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黑色纪元 > 第三百九六节 抹除

第三百九六节 抹除

  “弓箭……这就是弓箭?”

  维拉脱拉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家伙。尤其是在它这个年龄,看过和经历过的事情已经很多,眼光自然要比其它村民独到。

  苏浩一直观察着维拉脱拉脸上的变化。短短几秒钟内,维拉脱拉的表情出现了震惊、恍然、惊喜、恍惚和恐惧的成份。

  苏浩的目光渐渐变得冰冷。

  毫无疑问,维拉脱拉曾经见过弓箭,或者是与之类似的东西。

  与刀枪斧头之类的兵器相比,弓箭无疑对防御者一方更加有利。

  “你见过它。”

  苏浩用平静的目光注视维拉脱拉:“你知道这是什么,知道该如何使用,是这样吗?”

  维拉脱拉不断冒着冷汗,身体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它死死攥着拳头,眼里满是恐惧和绝望,紧咬着牙齿,仿佛对苏浩的问话充耳不闻。

  “知道吗?从一开始我就对你产生了怀疑。”

  苏浩并不计较维拉脱拉的表情,继续以沉稳不变的声音说:“你知道我们会从通道里出来。你知道我们比这里的人更加强大,你也知道我们可以打退变异人的进攻。可是为什么,你不在遭到攻击的时候让村民进入金字塔避难?你很清楚,那些变异人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要躲进金字塔,就没人会死,包括亚森。”

  维拉脱拉的神情无比痛苦。它用双手抱着头,瘦骨嶙峋的十指在发白的头皮表面来回乱抓,尖利的指甲划破了皮肤,显出一道道密集的血痕。

  “整个莫离扎卡村没有一件远射型的武器。我观察过,你的族人甚至不懂得使用投枪,只会凭借力气和变异人战斗。它们相互之间没有配合,更谈不上什么战斗技巧。作为一个拥有两百多岁年龄的祭司,这一切都显得太古怪了。

  “你应该经历过很多次战斗,完全可以从中总结出一些经验性的东西。弓箭只是其中之一。木栅围墙上可以设置石块用于投掷,关键地段可以设置火盆,容易被突破的地段还可以挖掘陷阱……别告诉我这些事情你从未想过,也从未见过。这是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理由究竟是为什么,但无论如何也说不通。”

  莫离扎卡村一直存在着某种不对劲儿的地方。苏浩从一开始就有这种感觉

  没错,这里是一个与地球截然不同的世界。但苏浩总是不由自主把这里与过去联系起来。面对死亡,反抗和挣扎是所有种族的本能。然而,在莫离扎卡村的村民身上,苏浩却看不到相应的狂热和绝望。

  想想地球上病毒爆发初期那些被丧尸追逐的幸存者,想想那些为了生存躲在下水道里以粪便为食的人类。再想想基地市外面那些为了得到居住权,宁愿用一切作为交换的难民…相比之下,莫离扎卡村显得实在太平静了。按照维拉脱拉的说法,变异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攻击村庄,杀死或者掳走人口。这样的居住环境显然要比地球上的难民更加恶劣。可是,在维拉脱拉和村民的脸上,苏浩却看不到应有的恐惧。

  它们按部就班的耕种,生活节奏没有因此被打断。是的,它们的确拿出了村子里最后三名处女奉献给苏浩,乞求得到保护。然而,苏浩并不认为这就是莫离扎卡村的所有财富。他本能的认为维拉脱拉在撒谎。

  “制作弓箭最重要的物资就是兽筋。我知道你们已经很久没有捕猎,但你们肯定杀死了不少变异人。它们的韧带同样可以充当材料,。除此而外,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从变异人身上弄到过这种东西。”

  说着,苏浩从衣袋里掏出一颗黄色晶石,直接递到维拉脱拉面前。

  透明的晶石在火光照射下显得非常漂亮,散发出一种炫目的迷幻色彩。维拉脱拉脸上的肌肉一直在抽搐,它感觉自己浑身上下被剥得精光,皮肤和肌肉正从骨骼表面一层层分离,在苏浩面前再也无法隐藏任何秘密。

  “你,你说的不完全对。”

  犹豫片刻,维拉脱拉叹着气回答:“是的,我的确见过弓箭,也见过你刚才所说的那些防御手段。它们真的很有用,能够把怪物在远处就直接射死,防守起来也更加简单。是的,你刚才提到用变异人的韧带来制作弓箭。这个村子里很早以前就有人这么于过。它们用木头和钢铁造了几把很大的弓,架在围墙上,箭杆又粗又长,铁制箭头锋利无比,一箭就能把怪物当场射穿。”

  “为什么不继续使用它们?”

