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跃马天下 > 第六百八十八章:求教

第六百八十八章:求教

  云昭大笑:“这些年来,从安庆边军到征北军,我们下直征战不休,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伤残士兵和年纪大了的士兵退役,如何安置他们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些人为了征北军的胜利作出了莫大的贡献,不能因为他们不能再上阵作战便放任不管了,所以,我们便组织他们在民间培训预备役士兵,征北军照常发给他们军饷,他们仍算作征北军的士兵,说实话,当时只是为了解决这些人的生计,但数年下来,我也éiy想到,这些退役士兵训练出来的预备役比起正规军也不惶多让,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章节更新最快。”

  “如何?”云昭回首,看着韩仲,含笑问道:“韩先生是当代兵法大家,这些兵还入得眼么?”

  韩仲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凉的口气,让ziji颤抖的肺腑ān内平复下来,“这便是都督在治下长期推行的预备役兵制么?一直以来,我都以为这种预备役兵制只是类似团练一类,想不到这就是一支正规军。”

  云昭大笑:“这些年来,从安庆边军到征北军,我们下直征战不休,每年都会有大量的伤残士兵和年纪大了的士兵退役,如何安置他们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这些人为了征北军的胜利作出了莫大的贡献,不能因为他们不能再上阵作战便放任不管了,所以,我们便组织他们在民间培训预备役士兵,征北军照常发给他们军饷,他们仍算作征北军的士兵,说实话,当时只是为了解决这些人的生计,但数年下来,我也éiy想到,这些退役士兵训练出来的预备役比起正规军也不惶多让,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 ”“章节更新最快 。”

  韩仲看着城下军规森严的那一个个肃立的预备役方阵,看着屹立于阵前那些或多或少都带着些残疾,甚至须发皆白的军官,喃喃地道:“不抛弃,不放弃,这些人自然会竭心尽力为都督效力。”

  “不抛弃,不放弃!说得好!”云昭鼓掌大赞,“这正是我们征北军的立军之本,只要加入了征北军,那就永远是我们的兄弟,家人。韩先生。林牙在卢宁之败。就是错误地估计了霍震霆可以利用的力量。他认为霍震霆只有二万余人的军队,但他ěnéng万万éiy想到的是,霍震霆néngg利用的力量是他估计的一倍有余。连对方的有生力量都éiy摸清,岂有不败之理!”

  韩仲默然不语。

  “韩先生,

  这些预备役部队,你认为我投向那里更能让征北军获取最大的利益呢?”云昭意味深长地问道。

  韩仲嘴角牵扯了一下,似乎是在苦笑,而一边的马里汉已是脸色煞白。

  不管两人现在的感想。云昭自顾自地道:“有将领建议我将他们直接派入梁州,攻击勃律,或者攻击程群,也有将领建议我将他们直投投入到燕京战役,加大对燕京的进攻力度,毕其功于一役,拿下燕京,一了百了!”

  一边的马里汉满脸通红,这已是裸的ēixié了。“燕京尚有十万儿郎,还有坚固的城防。都督这些新兵蛋子当真去攻击燕京,也不知还有几人能回家?”

  云昭哈哈一笑。éiy理会马里汉,只是看着韩仲。

  “这些生力军,自然是渡江南去为最好!”韩仲微笑着道。

  “我也想渡江南去,但有些si,却由不得我ziji,北地之事不解决,很难抽出身来啊!”云昭道。

  “在下此行,不就是为了解决北地的冲突么?”韩仲抚着胡须,若有所思。

  “有很多难处,很多难处!”云昭道。

  “不管sie难处,都是可以解决的,不是么?”韩仲道。

  “说得也是。算了,这些事情,你与马一功郭长兴他们去谈,我却是懒得理会。”云昭挥挥手,洒脱地道:“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打,无外乎两条路而已。”

  韩仲和马里汉脸色都是有些发青。

  吴凡从城楼里走了出来,在云昭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云昭点点头,笑对韩仲道:“韩先生,难得在此偶遇,城楼之中,已备下薄酒,云某请韩先生小酌一杯!喝着烈酒,听战鼓号角,看金戈铁马,于我们武将而言,不谛是人生一大乐事,如何?”

  看着云昭的模样,韩仲心中微微一动,转身对马里汉道:“马将军,你却先回驿馆,那些儿郎们rg回到馆中,不见你我,不免会有些燥动,你先去安抚他们,我在这里,却陪都督尽尽兴。”

  云昭话里话外,都éiy邀请马里汉,马里汉自然也是知趣的,难不成还要云昭出言驱赶不成,韩仲给了他一个台阶,他自然得顺坡下去。

  “是,亲王殿下,末将先告辞了!”马里汉抱拳道。

  “吴凡,吩咐驿馆里,马将军一行人可得好生照顾着,一应所需,不得有分毫短缺,这是礼数,亦是我征北军的气度,不要一副小鸡肚肠,zidà吗?”

