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坑仙至尊 > 939难啃的骨头
  “哎还有你这样的人啊!少见,少见!”杨木哭笑不得,活了悠久岁月,只见过他这样一个奇葩!

  杨木一阵无语之后,看向甄金哭笑不得道:“想救她,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更多的需要她自救。我们能给她个机会,就看她愿不愿了。”

  “又来了,你早说嘛,终是拐弯抹角,让我等的着急!”甄金一脸怨愤,喜儿成为星君,杨木就这般磨磨唧唧。心中直嘀咕,人老了就是麻烦,说话办事很不利落。

  杨木一阵无语,这家伙性子急,一点修士的样子都没有,奇葩!

  “如何救法?”甄金赶紧催促道,脸上掩饰不住一抹喜,看向瑞切尔直搓手,喜不自胜。

  杨木看他这般样子,似乎把瑞切尔当做囊中之物,唾手可得了,忍不住噗嗤笑出声,也不自知该如何评价他,他就是这样的性子,还能说他什么呢。没有揶揄他,直接告诉他,把瑞切尔如此混沌珠,让她成为星君,就可救她性命,之后让混沌珠吞噬她的混沌珠,成为围绕他混沌珠旋转的一颗护卫星,有他的混沌珠滋养,她的混沌珠也就会恢复如此,她的一干属下由此都能活命。

  “不得不提醒你一下,化灵境女修,活了无数岁月,心性不是一般人可以揣测的,你能不能收服她还两说呢。”杨木看向甄金特意提醒一下。活了悠久岁月的老怪,不能以常理论之。

  甄金嘿嘿笑道:“超越化灵境初期的女修,我不知道她们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敢保证能收服。可化灵境初期,嘿嘿,从你这里就能看出这般存在的心理状态,我啊,一收一个准,扑倒了,扑她个四仰八叉,一定能搞定。”

  甄金说的信心满满,杨木听了大是不得劲!好似她们这些化灵境女修,就这么容易被他扑倒的!心中不免有些气恼,这小小虚法老公客气至极,这是诚心小看我等化灵境女修呢。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当初自己虽然没有实体,不也被他轻易擒获了,之后就那么这动了凡心,又那么着被他上了,一但被他上了,全身心都被他俘虏了,闲着无聊时,还总想那事,快活快活。想想就脸红!却也不得不承认,他还是很厉害的。他说的话不夸张,他很有可能顺利的收服瑞切尔,只要她是个纯粹的女人,就有很大的可能被他收服。

  “你混沌珠现如今有了福星,它的发展确实就已经改变了,未来发展趋向是向小宇宙方向发展,超越了它的本质。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机缘,是你的机缘,也是我们你这些老婆的机缘,未来前途不可限量。”转而杨木一脸火热的说道。

  “瑞切尔能成为你混沌珠一名星君,你的混沌珠就跟进一步,这比喜儿星君的意义还要大得多,因为她有一枚同样的混沌珠,吸收她的混沌珠,就拥有了一个真正护卫星,环绕你混沌珠的是一颗真正的星球。至于喜儿福星,同样是环绕你的混沌珠的一颗护卫星,此刻还没有实体,是一团特殊的混沌气运,未来若干年会不断的演变,自行凝结成一颗真正意义上的星球,只是需要的时间非常漫长。但若是你能得到一个现成的混沌珠,让喜儿收了,与她的福星混沌气运结合,那便就节省了时间。”

