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哪个问题?”看到袁菲认真的样子,周博仔细的回想起来。不过,思维在脑海中转了几遍,似乎也没有回想到袁菲说的问题。

  “你.........!”看到周博这个样子,袁菲有些气恼的说道:“你忘记了?”

  “这个,提醒一下吧!”周博苦笑的说道。看着袁菲那种小女儿姿态,周博倒是心中一动。似乎袁菲这个样子,让他心中某些地方不经意的动了起来。

  “那好吧,我们来之前,我最后的那个问题,你似乎没有回答我!”袁菲很是认真的说着。同时,美目中的目光,也是不经意的闪烁了一下。显然,她此刻内心的心情,也并非如同她表面一样淡定!

  “你最后的那个问题?”显然周博还是没有想起来,喃喃自语的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最后....!”当重复第三遍的时候,周博的话音,终于是顿住了。脸上,也是闪过一丝不可置信的神色。

  “只是,朋友吗?”那轻盈的声音,仿佛是从很远的空间,很久远的记忆中传来的一般。让周博突然之间,有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那种温柔的语气,就好像一片洁白的羽毛,悄然而落。飘在了那最纯净的水面上,引起了极其细微的一丝波动,涟漪散开......

  “只是,朋友吗?”一瞬间,周博愣住了,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了。

  不是不愿意回答,而是不知道要怎么去回答。只是朋友吗?或许不是!看着袁菲,虽然在众女中,袁菲是和周博认识时间最短的,但两个人之间,似乎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不一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周博从来没有在秦岚,唐菱她们身上感觉到的。当日水下彼此相拥也好,黑暗中的热情激吻也好。或许两个人发生的事情,早已不能,只能用朋友的定义来定义了。如果可以的话,周博真的想对袁菲说一句。或许,可以跨越朋友吧?

  然而,这个念头只是一瞬间,就再次让周博的脑海清醒了下来。是呀,自己并不能这样简单的就回答袁菲的问题。两个人之间需要考虑的,似乎还有很多很多。尤其是当日莫野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最好不要和她产生什么过多的关系。似乎这些时日以来,这句话早已经被自己不知不觉的忘了个干干净净。

  仙剑宫,晨曦门。两个正道间,数一数二的门派。彼此之间那有些敌意的关系,早就是正道中不争的事实了。两个门派,平日里,几乎没有什么来往。试想一下,如果晨曦门和仙剑宫的弟子在一起。所要遭到了最大阻力,无疑于来自各自的师门。

  另外,袁菲的身份,似乎也变得敏感起来。要是一个普通的仙剑宫的女弟子,或许还有可能遭到的门派的压力小上一些。但是,袁菲是谁?仙剑宫宫主袁彩依的女儿!这个身份,不要说自己师叔和师傅未必同意。就算是他们同意,恐怕仙剑宫上下也不会同意!

  但这些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周博知道,自己的身份,永远是一个难以处理的难题。昔年魔道雪帝之子,从根本伤来说,自己就是半个魔道中人。如今的周博,早就不是当日那呆在紫星峰上的小小少年。单纯的思想,早已经历经了世间的种种。正魔殊途,彼此防范何其之深?如同厉青玄,云秀所言。自己的身份一旦曝光,那么带来的,恐怕将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动乱。到时候,袁菲会如何面对自己?秦岚他们,在遇到自己时,又该用什么身份来面对?还有,真的到了那一天,自己又该何去何从?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突然涌入了周博的脑海中,让周博突然无比的烦躁起来。

  “这个问题,真的那么难以回答吗?”看到周博的脸色不停的变换着,袁菲的心中,也是一阵的烦乱。等了半天,看到周博还是没有回答。几乎是忍不住的,袁菲再一次的问出口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袁菲开始记住了这个来自晨曦门的弟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袁菲发现自己见到他的时候,心里突然莫名其妙的高兴了。虽然,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两个手指都数不完。可是,这种感觉却就是这么奇怪。让袁菲忍不住的,想要询问周博的心思。

  从小到大,在仙剑宫中长大的袁菲。记住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不论什么时候,只要自己想拥有,要要到手的,就要去争取。这是自己的妈妈告诉自己的,如果你连自己想要的都不去争取,那谁又能帮助你呢?也正是因为记住了这句话,所以袁菲从来不掩饰自己对喜欢东西的需要。如今,遇到周博,也是如此。她只知道,她想让他跟在她身边,所以她就要问出一个结果。

  “不是,只是你我之间.......!”周博有些难以回答一般的说道:“你是袁宫主的.....!”

