笑了笑,收起玉符,道,“关于妖王九首之事,不用关注了,宗门已经记录在册,时机合适,自会接触。”

  “弟子明白。”

  云长生没有多问,对于师门,他有着自信,即使九首到哪里,宗门都能找到,道,“那我多收集那赤尻马猴的资料。”

  阳纡龙宫,敖鸾坐在阁中,低着头,看上去像是风打的湿燕子,无精打采。

  她被扣在钧元宫一段日子,幸亏龙妃出马才能回来,弄个灰头土脸不说。回来后,又发现自家的老家被人洗劫一空,差点成一片废墟。

  这样的打击,直接让敖鸾这几年的经营毁灭,还不如刚出北海龙宫的时候。

  “啪。”

  雪上加霜,敖鸾刚才又得到海上仙门的消息,把手中水杯扔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