  甄金闻言,摇头苦笑,混沌珠是何等存在,遇到一枚就是天大的福运,那里还敢想着给喜儿找一枚,那可不是大白菜一样不值钱的东西。

  看到杨木神,他神一动,顿时忍俊不止,恍然明白原来杨木早就在打瑞切尔注意呢,似乎比他还要急切呢,与他兜圈子说话,看似为缓解过于激动的心态呢。

  甄金顿时一阵无语,暗骂老妖婆精明,自己都被她忽悠了。

  确实如此,杨木见到瑞切尔濒临死亡的混沌珠时,心潮澎湃就打起了这主意。

  只可惜,不能直接收,需要它的主人同意才可,若是强行收取,就没有那种用处,依旧会破碎,最多也只是让他的混沌珠世界吸收后,壮大一倍而已,瑞切尔一干人因此会消亡。

  其实强行吸收瑞切尔的混沌珠,对于甄金来说,未尝不可,既少些麻烦事,又能获得天大好处,混沌珠照样壮大。

  不过有更大的好处,他是不会放过的,会进一步去争取,争取获得更大的好处与利益,这与杨木不谋而合。

  而他也没有那么决绝,眼睁睁看着这里数百万属下死于非命,这样做有伤天理,太过残忍了,他做不来。他们没有的罪过他,他下不了狠心害他们。

  还有那兰陵女王瑞切尔美的惊人,一项特别钟爱美女的她,一看到她就心里痒痒,欲罢不能,那里舍得丢弃她。不看其他,只凭她长的好看,让他心动,他就必须选择后者,连同他们一起救。

  “趁她未醒,你强上了她,搞定她,生米做熟饭之后,我再想方设法劝说她,或许就能收服她了。”杨木鬼鬼祟祟玩味道。

  甄金闻言直瞪眼,从没有想过杨木这么坏,居然这么坑旧友。顿时板着脸不满嚷嚷道:“你这女人怎么能这么缺德,她是你的好友,人家落难了,你怎么能落井下石呢,这样做太过缺德了。作为我的老婆,对敌人绝不手软,对朋友可不能这样。杨木,回去后,好好给我面壁思过,把这个问题想清楚了。若是不想清楚了,连光着屁股晒太阳你也都甭想了,剥夺你一切权利。”

  “切!你满口仁义道德,好似你做的是都是正义之事,没有一丝一毫违背良心似的。”杨木一点都不惧他,一脸不屑回口嚷嚷道。

  甄金囧着脸,白了她一眼,她说的对,他这样的事,似乎也干过不少。

  甄金不禁脸红了红,就联系混沌珠把她收了进去,之后把瑞切尔也收了进去,他进入混沌珠后,就听众女神和圣女们,围拢瑞切尔渍渍称奇,赞叹她的容貌绝美。

  “老公,你这是从那里擒来的美女?”

  “老公,你的眼光真好!”

  “呀!这美女修为高的很哪,看来老公又赚大发了!”

  “呀!她似乎要醒来了。”众女神和圣女们七嘴八舌,调戏甄金时。

  杨木见此,正要做些手脚延缓瑞切尔苏醒时间,甄金却制止了她,她看看甄金,跳跳点了点头,没有在做什么。

  瑞切尔眼皮跳动两下,就睁开了眼睛,因无数载沉睡,一经醒来,脑袋发懵,变天都没有清醒过来。

  良久后,她终于恢复了一些神志,瞪眼看向这里陌生的环境,脑袋懵了,不知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这里仿佛仙境中的世外桃源,到处都是美景,美不胜收。还有无数美女,各个都美的惊人,这些人是什么人?

  好多疑问把她思维弄的稀里糊涂,老天捋不出头绪。

  “这这这,这是那里?你们?”瑞切尔用力揉了揉有些头痛的脑袋,清醒了不少,神茫然看向四周美女们,各个美的惊人,各个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她渍渍称奇,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奇的玩意儿。

  瑞切尔脸颊直抽抽,这些人什么眼神,好像拾到宝一般,好像把她当做了宝。心中有气,却也没有发作,在不明情况下,她不好贸然得罪人。

  又过了半天后,她完全恢复如此后,赫然发现这些美女各个非同寻常,有一抹令人敬畏的气息,十分强大。却没有任何敌意与防范之心,反而有一抹圣洁无比的感觉,似乎她们超脱物外,是真正的仙子。

  这些美女与她所在的地方的人不同,看起穿着和神就有很大的不同,暗自感应下,居然没能感应出她们的具体修为,不知是什么等级的存在,心中不禁骇然,暗自腹诽是不是自己不慎落入那个恐怖势力驻地?

