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全球高武 > 第1212章 皇者降临!(万更求订阅)

第1212章 皇者降临!(万更求订阅)

  滴答……滴答……

  汗液!

  是的,汗液滴落。

  禁忌海上,几位巡察使天王,都在流汗。

  到了天王这境界,哪还有汗液一说。

  可这时候,几人都害怕了。

  太安静了。

  暴风雨前的安静,安静的可怕,安静的吓人。

  几位破七天王,这一刻都有些颤抖。

  他们怕,怕这些人真的达成了一致,一旦如此,在场的这些巡察使,必死无疑。

  就在这种极度安静中,极度诡异的状态中。

  虚空被撕裂了!

  虚空一裂开,天极瞬间止步!

  诡异!

  气氛太诡异了,这让天极瞬间有了点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

  在场的天王,纷纷齐刷刷地看向他。

  这一刻,有意外,有怜悯,有笑意……

  是的,大家心情也很复杂。

  你说,现在大家都挣扎的很,你天极一直没来,大家都无视你了。

  可这关头……你来干嘛?

  “诸位……道友……这……”

  天极干巴巴地说了一句,额头上也在冒汗,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是在逼问消息吗?

  可为何没一个人说话,哪怕他这时候开口,也没任何人接话茬。

  安静。

  天极也快崩溃了,怎么了啊?

  有些口干舌燥,天极再次干笑道:“诸位道友,若是有什么不适合我听的,我就先告辞了……”

  “来了……就别走了!”

  幽幽声传来,天极汗毛竖起!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要人命的话!

  后方,方平轻笑道:“天极皇子,来的正好!之前降临那位,是你父皇吗?”

  天极松了口气,还以为他要算后账,此刻急忙道:“应该不是,当然,毕竟是本源之声,不是太真切,不过应该不是我父……”

  他觉得不太像他父皇,既然如此,那就和自己无关了。

  自己应该不会被牵连吧?

  方平再次笑道:“诸位,你们都是经历过上古天庭的强者,之前那位,到底是谁?”

  “不是灵皇!”

  林紫淡淡回应,本源虽然男女之声也难辨,可这的确不是灵皇,她确信。

  月灵平静道:“不是我父,北皇刀没反应,应该也不是地皇,地皇剑也没反应。”

  强者降临,他们的兵器多少有些反应的。

  方平也醒悟了,不是西皇,不然斩神刀没这么平静。

  “东、南、神、兽、人五位中的一员……”

  龙变笑道:“不是兽皇,你知道的。至于神皇……他很强大,斗天帝也不敢轻易对他出手。”

  “东、南、人?”

  方平笑了,是这三位中的一人!

  之所以问清楚,那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比如在场的一些人,和皇者关系很密切。

  东皇和人皇,此刻都没人在这。

  南皇的话……水力在这。

  方平看向水力,水力化身人形,脸色微变道:“可能……应该不是南皇大人……若是主人归来……咳咳……那个地方会有点动静的,之前没发现异常……”

  什么地方?

  众人没问,不过大致有数,不是南皇的贴身之物,就是神器,当然,既然是那个地方……那难道是南皇长期坐关的地方?

  南皇宫?

  众人心中已经有了猜测。

  水力也无奈,不得不说,不说的话,就无法排除南皇的可能,无法排除……它这位南皇坐骑,还能被大家信任吗?

  “东皇……人皇……”

  方平摸着下巴,喃喃道:“这二位,给我的感觉都很低调,脾气这么暴躁的吗?一言不合就降临,纪元好像是这巡察使中的大人物……难道是人皇降临?”

  方平舔了舔嘴唇,“东皇好像没人在这,这么说,真的可能是人皇了?是藏拙,还是……真的脾气暴躁,实力弱小?”

  人皇好像喜欢藏拙,听说当年一直顺从地皇,这样的家伙,现在表现的弱小一点,暴躁一点,好像可以理解的。

  至于是真弱,还是假弱……方平怎么知道。

  ……

  他们在讨论,天极松了口气,和我无关,人皇和东皇的人可能要倒霉。

  此刻的他,四处看了看,最终还是凑到了月灵身边,和月灵熟悉一点,打探一些消息方便一点。

  他一到,月灵眼神奇怪无比,看了他几眼。

  天极堆笑,传音道:“月灵,有什么秘密吗?”

  “你想听?”

  月灵声音幽幽,听的天极有些发毛,不过还是传音道:“说说,纪元他们说了,哪些皇者还活着吗?”

  “没说。”

  “没说……那你们……”

  “天极,你现在来做什么?”

  天极郁闷,什么意思?

  我来不得?

