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跃马天下 > 第五十六章:初露锋芒

第五十六章:初露锋芒

  “在那里!”燕小乙站在马上,看着前方滚滚烟尘,“他们来了!”跳回马上,“奶奶的,果然是捡软得捏啊,看到我们人少,就跟闻到腥味的狼一般扑来了。”

  云昭右手紧紧地抓住了马鞍旁的破军。

  对手来得极快,转眼之间,先前押黑点便在众人眼里清晰地显现出对方的身影。看到对方足足有五十余骑,燕小乙拨转马头,“弟兄们,我们走!”

  众人应了一声,正准备转身离去,却见云昭两腿一夹马腹,反而迎着奔来的对方驰去,乌云踏雪起速极快,燕小乙刚刚反应过来,云昭已经向前扑出去了十数太远。

  “云昭,回来到”燕小乙大惊,扯着嗓子喊道。

  云昭恍若未闻,此时,他的脑子里只是响着沈风的话,地斤泽马匪是离大越边境最近的一股蒙人马匪,边境上屠村灭户的事情,多半就是由他们做的。多半就是他们做的,脑子里轰轰地响过这句话,云昭大叫一声,左手提起了破军,右手掂出了一根羽产,搭在了弦上。

  “日你娘哦!”燕小乙痛苦地大叫了一声,怎么忘了云昭跟这些蒙人的深仇大恨了,先前就该看住他,看到云昭滚滚而去,燕小乙无奈地大叫一声,“列队,冲锋!”

  一拨马头,向前疾驰,身后九骑立即策马跟上,十骑排成一个小小的锋矢之形,紧追着云昭而去。

  瀚思看到对面的鹰嘴岩马匪不仅不逃,反而迎着他们冲了上来,不喜反怒,这些杂种,真是狂得没边了,今天不将你们干净利落地收拾了,以后老子在地斤泽还有得混吗?

  脚上的马刺猛叩马腹,瀚思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对面的鹰嘴岩马匪排成了锋矢阵形,这个阵形瀚思在数年之间就见过,只不过组成的人数更多,声势更为浩大而已,如果对手有三十骑左右,瀚思便会考虑撤退,但区区十骑,能有多大威力,自己这边五十余骑,淹也淹死了你,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人冲在最前面,一看就知道是一个菜鸟,自己还远在他的射程之外,这个家伙便开始拉弓搭箭,显摆力气吗,这个距离上,你即便瞄得再准,射到老子面前来,还有个屁的威力。瀚思轻蔑地看着对手,看来鹰嘴岩这些年老家伙们不多了,这些新进的菜鸟明显没有经过战阵的考验。

  冷笑着,他加速,然后他便看到远处的那个冲在最前面的骑手松开了拉弦的手,一支羽箭破空而至。

  羽箭来得好快,刚刚还只看到一个影子,瞬间便已到了身前,听到箭杆在空中飞速转动所发出的呜呜这声,瀚思大惊失色,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在间不容发之间猛地一挫身子,整个人立时矮了一截,头上一凉,包头的头巾不翼而飞,身后发出一声惨叫,百忙之中回头一看,紧跟在自己身后的一个同伴惨叫着跌下马去,那一箭正中他的面门。

  这么强的力道?瀚思脸色都白了,抬眼看去,对方的弓弦又以前拉开,呜呜之声不绝于耳,四道箭影破空而至,连珠箭!

  瀚思不是没有见过连珠箭,但在这么远的距离上,力道这么强的连珠箭,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身边连连传来惨叫声,四名冲在前边的同伴已是翻身栽到了马下。

  这是谁?瀚思脑子里泛起这个念头?

  云昭扣弦连射五箭,破军强大的力道让他的手臂微微有些发酸,反手将破军插到马鞍边,拔也了背上的易水寒,一声暴喝,他猛地冲了上去。

  身后传来嗖嗖的箭声,那是燕小乙们开始对着对方发射,而与此同时,对面的马匪也开始射击。

  挥舞着易水寒,乌云踏雪宛如一道黑色风暴,一头冲向了对方。

  双方仅仅互射了一轮羽箭,云昭已经冲进了对方的马从之中。乌云踏雪太快了。

  “杀!”云昭眼睛都红了,易水寒借着马力,劈向冲在最前面的瀚思。

  瀚思手中的马刀抬起,同样斩向云昭,两刀一碰,嚓的一声,瀚思手中一轻,刀头已是被易水寒削去了一半,亡魂皆冒之下,瀚思猛地侧翻,整个身子都挂到了马身的另一侧,他看到刀光从马背之上掠过。对方黑色的战马一掠而过。

  一个又一个的地斤泽马匪被云昭劈下马来。

  看到云昭冲进了对方的阵心之中,燕小乙大叫道:“冲进去,接应云昭!”十人组成的锋矢阵形亦是一头撞进了对方的马从之中。

  双方交缠在一起,战马几乎已完全失去了速度,云昭嗬嗬吼叫着,手中易水寒左劈右砍,这几个月苦苦训练的成果此时得到了完美的体现,依仗着胯下乌云踏雪的灵活与强悍,手中易水寒的削铁如泥,再加上云昭本身的那种近乎野兽一般的直觉,云昭手下几乎一合之将,所过之处,地斤泽这些强悍的马匪一个接着一个地倒了下来。

  瀚思几乎要疯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几乎以一人之力将他的马队搅得稀巴乱,短短的一个对撞之下,对方前进的路上,自己的同伴便已倒了数个,加上先前丧生在这个家伙箭下的,竟然已有十多个同伴为一人所杀。

  “围住他,围住他,将他困住!”瀚思疯狂地大喊着。

  地斤泽的马匪不是没有想过要困住云昭,但对方的速度太快,在狭小的空间中,那匹黑色的大马仍是灵巧地跳来蹦去,游刃有余,而每当这匹大黑马换一个位置,总会一个或者两个人倒下。

  马匪们开始不自觉地避开云昭的周围,转而攻向燕小乙几人。

  云昭宛如野兽,狂吼着,一次次地挥动易水寒。

  战半持续的时间很短,仅仅不到一盏茶功夫,瀚思率领的这五十余骑便伤亡了二十余人,其它的人正如瀚思所害怕的那样,崩溃了,他们恐惧地避开云昭,然后拨马向外围逃跑。

  燕小乙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别的念并没有可转了,一次冲撞,他的麾下便少了三个同伴,但幸运的是,对手在这个时候意志崩散了,他们的意志被云昭野兽般的吼叫,蛮不讲理的冲杀击垮,他们开始逃了。

  而作为一名马匪,当你开始在逃跑的时候,便几乎是将性命交到了对方的手中,能不能活下来,便听天由命了。

  “杀光他们!”燕小乙怒吼着,冲了上去。

  云昭盯上了那个躲过自己一箭,随后又挡了自己一刀的家伙,这个家伙一看便知道是这伙人的头头,头头知道的事情自然要多一些,抓住他,说不定便能问出柔娘的下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