  她神微微一动,眼角瞅见一个虚法小修,很年轻,修为弱的根本不够看,在她眼里就是婴儿一般的存在。居然混迹在这些实力超绝的女修当中,想来是那个女修的儿孙。不过他眯眯看向她的眼神,让她很是受不了,若不是有这些来路不明的实力恐怖的女修,她早就安奈不住性子,跳将起来一巴掌拍死他了,什么东西,什么眼神,居然把我当做小鲜肉眯眯瞅来瞅去,纯粹找死。

  “瑞切尔姐姐,我叫甄金,姐姐有礼了!”甄金见她醒来了,呵呵笑道:“这是我的一干老婆,这里是我的小世界,和你的那个混沌珠一样的存在。”

  “混沌珠!”瑞切尔闻言神一惊,心下忍不住骇然,自己混沌珠居然暴露了,他也知道了。看似自己下场不会好到哪里去了。神不禁一暗,忍不住唉声叹气。

  突然她神一震,意识到甄金的话,赶紧四处一打量,抬头一看,天空太阳高照,细细一感应,如甄金一样,也没能感应出这是混沌珠内部。

  天上有太阳,有云彩,她的混沌珠可有这些,这不像混沌珠,反而像大世界,不过甄金如此说她有些费解,不禁质疑道:“你说这是你的混沌珠?”她摇摇头,一脸不信的样子,对他的话只当做玩笑,童言无忌的玩笑话。

  不过,当她再一次偷偷感应众女神和圣女们气息,有了新的发现。

  圣女们她很快感应到,她们绝非人类,不知因何能成为这般存在。那些女神们气息,让她神一愕,惊愕道:“原来你们都精通法则,你们的气息是法则的气息,怨不得我感应不到你们真实修为。”她愕然看向圣女们,心中也已了然,这些女子各个都非同寻常,都是对感悟和法则大成的超然存在,任何一个都比她强的太多太多。

  甄金见她不相信,不以为然,笑着解释道:“你拥有一枚混沌珠,是混沌珠的主人,你应该清楚混沌珠的发展趋向。我的混沌珠比你的混沌珠进化强了数倍不止。”他指向天空太阳道:“那是玄阳之气凝结的太阳,夜里有选阴之气凝结的月亮。”又指着众女神道:“这些是我的几位特殊老婆,有纯粹的人类,有特殊的特殊灵体转变而来的,她们是我混沌珠之灵。”指着众圣女道:“她们是花精,在这里感悟大道得道,成为这里密不可忍的一部分。”

  甄金说的这么清楚,瑞切尔自然一下子明白了,不禁大瞪眼,由不得她不相信,她清楚混沌珠发展趋向,她梦寐以求就是想把她的混沌珠发展成这样。

  她不禁失声惊愕道:“她们是混沌珠之灵,咦,不对,应该是是法则之灵,天哪!居然有十位!你是怎么做到的?这怎么可能!你也只是个弱不禁风的虚法小修士!你也能得到混沌珠,并把它完善成这种逆天程度,你也未免太过逆天了吧!”

  甄金好无语,并一脸不忿道:“你能得到混沌珠,我为什么就不能得到?你也只是比我修为高而已。这是靠气运和机缘,可不是靠修为高低。”

  瑞切尔神震动无比,却也明白,甄金说的对,是实话,只不过,有些境界地下的修士,即使福运大,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宝物,也未必能守的住,就如她自己这般存在,不也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她哀声叹息一阵,脸颊抽抽着,看向甄金,见他泰然自若的样子,心中好生憋屈,不知他是何等出身,有何等靠山,才能守护族混沌珠,并把其完善成这般程度。

  若是她知道甄金底细,打死都不敢相信。

  瑞切尔很快她看到美女群中一位极为突出,高大的女子。有着她熟悉而陌生的面孔,那人正是杨木,神愣怔之下,不禁说道:“你像我一位好友。”