  “我不来,三界天王就本王没到……容易被惦记……”

  天极也不傻,唯一一位没表态的天王,其实也很危险。

  “你来早了……”

  “什么意思?”

  月灵看着他,许久,轻笑一声,声音幽幽,传入他的脑海:“因为……他们在商量……屠皇!”

  轰隆隆!

  天雷阵阵!

  五雷轰顶!

  天极脸色狂变,什么玩意?

  本王听错了吧?

  屠……皇?

  月灵继续幽幽道:“你来早了,你迟一点来,没人会在意你一位破六来不来,可你偏偏这时候来了!哎,不知道算你运气好,还是运气差……运气好,你也有希望的。”

  “……”

  他不要这希望!

  天极这一刻心都炸了,他不要这希望,什么希望他知道,屠皇能为了什么?

  为了大道啊!

  可他不要这希望!

  这么多人,哪有那么多希望,就算屠皇了,他也未必是胜利者,恰恰相反,他弱小,他死的可能更快。

  天极心态都崩了。

  本王……现在来干嘛?

  还能走吗?

  他看向四方,他想离开,他想回家。

  可这时候,很多人在看着他,那眼神,他想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一句话,你走试试看!

  天极身体有些僵硬,走不了了。

  这些家伙,已经疯狂到要屠皇了,不会在意多杀一位天王的,哪怕他是西皇的儿子,那也没什么。

  天极咽了咽口水,声音微微带颤道:“本王只是破六……破六不久,实力一般……”

  很弱小!

  他很弱小,他不走,他可以参战,但是他要躲在最后面。

  不参战不行。

  这时候,方平已经炼化了三枚圣人令,本源世界还没达到800米的地步,还差一些。

  他有11枚圣人令和一枚天王印,炼化完了,800米稳的,900米有希望。

  方平不再炼化圣人令,此刻的他,不惜一切代价,炼化那枚离王令。

  炼化了这枚天王印,也许就可以达到800米了,他的战力会再次飙升。

  就在此刻,耳边响起坤王的声音,很冷漠,“他们就算降临,可能也只是分身……”

  方平笑道:“分身强大吗?”

  “破七左右实力。”

  “那就行了!”

  方平笑道:“破七……杀了巡察使破七,他分身降临有用吗?既然无用,当然是真身……”

  “未必!皇者很自信,他觉得自己的分身足以震慑三界,你明白吗?”

  “明白了!”

  方平点头,的确,皇者很强,分身都降临了,你还敢不从?

  既然如此,当然不用太在意实力强弱。

  主要还是本体实力的压制!

  方平笑道:“没事,我是疯子嘛!诸位,不必担心,真要是分身降临……我人族几位上,杀了这道分身,皇者必然大怒!如此一来也好,我还真怕斗天帝会阻拦……

  杀了对方的分身,哪怕斗天帝,大概都不会再阻拦,毕竟事关皇者威严,不是吗?

  诸位……可以先看一场大戏,也让你们看看我人族强者的胆……是不是铁打的!”

  方平幽幽道:“我不怕,也没忽悠你们上去送死的意思!我做个表率,之前不敢,那是怕真身秒杀了我,可分身的话……我就给你们当一次表率,看看我方平是不是贪生怕死之人!”

  坤王微微点头,这才叫诚意。

  分身出来,方平斩杀。

  不管分身真身,那都代表和皇者死磕到底,如此一来,也不用担心人族有别的心思。

  这种事,就怕推诿,一旦有人推诿,这事干不成。

  “破七……不好杀……”

  方平笑道:“无妨!杀不了,他也杀不了我!一位皇者出手,杀不了我,面子丢完了,丢尽了!真身不出,如何杀我?不杀我,如何震慑三界?还是会出手的!所以计划没问题的。”

  方平继续道:“这点大家应该都明白,你坤王分身降临,没能杀了一位九品……你本尊可以降临,你会不降临吗?尤其对方还是秒杀的那种,你会手软?”

  坤王笑了,没有回话。

  开玩笑,怎么可能会手软!

  颜面尽失,自己能杀,为何不杀?

  这一次,没人有疑惑了。

  “分身,人族上!真身,初武先上,破八在前,破七随后,我跟着破七行动,老张跟着破六行动……”

  方平看向四方,低沉道:“不是武王怕死,我是怕一些破六的会跑!比如天植,一看就不靠谱!比如天极,一看就有可能遁逃……”

  两位被点名的天王,都是脸色僵硬。

  尤其是天极!

  本王为何是一看就会跑的人?