  “哦!我知道了!”听到周博的话,袁菲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出来。娇媚的脸上,带了一丝的责怪和嗔怒:“你个小傻子,就这点问题啊?直接说出来不就行了,干嘛弄得这么神神秘秘!”

  “你知道什么了?”看到袁菲的举动,周博好奇的问道:“你知道我想对你说什么了吗?”

  袁菲笑笑:“你是晨曦门的,我是仙剑宫的!你不是就担心这些问题吗?”

  “这...的确有点!”听到袁菲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那几个麻烦之一,周博下意识的点了一下头。

  “这个交给我吧,我知道有点麻烦,但是不是没有办法。或许,原本会很麻烦,不过今天看来,似乎对你来说,倒是不是没有机会!”袁菲笑笑,拍了一下手:“好了,这个事情就交给我吧!早点说出来不就得了,还让我等这么半天。你呀,真是一个呆子!”袁菲说着,纤指在周博的头上轻轻的一点。然后,顺势将周博的右臂,搂在了自己的怀间,扬起头,对着周博嘿嘿的一笑。

  然后,似乎又想起来了什么一般,说道:“对了,你知道吗?昆仑,有一个好地方呢!”

  “好地方!”周博眉头一动,看向袁菲:“什么好地方?”

  “明天你陪我去了就知道了,我告诉你,这可是只有咱们这种身份才能去的!换做别人,一定是不能去的!”袁菲很是神秘的说道:“明天,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带你去!”

  “到底什么地方,这么神秘?”听到袁菲说的神秘,周博也是变得好奇起来。显然,想现在就知道!

  “现在说了就不灵了,还是明天你去看了就知道了!”袁菲轻轻的枕在周博的肩头:“咱们的事情,我会去作安排的。等到你这一次回到晨曦门,也要告诉你的师长呢!”

  “袁菲....!”周博还想说些什么,突然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你们在这里呢?”

  听到声音,周博还有袁菲两个人都慌忙的抬起头,目光顺着声音看去。前方,紫剑吴迪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那里。一张脸上,面无表情。不过声音,还算是友好:“小师妹,师傅找你!”

  “啊?我爹找我?”和所有热恋中的女孩子被熟人撞到一样,袁菲也是有些慌张,连忙的回答吴迪的话:“我,我马上回去!”

  “快去吧!”对于袁菲,吴迪显然还是很友好的。笑了笑,挥手示意袁菲赶紧过去。

  “恩!”袁菲应了一声,低声道:“记住,明天早上,在这里等我!”说完,就是向着那昆仑待客的住宿区跑去,刚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目光投向吴迪:“师兄,我和周博.....”

  “我可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吴迪显然知道小师妹的想法,笑着摆了一下手。

  听到吴迪的话,袁菲才算是放下了心,向着远处跑去。而看到袁菲的离开,周博也是准备向着自己和秦岚的住所而去。

  不过,就在这时。吴迪的声音,淡淡的响了起来:“我们,谈谈吧!

  “来了!”听到吴迪的话,周博就是知道。自己和袁菲的阻碍,似乎从这一刻开始,就开始来临了。只不过,自己这一次首先面对的,却是来自仙剑宫的吴迪。

  凭心而论,周博对于吴迪,从根本上并没有偏见。但是,却对其总是有一种不太喜欢的感觉。虽然说仙剑宫和晨曦门之间,似乎总是有些不对路。但是对比吴迪,青剑楚赞,还有易若两个人,却不会给周博这种感觉。楚赞虽狂,但是却光明磊落。易若,则是给周博一种对手难求的感觉。尽管,现在看起来似乎两个人的差距越来越小,或许施展全力周博能完胜易若。但是,这并不妨碍周博对于易若的敬重。唯有吴迪,这个和楚赞齐名的紫剑,那种不喜欢说话的阴沉气息,让周博格外的不舒服!