  “杨木是吧?”杨木一脸无语,笑盈盈走了过去,把盘坐在地一直没有敢轻举妄动的瑞切尔扶起,笑问道。

  “咦,你怎么知道?难道你是她的后人?”瑞切尔闻言大吃一惊,转而见杨木这样友善的对待她,心下不禁松缓了一分。

  “我变年轻了,你认不出难免的!”杨木白了瑞切尔一眼,笑嘻嘻看向她。

  瑞切尔一看她这样神,神猛然一阵,张口结舌,不过没有太过惊讶,毕竟万千世界,奇异宝物多了去了,返老还童的仙丹妙药,天才地宝不是没有,她得到这等机缘不是没有可能。

  “你,你真的是杨木!奇了!”瑞切尔析疑的上下打量杨木,模样变了,气息变了,一下子很难想象她是当初的旧友。

  不明白她得到了什么逆天机缘,是如何变成这般模样,不过有一点,与原来的她不尽相同,现在的她似乎注重仪表了,看似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当初的杨木可没有这样的喜好,当初的杨木从来不注重外表,一副大老粗的样子,最多只能评价当初的她不修边幅,却很难让人把她当做真正女人看待,女人味道太过欠缺了。

  现在的她不一样了,浑身充满了一股浓重的女人味道,还很吸引人,很自信,气质绝佳。

  配上她高大的身材,这种优势,瑞切尔站在她面前,矮了足足一头,顿感自己有些比不过她的样子。

  不过杨木为人很好,讲信誉,讲义气,心胸开阔。在她不如意的情况下,唯有她特别真诚而不求回报的帮助过她很多次,似乎想想还欠她不好债务没有还呢。想起此事,她不禁有些脸红,好似自己把这事给忘记了,有赖账的嫌疑。

  杨木与她很好,与特别多的人相处都很投缘,很要好。在她们那个圈子里,杨木是非常受欢迎的一位老大姐,不是她年龄就比她们大,而是她人高马大,有意无意的众人就称呼她老大姐了。

  “多年不见,大姐我还真想你了。”杨木笑呵呵,亲切的抱了抱瑞切尔。

  瑞切尔闻到杨木身上的香粉味,还真有些无法接受,她变了,变成一个真正的女人了。

  “哎!”瑞切尔一脸叹息,不知给说什么。

  二女谈及旧事,与各自的经历,感慨万千。瑞切尔也进一步验证了杨木就是当初那个旧友。

  在这里遇到熟人,瑞切尔心下放松了,意义无疑的拉着杨木去一边,小声问询,有很多疑问她弄不明白,急切的求解。

  杨木呵呵笑着为她解惑,说了一些事。

  瑞切尔神愣怔半天后,看向杨木惊叹道:“没有想到你嫁了人,居然变漂亮了?不是服用什么灵丹妙药,天才地宝返老还童的!”

  “可恶,你们什么审美观,当初的我才漂亮呢,现在的我瘦了足足一百多斤,都快成豆芽菜了,还漂亮个屁!”杨木闻言,跳脚不满嚷嚷道。这下更加像当初她的性子。

  瑞切尔忍不住噗嗤一笑,这正是杨木的脾性,绝对错不了。

  当初瑞切尔就很想给这位好友打扮一下,不过一经提及此事,她定然会大发脾气,咒骂她眼光不怎么滴。

  不过杨木没有真的生气,转而嘿嘿一笑道:“此一时彼一时,我那小老公喜欢豆芽菜女人,我也就随他心愿了,在特殊状态下重生之后,就变成这样了。”

  杨木微微叹息,似乎瘦了一百多斤肉,很可惜的样子。瑞切尔见此差一点凌乱,她当初那个样子,有那个男人受得了?

  “瑞切尔,我跟你说个事!”杨木见瑞切尔心绪稳定了,看了眼甄金,小声说给瑞切尔听。

  瑞切尔浑身一抖,似乎有万千蚂蚁在身上乱窜,忍不住回头看向甄金,见甄金一脸的得意样子,不禁眼目中现出怒,看似很想揍甄金一顿。

  她心下明白,自己已经走到了绝路,若是没有他的帮助,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能活着,谁想着死啊!她沉吟片刻后,脸抽了抽,哀声长叹一声,点了点头。