  方平没管他,又道:“月灵,跟着破七行动!其他圣人……结成大阵,在外围蹲守!机会来了,你们这些圣人也许会捡一个大便宜!”

  方平冷冷道:“破八的别觉得冤,想吃肉,那就得冒险!破六破七的可能会被秒杀,只有你们挡住了,我们才有机会成功!否则……被逐一击破,都得死!

  大家都活了这么多年,不至于这点气魄都没!

  想成皇,没气魄,成个卵子皇!”

  坤王淡淡道:“可以!若是让天王融入本王金身,机会更大!”

  那边,天木脸都紫了。

  方平哼道:“少废话!最后真要都快死了,可以尝试一下!自愿的,不自愿,有个屁用!真到了那时候,博一次,都有可能。”

  坤王微微点头。

  此刻,镇天王开口道:“困天铃借我一用!”

  方平将困天铃丢了过去。

  乾王冷哼道:“天王印先还我!”

  方平瞥了他一眼,低骂道:“不行,待会干掉一位,你就有了,先用着!”

  “……”

  乾王无言以对,你说的好有道理。

  老张这时候手持通天锣,方平手持斩神刀,月灵手持北皇刀,想了想,看向鸿宇,冷冷道:“敢出手的话,地皇剑借你!”

  到了这地步,资源合理利用,可以让所有人更强大。

  鸿宇看了看四方,半晌,轻叹道:“既然如此……我便陪诸位疯一次吧!”

  月灵将地皇剑丢了过去。

  其他人,都有各自的兵器。

  黎渚这时候手中出现了一杆长枪,看材质,恐怕是半神器。

  那边,天臂忽然笑了一声,将一杆长枪丢给了镇天王,“李镇,困天铃主防,你装什么!天枪给你,你既然一拳击退老夫,战力无双,天枪在手,你才是主力!”

  镇天王低骂一声,却是接过了掌兵使遗留的天枪。

  所有人都在武装自己,准备大干一场,这一场也许也是三界最后一场战斗,这一战败了,三界恐怕就剩下天坟那几位天王了。

  时间,也一点点过去。

  纪云几人脸色愈加惨白起来,他们想跑,想拼命,他们不想死。

  可这时候,强者太多了。

  就连铸神使,头顶上方都有一座小世界降临。

  镇海使的九皇印,方平手中的天王印和圣人令,包括坤王手中的天王令,都开始为方平和张涛书写的一封赦免书盖章!

  换做平日,哪有这么简单。

  不说别人,坤王绝不会加盖他的坤王印。

  不止如此,铸神使看向被包围的坎王和兑王,冷冷道:“加盖王印!”

  他们加盖了,八王印就齐全了。

  至于缺失的圣人令,此刻还缺失5枚,方平有31枚。

  方平也不知道镇天王怎么做到的,好像需要全部加盖才行,不过缺几枚圣人令,影响不大了,铸神使可以全力出战,事后找到5枚圣人令加盖,他就彻底解放了。

  二位天王脸色一变再变,然而,被几位破八盯着,两人尽管心中不愿,此刻也不得不加盖天王印。

  当两人加盖完毕,铸神使上空的小世界中,一位糟老头子踏空而下,瞬间和分身融合到了一起。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都准备大干一场了!

  没人要走!

  就连铸神使这样的老乌龟,龟缩人间这么多年,一直用分身的家伙,此刻都开始全力以赴了。

  屠皇的诱惑,胜过一切。

  这时候,远处虚空破碎,之前已经退回初武的冥神,带着一群人赶来。

  没有说话。

  双方隔空相望。

  天臂看向他们,半晌,轻声道:“源华死的不冤!你们……开辟虚空,藏入其中!冥神,你让走灵识一道的几位道友……准备封天地,开初武!”

  此话一出,冥神脸色也是微变。

  封皇者,几乎必死。

  还未必能成功!

  然而,冥神微微沉默一会,点头沉声道:“好,封,吾等封外,你封内,双管齐下,机会更大!”

  封依旧淡笑,“好,本座也想试试……封皇的滋味!”

  初武一脉,纷纷遁入暗中,几位精神力一道的强者,这时候都做好了必死的决心,封天地!

  封了这本源天地!

  只要不把其他人笼罩其中,这么多人,也不是没希望封了皇者的本源。

  至于封了之后,能否让他们削弱实力,未知。

  因为皇者本源增幅好像消失了!

  不过哪怕消失了,封了本源,也肯定有帮助。

  计划,开始实施。

  一群顶级强者,如今的三界主宰者们,都达成了协议,效率也是奇快无比。

  方平他们在最内层,外围是初武的精神力一道强者,最外层是一些圣人级强者。

  集三界之力,屠皇!