  “都督放心,末将省得的!”吴心连连点头。

  “请,韩先生!”云昭摆手相让。

  “都督请!”韩仲自然不肯当先而行。

  城楼之内,数盆炭火使得整个屋子里温暖如春,一个小铜炉之上烧着一个火锅,汤水沸腾,香气四溢,小桌之上,摆着十数个小碟,内里各类肉食小菜一应俱全。韩仲微微一愕,想不到云昭居然是请ziji吃涮火锅,这显然有些随意,却又在不经意之间在拉近双方的距离,显然,这是云昭深思熟虑过的。

  “昨天吴凡带着几个人出外打猎,居然猎获了一只鹿,这冰天雪地的,委实不易,韩先生也是有口福,来,请!”云昭笑道。

  韩仲亦不客气,坐在火炉边,拿起筷子,挟了几片切得薄如蝉翼的鹿肉,在汤汁里涮了涮,塞里口中,“好,肉好,汤更好!”他连连点头。

  “这汤可是我亲手调制!”云昭笑道:“当年我还是猎户之时,经常便猎获一些野物,这制汤的本领倒是那si练就的,这许多年来,倒不曾有机会再做过,今日能得韩先生一赞,可见我这手艺还éiy搁下,不甚荣幸啊!”

  “这么说倒是我的福气了!”韩仲笑道:“能吃到都督亲手调制的汤锅,这天下也没几个人吧!”

  云昭大笑:“倒是说得不错,我麾下文臣武将济济一堂,倒还真éiy人吃过我亲手做的火锅。”

  韩仲放下筷子,“不知都督为何如此厚待于我?”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云昭含笑望着对方。

  “在下如今是蒙元亲王,是和谈使节,rg都督是希望我在和谈之中放水,那是不ěnéng的,更何况,即便我放水,陛下不应,也是水中月,镜中花。”韩仲摇头道。

  “错了!”云昭连连摇头,伸筷子又挟了几片鹿肉,烫好,然后放在韩仲面前的小碟之中,“先前我便说过,和谈之事,是你与马一功,郭长兴他们之间的事情,在结果éiy出来之前,我是不会过问的,我所说的,却是另有其事。”

  韩仲出神地看着云昭,半晌,才道:“都督出身乡野,以一介猎户,不到十年之间,便拥兵数十万,位极人臣,世人大都以为都督是狗屎运撞头,韩仲以前也以为都督虽有机谋,但还是运气居多,今日一见,方知盛名之下,绝无虚士,都督能有今日成就,绝不是运气所致,而是必然啊!”

  “何以见得?”云昭笑着饮了一口酒,问道。

  “如今在下与都督身份,还算是敌人吧,可都督心中有了疑问,居然敢于来问计于我,这种大智慧,大勇气,大胸怀,韩某自愧不如。”韩仲叹息道,看着云昭,眼中佩服之色,溢于言表。

  “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有si敌人的判断,比起ziji更加明了,更何况韩先生大才,必有以教我。”云昭正色道,“韩先生可知我要问你sie?”

  “可是南边之事?”韩仲道。

  “正是!”云昭点点头,站起身来,在房中踱了几步,回过身来,看着韩仲,“也不瞒先生,云昭到了今日,rg说还éiy争霸天下的豪气,那便是言不由衷了。但跨马江南,于我而言,现在却有一个绝大的障碍。”

  “名份!”韩仲道。

  “不错,名份!”云昭道:“中原局势,韩先生想必也qing,李鉴的失败yijing板上钉钉,无哥挽回,虽然我yijing做了一些工作,但成效如何,却不得而知,万一李鉴败亡,李逍登基,我该如何做?世上盛传,李逍手中握有先帝遗旨,现在他又得曹仪之助,从法理之上,必然会无隙可乘,从情理之上,这天下终归还是李氏的。我还是李氏的臣子啊。”

  韩仲微笑道:“上上之策,看书( .n. )当然是李鉴不死,落入都督之手。以李鉴这面大旗为幌子,号令天下,举兵伐叛。”

  “rg李鉴败亡,能得到李鉴后人或者他的遗旨,亦有名目可寻。”

  “rg此二者皆行不通呢?”云昭问道。

  韩仲微笑,“都督,rg李鉴和他的后人都死光了,也无妨,世上李氏后人何其多也,任寻一个又如何?李逍当年为了回朝争位,数十万大军放弃北地,致使千万百姓沦陷,这一大罪也。关鹏举威望素著,门人学生遍布大越,却被李逍陷于死地,此二大罪也,而最重要的yidiǎn?”韩仲犹豫了一下,看向云昭。

  “韩先生请说!”云昭道。

  “都督十数年来奋战在北地,为抵抗蒙人舍生忘死,但李逍却将都督的妻子纳入后宫,这等龌龊无义之举,正是都督绝好的理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