  苏浩平静地说:“不要对我说谎。我不会再给你第二次机会。这个村子有没有你并不重要。我可以换一名祭司,就算你的女儿是处女,也一样会被扔到外面去喂那些变异人。”

  “我从未对你撒谎。我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

  维拉脱拉叹了口气,它看看聚集在周围的村民,又看看苏浩身边的“工蜂”,眼里满是凄苦和无奈。

  “其实,不光是我见过弓箭,村子里的其它人也一样见过。”

  维拉脱拉的话令苏浩大吃一惊:“你先前把铁条掰弯,把绳子捆绑在两端的时候,我就已经想起了不少事情。那是在三十多年前的一场战斗,村子里死了好几百人。正如你说过的那样,我们使用了陷阱,还有弓箭之类的武器。可是,战斗结束后,我们把这些东西都忘记了。几十年来,我一直不知道应该如何射箭,也没有挖掘陷阱。我的脑海里丝毫没有这些东西的相关记忆,其它人也是这样。真的,我们只记得那次战斗,记得杀了多少怪物又死了多少人,却就是不记得弓箭和陷阱。”

  不知道为什么,苏浩心里没来由的冒起一片冰寒。他用锐利森冷的目光盯了维拉脱拉很久,又从围站在旁边的其它村民脸上慢慢扫过。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每个人眼睛里都流露出困惑,还有恍然大悟的表情。有些人不断点着头在默念什么,还有人在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显然,苏浩手里那把简易弓箭,还有与维拉脱拉之间的谈话,触发了它们头脑深处一些被埋藏已久的记忆。

  “那么这个呢?”

  苏浩再次举高捏在手里的黄色晶石:“你们肯定在变异人体内找到过类似的东西。它们在哪儿?”

  维拉脱拉没有直接回答。它的表情困惑而痛苦,似乎正在进行思维挣扎。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般问:“这东西对你很重要?”

  苏浩的态度异常坚决:“是的”

  “你必须得到?”

  “是的”

  沉默了一会儿,维拉脱拉抬起满是潮红的头,看着不远处隐没在黑暗中的金字塔,慢慢地说:“你会得到的。”

  一条用石板堆成的台阶连接着塔内空间。整座金字塔分为三层。一层大厅面积最为宽广,依次向上逐渐变得狭窄。对莫离扎卡村的村民而言,这里是最为神圣的场所,没有得到祭司的允许,所有人都聚集在塔外的台阶下,目光困顿,表情平静的默默等候着。

  维拉脱拉带着苏浩和另外几名“工蜂”走上了金字塔内部第三层。

  这是一个层高四米左右的小房间。没有任何摆设,仿佛很久无人居住的空阁楼。

  维拉脱拉在一面墙壁前站定,伸出手,用指尖在墙上画出一个没有实际形体的螺旋形文字。它的动作很慢,苏浩可以看清楚维拉脱拉手指的每一道比划。他对螺旋形文字多少进行过研究,能够看懂那个在墙壁上比划出来的文字。

  它的意思是“开启”。

  当维拉脱拉写完最后一笔,灰白色的墙壁开始朝着内部凹陷。它仿佛是一块用无数灰色小方块构成的平板拼图。光滑的壁面在几秒钟内出现了数十道整齐切痕。它们垂直交错,把一块两米见方的墙壁分隔为上百个正方形。从中间开始,一个个方块不断朝内翻转,就像被推了一把的多米诺骨牌,分朝四周迅速扩大被掩盖住的部分。当所有方块全部翻转完毕,苏浩眼前出现了一条深度约莫五十公分左右的正方形凹陷。乍看上去,就像是从石墙上刚刚掏挖出来的壁柜。

  塔里没有灯,唯一的光线来源就是火把。摇曳的火焰使苏浩看到了摆在方形平台上那些闪闪发光的黄色晶体。它们每一个都有枣核大小,颜色有微黄、弱黄、藤黄和柠檬黄,甚至还有一些透明的白色晶石。

  晶石的数量很多,大约有数千枚。它们在火光下反射出极其神秘的光泽,令人心悸。

  “我已经忘记了这个地方。如果不是你刚才拿出那枚晶石,我真的不会想起带你来到这里。”

  维拉脱拉站在苏浩身边,声音充满感慨和困惑:“很多事情好像在我脑海里被封闭了。经过你的提醒又再次回想起来。你说的没错,处女的确不是我们最珍贵的贡品。如果你认为晶石的价值远远超过女人,那么它们才是你眼中的珍物。”

  苏浩拿起一颗通体透明,纯净度极高的晶石,仔细端详,问:“这里有多少晶石?”

  “我不知道。”

  这句话已经成为维拉脱拉的口头禅。它摇着头,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我是跟着上一任祭司走进这个地方。它教会了我如何开启暗门。我们从那些怪物脑子里获取晶石,把所有晶石擦洗于净后,再放到这里。两百多年了,我们至少于掉了好几千头怪物。”

  好几千?