  周博默默的点了头,目光淡淡的扫过吴迪。看着后者那沉静的面容,似乎找不到什么敌视的情绪。态度,也是稍稍的好了一些:“你想跟我说什么?”

  “你应该知道,是小师妹的事情!”吴迪很难得笑了笑,目光忘了一下袁菲离开的方向。很是直接的,就点名了自己的来意。

  “那这么说,你是专程来找我的?然后想说出,你们反对?”虽然知道吴迪和自己谈话的内容,一定是关于袁菲的。甚至,可以肯定是持反对意见的,但是周博还是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继续不动声色的问道。

  “呵呵,不是!”吴迪摇了一下头,很是随意的笑道。

  “不是?”听到吴迪的话,周博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不太相信的说道:“难不成,你不反对我和袁菲在一起?”

  吴迪看了看手中的紫剑,答非所问的说道:“虽然说,易若,还有楚赞,我,还有小师妹都是属于师傅亲传弟子。不过,相比于易若还有楚赞从小就进入了九曲剑溪。我和小师妹呆在一起的时间,还算是长一些。可以说,小时候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小师妹,就是我妹妹。对于她的选择,我一向是持支持态度的!”

  “那,你找我要说的是什么?”周博已经听出,似乎吴迪并不打算反对袁菲和他在一起的事情。“难不成,想要自己好好的对袁菲?周博的心中,突然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有些暗自哑然失笑起来:“似乎,八字还没有一撇,要是说这些话,未免太早了吧?

  “你先听我说完!你知道的多一些,对你没有坏处!”吴迪笑了笑,接着说道:“相信你也看出来了,我们仙剑宫的人,天山就有一种傲气。这就是一个门派底蕴所带来的,就如同昆仑的风轻云淡一般。仙剑宫在你们晨曦门崛起之前,一直是正道统领者。所以,这股子傲意,就一直没有断过。你们晨曦门开派时间太短,可能还没有这种脾气。”

  说道这里,吴迪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楚赞不用说了,从小就是狂的没边,除了大师兄易若,没服过谁!易若你和他交过手,我也不多说了!我们几个,想必你也看得出来,是仙剑宫未来的中坚力量。日后,迟早是要负责仙剑宫的!”

  “恩!”周博恩了一下,点了一下头。这点眼光,他还是有的。紫青双剑都是名列正魔名剑谱的名剑,现在都已经传给了吴迪还有楚赞,自然是要当做日后门派的中坚力量来培养的。就好比现在晨曦门的六峰首座弟子一般,是日后的六峰首座。

  “不过还好,至少易若还有楚赞,都不会持反对意见。我看得出来,他们两个对你也是挺有好感的!”吴迪说着,看向了周博:“只是,有件事情我想你还是有点心里准备!那个方正,你知道他的来头吗?”

  “方正?”听到吴迪的话,周博摇了一下头:“他,不是你们仙剑宫中一个地位高超的前辈的弟子吗?怎么,难道我有麻烦了?”

  “这个,如果单纯是这样的话,恐怕到真的没有什么!毕竟,今天的事情本身就是他不对,打了就打了。说实在的,我也是听看不起的他的为人的。你教训了他,我倒没有什么意见。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他这一次来,实际上是代替别人来看小师妹的!”

  “代替别人来看袁菲?这,这是什么意思?”听到吴迪的话,一种不好的感觉,一瞬间席卷了周博的内心。

  “因为,这一次我们来之前。有长老级别的先祖,已经为小师妹定下了婚事。那个方正,只不过是好事,所以才专程来看一下小师妹的!”吴迪苦笑着说道:“所以,你知道我说的话得意思了吧!”

  “你说什么,你说袁菲有了婚事?”吴迪的话语虽然很平静,但是却给了周博一种沉重的重击。刚刚才有的一丝喜悦,在这一刻,尽数的消散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