  杨木见此一喜,看向甄金挤眉弄眼,示意了一下他,就带着罗切尔飞上一片莲叶。

  瑞切尔站在莲叶上,猛然发现这朵长有无数莲叶的白莲,如此圣洁,无比高大,顶天立地,忍不住顶礼膜拜,屈身一拜。

  “这白莲也是甄金的一位夫人她是他的世界众神之神,我们众灵之首。”杨木无比敬畏向白莲行了一礼,郑重道:“你嫁给甄金其实不亏,他比你想象的要神异的多,终将带领我们登上至巅。这点我相信,我们的姐妹都相信,并都有此信心。”

  “他,哎,可他也只是个虚法小修士而已,陪他走到至巅,那也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瑞切尔微微一叹,心有不甘,可事到如今,她能做什么呢,没有甄金的帮助,只有死路一条,只有委曲求全,才可有一条活路。

  这样很没骨气,可也不得不委曲求全。杨木能这样做,她如何不能,她因杨木的原因,心理微微平衡了一分。

  “杨木说的话不可信,我没有信心能把她们带上至巅,我没有那个能力,我只享受现有的一切,对于未来如何,我并不关心。”这时甄金也已踏上莲叶,站在杨木身边,直言不讳道。

  惹得杨木一阵无语,暗自咒骂,你不是很能吹牛吗,就不能暂时哄骗她,得到手后再明说不行吗?你这不是诚心想坏事吗?我忙里忙外,好像多余了。

  瑞切尔听甄金这样说,神微微一怔,看向他细细打量了一番后,点点头道:“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的最为神异的虚法小修!”

  “那是!我当然神异了,你虽是我不可逾越的超然大能,却也未必有我这等成就,不说别的,只说我这一大群老婆,嘿嘿,你见过的男人中有几人能有我这样厉害,杨木老大姐都被我收服了。看看她现如今的变化,你应该明白,杨木老大姐为悦己者容,为她的老公我,才变成这样的,会打扮了,愿意穿漂亮裙子了哈哈哈!”

  瑞切尔一阵无语,未曾想甄金说话如此直白,如此自大,好像他有多了不起似的。

  “甄金,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颜面!”杨木听的浑身不爽,脸颊直抽搐,赶紧施法让莲叶包裹住甄金和瑞切尔。

  莲叶小屋中瑞切尔神抽搐,看向甄金很不自然,带着一抹不甘与失落。

  甄金瞪着她看了良久后,一脸不屑道:“我不会强人所难,不会强上任何一个女人。你若是不愿意,也不必勉强,不必委曲求全,不必摆出这般苦瓜脸给我看,磕碜我。你是超然存在,在我眼里不算什么,跟一般女人一样,你不想嫁给我,我也不稀罕你,我有的是美女。你大可满怀骨气,去陪着你的一干属下,连同你的混沌珠化为虚无,证明你是个英雄,我也会敬你是个女英雄,你这样反倒让我看不起你。为了活命,什么都肯做的女人,在我眼里是很龌龊的,我不屑一顾。”

  甄金腰板笔直,板着脸说出这话,让瑞切尔面通红,无地自容,恨的压根痒痒,这简直是赤条条蔑视她,羞辱她。一个虚法小修士,好狗胆,居然敢这样嘲笑她,也不怕一巴掌拍死他。

  哼,一个走了狗屎运的蝼蚁,你牛逼个屁?瑞切尔满眼愤怒的看向甄金,心中直骂娘。

  “是,你的对,我不甘心,我看不起你,你不是我心目中高大英俊,有担当的伟岸男人。那又怎样,你赶紧把我送出去吧,让我去死吧!我不值得你同情,我不值得你救。”瑞切尔一脸羞愤的怒道。

  甄金满眼鄙视,正要施法展开莲叶,瑞切尔脸大变,赶紧叫道:“你,你你你,你怎么能这么啊?好歹我是化灵境存在,你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吗?再说了,我是女人,你是男人,你这男人怎么这么小气,和我一个女人一般见识。”