  这数字让苏浩觉得惊讶。因为他在方形平台上只看到了一千八百三十三颗晶石。其中,有十一颗是白色的。

  这个数字千真万确。这里特殊的重力环境虽然限制了思维意识的发散,然而近距离内的搜索能力仍然存在。只需要看上一眼,苏浩就可以知道具体的数字。

  维拉脱拉的说法,与摆在面前的晶石数量严重不符。何况,它自己也说过,是由前任祭司带领走进这个房间。由此可见,这里就是莫离扎卡村存放晶石的“保险柜”。其根源,甚至可以追溯到维拉脱拉这个祭司的上一任。

  维拉脱拉看懂了苏浩眼中的怀疑。它神情坦然的回答:“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它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最多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这里存放着大约四倍于现在的晶石。除了我,没人能够进入这个房间,更不可能打开这个柜子。然而你也看到了,它们都在这儿,谁也没有动过。”

  苏浩继续追问:“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这些?”

  维拉脱拉坦言:“我忘记了。”

  “忘记?这恐怕说不通。”

  “是真的。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关于这些晶石的任何事情。直到你拿出晶石,看到它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很自然就出现了与它有关的各种信息。包括这个房间,还有如何打开这个柜子。”

  停顿了一下,维拉脱拉补充道:“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我总觉得对某件事情有模糊的印象,但怎么也想不起来。我的确见过弓箭,也隐隐约约知道如何使用这种武器。直到你把它做出来,我才回想起关于它的一切,甚至明白应该如何制造。”

  苏浩的目光依然平静,也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他感觉维拉脱拉没有撒谎,所说都是真的。

  可是,这些话是如此令人匪夷所思。

  我知道,但是我忘记了。

  我看到你拿出相同的东西,于是我又想起来了。

  这种事情在地球人类当中时有发生,多半发生在记忆力衰退的老人身上。尤其是那些老年痴呆患者,往往走出家门就找不到回去的路,面对亲人也毫不认识。他们只记得一些模糊的爱好,需要旁人不断提醒,但想起过后很快又再次遗忘。

  苏浩不知道维拉脱拉究竟是不是患有老年痴呆?这家伙虽然活了两百多年,却很健康,耳聪目明,甚至可以拿起武器战斗。

  “遗忘”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发生在它的身上。莫离扎卡的其它村民显然也对弓箭有着深刻印象。在仓库和铁匠铺的时候,苏浩留意了一下当时在场的人,发现只有年龄在四十以上的村民表现都很异常。它们在思索,在喃喃自语,有人甚至当时就找出材料,尝试着制作弓箭。

  这绝对不是什么遗忘。而是有人抹掉了它们的记忆。

  可是很奇怪,莫离扎卡村民的记忆抹除显然并不彻底。只要看到相同或者类似的东西,它们立刻就能回想起被隐藏的记忆。就像维拉脱拉自己所说:看到黄色晶石,就知道应该走进这个房间,把晶石摆进这个柜子。一旦离开金字塔,又彻底忘记自己做过的事情。

  忽然,一名站在旁边的“工蜂”发出惊讶的声音:“阁下,这里居然有能量波动。”

  苏浩转过身,目光落在那堆莹光闪烁的晶石上。

  的确有能量波动。刚才用思维触角查验数量的时候,苏浩就发现晶石正释放出淡淡的能量,在房间里进行某种潜在的运动。

  就像空气和风。前者是停止不动的气体,后者必须在能量推动下才能产生

  苏浩抬起头,双眼慢慢扫过黑压压的屋顶。

  这座金字塔不是莫离扎卡村民建造。它的出现时间比维拉脱拉的出生年龄还早。表面上看,它完全由石头构成。但内部结构究竟如何,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如果携带的机械设备完好无损,苏浩很快就可以弄明白这里的构造和材料情况。然而,他现在无法进行任何研究操作。

  注视着方形平台上那堆晶莹的小石块,苏浩神情木然的对旁边的警卫“工蜂”挥了挥手:“把它带下去,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呆会儿。”

  脚步声很快消失,房间里只留下苏浩寂寞的身影。

  他从贴身衣袋里拿出那块三角形晶石板,在手心里不断摩挲着。

  这东西还是那么光滑,就像女人身上最柔软的皮肤。

  苏浩把那颗从猪形变异人体内得到的黄色晶石与三角板摆在一起,平静地看着晶石被吸收,板块释放出奇异的微光,整齐排列的五个凹点第二格亮起了黄光,晶石板表面再次浮现出诡异的文字。

  “二级基因药剂配方:一百单位黄晶,二十毫升碳基生命可循环液质(血液),十毫升高级变异个体脊髓(腐菌激素)。”

  “贝塔级基因药剂配方:一百单位黄晶,五十毫升碳基生命可循环液质,一毫升原态细胞液质,一毫升高级变异个体脊髓,五克生物元素冷凝聚合质。

  这份配方与第一次出现的配方区别不大。差异只在于晶石的颜色。一级是白色,二级是黄色。毫无疑问,苏浩最初的猜测是正确的。开启晶石板必须得到对应颜色的晶石。这是一种特殊的能量,只有与板块本身融合,才能释放出更多的信息。P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