  ……

  天坟。

  天地安静了,不再有大道崩断。

  天辰几人也松了口气,本源一脉无人再死了,是好事。

  天狗龇牙咧嘴道:“方平这些家伙,够狠!这巡察使一出,死了两天王……嘿嘿,有趣!之前那位恐怕也气的够呛……不过这些家伙也有分寸,倒是没继续动那些人了,否则……今天恐怕真有人要降临了。”

  天辰摇头叹道:“有些胡闹了……此次一闹,皇者是彻底被得罪了……”

  “喂猫的,你怕什么!”

  天狗哼道:“那几个老东西,不是什么好玩意!老子早就想会一会他们!”

  “你又不是不知道皇者的战力……”

  天辰苦笑道:“吾等也只能看看有没有机会,在接下来的大变中夺取一线机缘,证道成皇,如此一来,还有机会……大狗,不是怕什么,是没办法不怕。”

  天狗也有些颓然,天辰的话虽然沮丧的很,可的确是事实。

  打不过皇者!

  昔年,霸天帝一拳打的它狗脑袋炸裂,至今难忘,否则也不会逃离三界,那家伙可是吼着要杀自己的。

  他们聊着,一旁,石破则是遗憾道:“不是灵皇……这不知道哪个老东西活着,灵皇没现身……你们说,她不会有事吧?”

  天狗鄙夷道:“就知道灵皇!那娘们有什么好的,冷冰冰的,本座只是一条狗,看看她洗澡,居然打断了本座的腿……哼!”

  天狗不忿,狗和猫有什么不一样吗?

  灵皇还带猫洗澡!

  它去看看,居然被打断了狗腿,它讨厌那娘们!

  石破懒得理它,所以你才是一条狗,而本座是人。

  灵皇多好……那身姿,那声音,那气质,那武力……

  石破都快迷失了!

  可惜了,别的皇者,不也有人结成了道侣吗?

  为何灵皇不乐意?

  这三界,还有比自己更优秀的男人吗?

  难道灵皇看上了斗战灭霸那几个货?

  石破哼了一声,低声道:“四帝出来,本座倒是要和他们斗一斗!”

  “……”

  一人一狗奇怪地看着他,四帝怎么你了?

  四帝好像没针对三界强者吧,当然,灵皇可能和四帝交战了,难道石破是因为这个?

  ……

  就在他们谈论的时候。

  苦海之上。

  方平看向那些气机勃发的巡察使,此刻,这些人已经感受到了死亡的危机,一个个气机勃发,聚在了一起,有人哀求,有人悲愤,有人准备誓死一战!

  四位破七,四位破六,六位顶级圣人。

  “月灵……”

  “天极……”

  北皇一脉和西皇一脉的首席,此刻都在低声哀鸣,看向人群中的两人。

  月灵冷漠,天极抬头看天,他不想说任何话。

  本来就觉得自己傻了,现在跑来了,此刻这家伙还看着自己,自己能咋样?

  我又不是破八,我才破六而已,哪来的话语权!

  南皇、人皇、神皇一脉也有天王在,此刻,也有人看向龙变和最外围的水力。

  纪云脸色难看,强撑着开口道:“诸位,事已至此……纪云也知道难以撼动诸位的决心!吾等愿意召唤皇者归来,甚至……和诸位一起联手!”

  “不错!”

  坎王也沉声道:“坤王,乾王,当年吾等同为八王……”

  这些人知道难以撼动大家的决心了,此刻为了求存,哪还有任何犹豫,卖了皇者!

  这一刻,方平幽幽道:“南、西、北、神四脉可活,其他人,斩之!”

  南皇有水力,西皇有天极,北皇有月灵,神皇有龙变……

  为了防止意外,防止这几位心中不舒服,方平可以不杀他们。

  却是补充道:“杀了纪云他们,速度!否则……休怪吾等无情!”

  轰隆!

  方平话都没说完,双方瞬间爆发了大战!

  纪云知道,无路可走了!

  四位天王可以活,四位天王必须死,不用想,他都知道那四位的心思,出手!

  方平低喝道:“破八出手,迅速斩之!”

  镇天王这些破八,此刻都是武装到了极致,也不愿意耽误时间,纷纷出手!

  破八可是多过四位!

  四位破六的巡察使,三位反戈,最后一位也是三十六圣中的一员,天威圣人,此刻为天威天王,也是此地最后一位三十六圣中的一员。

  封此刻笑的有些玩味,“有趣,还是第一次和诸位破八至强联手……忽然觉得……天王不过如此!”