  “哼,你还女人呢,女人活到你这般岁数那不叫女人了,那叫老妖婆。老妖婆还装嫩,你骗谁啊!”甄金一脸不屑,反驳道。言语很阴损,挖苦女人都不带有心理负担的。

  “嘛个蛋,我怎么就老妖婆了,你看看我一声小鲜肉,那里不比十八岁的小美女差了,跟老妖婆有个屁关系。岁数大这么了,阅历多,经验丰富,不是那种幼稚的小丫头可比。你遇到我,算你的福气。你还来磕碜我,我看你才是白痴,有眼不识真金白银,认不清好坏。”瑞切尔被他激怒了,叉腰与他吵起来了。

  她撒泼的样子很不错,很带劲,甄金现出一脸的痴迷。

  “你这口气很想杨木,果然什么人跟什么人聚!”甄金眯眯笑出声。

  瑞切尔闻言直抽搐,心中好无语,跟怕甄金不管她了,把她放出去自生自灭,她怕死,只要有活路,她绝对不会放弃。见杨木获得逍遥自在,她又未尝不能学杨木活法。

  她嘴上厉害,心里已经软了,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主动的褪去衣裙,露出一声白白嫩嫩小鲜肉,美的惊人,足可以让任何男人血脉膨胀,欲罢不能。

  甄金却没有动容,就地坐了下来,示意她坐下。她被弄的发懵,转而脸通红,都搞不懂甄金到底是什么性子,好歹活了无数载,阅人无数,头一次见如此难缠的小男人。

  似乎自己浑身解数,在他身上全无用处,总被他牵着鼻子走,内心忍不住屈辱,这一刻浑身光溜溜,倍感屈辱,似乎自己很不要脸,那自己的身体换取他的恩惠。

  又忍不住担心,他这样难缠的小男人,自己若是跟了她,今后的日子如何过,不定被他欺负死了,还不如跟着自己的混沌珠毁灭的好,一了百了,也就不用受他这个小男人的气了。

  兀自心中抽搐的厉害,忍不住脸红脖子粗,只见甄金无所动容,眯眯的神荡然无存,双目清澈如水,无任何杂念。她心中不禁感到万分诧异,惊叹他的定力不是一般的强,这绝对坐怀不乱。

  不过甄金越这样,她羞辱感就越强烈,自己都这样了,他都无动于衷,看似自己的魅力,根本不够打动他,都比不过那杨木!

  “跟我谈谈你的事!”甄金一脸平静问道。

  “无可奉告!”瑞切尔一脸悲愤,兀自气恼,一屁股坐倒在地,反正都这样了,看都看了,嘛个蛋,老娘就光腚了,你爱怎么就怎么地吧,反正我打死都不会离开这里自寻死路的,赖也要赖在这里不走了。

  “嘛个蛋,有你这样的超然存在吗?活了无数岁月了,老不要脸了,就你这诚意,我懒的理你,你还是走吧,我不要你了,我享受不起你这号女人。”甄金无语,一阵愤懑。

  “就不,你都看过我的身体了,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也要,不要也得要。”瑞切尔瞪眼愤懑。

  “你,你这老妖婆,你无赖。”甄金闻言直瞪眼儿。

  瑞切尔听着心中怒火直冒,表面无动于衷,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甄金见她这样,心中火起,好歹是你有求于我,摆着张臭脸给谁看?

  眼目中映现她完美的身体,心中邪火突升,管她三七二十一,干她,出口恶气,牛逼的老妖婆最讨人厌,占了便宜,始乱终弃。

  “嗷!”瑞切尔还是雏儿,没有做过这种事,一下子来真的,她还真就没有心理准备,甄金扑上来了,不由失声惊叫道:“你做什么?”

  “你个老妖婆,你说我扑上来做什么,自然是要上你了。”甄金狞笑,肆虐妄为。

  不过很快他就郁闷了,这老妖婆实力超级,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如同定海神针,她根本搬不动她,她坐在地,他如何做事。

  “哼哼哼!”瑞切尔见他手忙脚乱,找不到门径入手,顿时被逗乐了,哼哼冷笑,像看猴子一般看待他,惹得他暴跳如雷,很是羞辱。

  瑞切尔得意了,心中暗自好笑,毕竟是个蝼蚁小修,跟我玩定力与心机,你还忍着呢,好好让你猴急一阵子,到头来,你哭哭啼啼,跪地求着我开开恩,求着我满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