  平时单打独斗,破八杀破六,未必能成功。

  可今天……天威被坤王一印砸下,被北皇一脉的首席一刀劈砍,完全无法防御他,他瞬间封印了一位破六天王的本源!

  是的,瞬间封印!

  这位破六天王,眨眼间气机下滑,片刻后,面露绝望之色,没了本源增幅,他也不过帝级实力而已。

  天王没有本源增幅,破六的顶多也就堪比帝级。

  面对坤王这位破八强者一击,哪有任何意外?

  轰隆!

  金身被瞬间打爆,其他一切,也瞬间泯灭,方平眼看着一枚圣人令飘出,刚要抢走,坤王探手一招,纳入手中,淡淡道:“谁杀的,归谁!”

  方平撇嘴,他懒得多说,此刻还在炼化离王印。

  却是喊道:“老张,干爹,杀坎王和兑王,天王印我要了!”

  “干爹……”

  众人呆滞,他喊谁?

  镇天王嘴角抽搐,这时候忽然这么喊,他有不好的预感,方平这混蛋,待会屠皇的时候,是不是准备坑自己?

  轰隆!

  大道崩断,没人在乎。

  今天死了太多天王,再死一个破六,谁在意,待会也许还有皇道崩,谁在乎这个!

  轰隆隆!

  苍穹再次波动起来,本源宇宙深处,这一刻好像有人被彻底激怒了。

  一声叹息,响彻本源,好像是斗的声音。

  斗也没想到,这些人疯狂到了这地步,两次了,两次对方要出手,他阻止了。

  这是第三次!

  三界的那些人,居然还敢杀巡察使,这是接连三次挑衅皇者,他都没办法再拦了。

  这边,天威的大道刚崩断。

  眨眼间,一声更大的轰鸣响起。

  本源宇宙中,一颗更大的星辰炸裂!

  坎王!

  他想最后一刻狂呼出这些人的计划,却是被早有准备的几位破八,直接泯灭了一切!

  而方平,此刻还在幽幽笑道:“被皇者和我们害死了,何必这时候传音,不如让我们火拼,谁死了,都算报仇,何必多此一举,换成我……绝对不发一言!死了谁,都是仇人,不是吗?”

  此话一出,那真是诛心之语!

  轰隆,再次有一颗星辰炸裂,这一次,是兑王,这位真的一声未出,哪怕未必有机会出声。

  可他没准备说!

  方平的话,真的说到了他们这些人的心坎里。

  恨!

  不甘!

  然而,再恨再不甘,他们还是死了,既然死了,那就让他们火拼去,黄泉路上不孤单!

  死了谁,都是他们的仇家,也算报仇了,痛快!

  就这一句话,几位天王哪怕战到了最后一刻,都没再吼什么,悄无声息,只有本源破碎的巨大动静。

  不少人看向方平,不得不感慨,这家伙……真的不能让他说话。

  “尔等……该死!”

  这一刻,本源宇宙,一声怒喝响彻三界!

  死了!

  短短片刻,巡察使战死了五位天王,这不是一位两位,五位天王!

  此刻,只剩下破七的纪云还在撑着,然而,面对数十位天王的围杀,他必死无疑,没有任何侥幸。

  纪云惨笑一声,呢喃般道:“这天地……这三界……这皇……这人……都……真他么的好笑啊!”

  “哈哈哈!”

  道不出的嘲讽,说不尽的讥笑。

  谁在算计谁?

  谁为棋子,谁为棋手?

  皇者……恐怕没料到吧!

  忽然就是想笑!

  “人王方平……也许……我错了……”

  一声呢喃,伴随着一颗星辰炸开,声音响彻了四方。

  最后一刻,纪云说出了方平的名字,不知道是为了报仇,还是真的感慨。

  破七再陨!

  三界,剧烈颤动。

  这一战,已经战的超乎任何人的预料,破八两位,破七四位,破六四位。

  一战之下,战死了足足十位天王境强者。

  天地颤动不是一次了,此刻的三界已经在剧烈颤动,死的太多太多,天界覆灭一战,大概也就这动静了。

  “方平!”

  这一刻,一声厉喝,在所有人本源中响起。

  下一刻,苍穹被撕裂!

  皇者这一次真的降临了,无人阻拦,斗天帝也没阻拦,有些过了。

  杀了六位巡察使天王,其中三人破七,这样的损失,难以置信。

  天地裂开了!

  一道金色身影,好像贯穿了宇宙,从不知名空间中走出,皇道气息爆发,天地臣服。

  血雨自动避开,三界,八千年来,第一次有皇现身,六千年前的地皇分身,那不是真的皇,今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