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黑色纪元 > 第三百六六节 瞬杀

第三百六六节 瞬杀

  这一幕非常诡异。

  除了控制飞行的机师,预警机上所有机务人员都集到屏幕前,纷纷张大嘴,脸上流露出极度恐惧的表情。

  年轻的电讯兵脸色一片苍白,双手在键盘上机械地来回按动,将这段只有几秒钟的画面不断重复,回放,定格。

  高清摄像头忠实记录下弹头飞射的那一幕。它们在苏浩身体周围明显遇到了某种阻力,很强大,非常坚固,却无法被肉眼看穿。

  不,这种阻力并不坚固,因为弹头没有因撞击而粉碎,或者变形。它们仍然保持着狭长尖锐的外观,仿佛被一股如黏胶般的物质牢牢粘在空,以至于无法寸进。

  辆装甲车在短短几秒钟内射出了数千发炮弹。神秘的环形防护壁成为无法被穿透的障碍。密集的弹头悬浮在空,以苏浩身体正前方为端点,形成一层如同刺猬般的层层叠嶂。

  防护壁显然不能无限扩大,产生效果的半径距离也只有两米左右。它对后续而来的炮弹无法产生凝滞效果,防护壁最外层被固定的弹头遭遇了后续尾随炮弹的撞击,顿时,引发出一连串密集的爆炸。

  空气传来一阵刺耳的呼啸。苏浩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抬起眼皮,看到了几枚正朝自己飞射过来的大口径榴弹。

  猛烈的爆炸在防护壁外面发生,圆形护罩外层升腾起巨大的火球,还有浓烈的黑红色烟雾。整个地面被当场炸开,无数沙石土块腾空而起,又很快失去上升动力,铺天盖地的砸落下来。

  更多的战车和飞机开始聚集到这一地区。电火控程序使炮击变得非常精确,空不时有导弹射来,爆炸和火焰产生了高温,苏浩身体周边的温度开始急剧升高,公路地面被炸得一片狼藉。表面的柏油铺层彻底碎开,石块被炸得到处都是,就连最底部的泥土堆积层也被炸得一片松散,硬生生的被削去好几米厚度。

  被防护壁保护的不仅仅只是苏浩,还包括他脚下的那块地面。

  预警机镜头牢牢锁定了苏浩,从各个方向拍摄下大量现场视频。少校和电讯兵们此前就被高高拎起的心脏,再次承受着可怕现实导致的恐惧摧残。每一双眼睛都清楚看见,苏浩脚下的那片公路依然平整,防护壁外猛烈的爆炸对它毫无影响。这种保护甚至精确到以“毫米”,或者“微米”的程度。谁也说不清楚那层防护壁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在它的影响下,内、外两块地面的外观形态完全不同。前者如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平整,后者却被炸得荡然无存。

  苏浩就这样安静地站着,他对身边正在发生的一切似乎毫无察觉,右手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整个人保持松散随意的站姿,只是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最初,按照三角形陶片显示的配方制成阿尔法基因药剂的时候,苏浩真的很想当场服用,看看究竟能获得多么强大的力量?他最终忍受住了诱惑,选择以其他“工蜂”为实验对象,另外选择对自己最为合适的进化途径。

  每一个服用过阿尔法基因药剂的“工蜂”报告都不相同。他们有的生活在热带雨林,有的选择极地冰原居住,还有些“工蜂”在赤道或者沙漠边缘活动。之所以会这样,固然是因为大范围扩散“蜂群”影响的缘故,而更重要的,则是苏浩想要知道:在不同的环境影响下,是否会对药剂服用者产生额外的效果?

  这是一种以百分制上下浮动为原则的实力评判。参考标准当然是普通的五阶强化人。总而言之,所有进化型“工蜂”的实力增长都超过了五百分。其,服用普通基因药剂在普通进化型“工蜂”,在没有被雅特兰蒂人带走以前的短暂时间里,评估分数均为五百左右。而服用阿尔法基因药剂的特殊进化“工蜂”,初期分值通常为一千五百至一千百。

  苏浩无法对被带走的普通进化人继续评估观察,他只能以特殊进化“工蜂”为参照。

  在不同区域生活的“工蜂”,进化能力也各不相同。其,变化差距最大的,以赤道沙漠和沿海地区的居住者为甚。在长达半年的观察期间,前者的进化能力非但没有丝毫突破,反而出现了退化的迹象。最明显的个体,综合评估分值已经不足最初的一千五百,而是只有一千四百左右。

  沿海地区的“工蜂”情况恰恰相反,他们的能力增长迅速。至提交报告的时候,能力最优秀的个体,综合分值已经超过两千。

  毫无疑问,海水对阿尔法进化人能够产生非常巨大的促进作用。

  如果有更多的时间,苏浩还想继续尝试在地球上其它角落里进行更多试验。比如在金字塔内部,比如在落基山脉深处,或者是雪原深山,甚至空气稀薄的喜马拉雅山顶。

  地球上充满了无数神奇,谁也不知道在哪里究竟能够得到什么样的奇遇。很遗憾,军部那些人根本不给苏浩机会。他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等待,拖延和保留实力很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惨重损失。苏浩不想尝试,也不愿意看到那种可怕严重的后果。

  他直接选择了海洋。

  海水对进化体质的增幅促进效果真的非常明显。这也许是因为人类自身进化过程产生的特质?也可能是物种对原始环境念念不忘的依赖感?但不管怎么样,苏浩知道自己现在已变得异常强大。按照自己的那种独特计算方法,综合分值已经突破了五千。

  任何形式的吸收和促进都有一个过程。最初,从飞机上坠入海水的一刹那,苏浩觉得自己就是一块海绵,疯狂吸收着来自海洋的馈赠。他并不知道那些大量涌入身体的元素究竟是什么?也许是钾钙钠镁铝,也可能是氢氧氮氩氦,被阿尔法药剂拓宽的神经枢被瞬间填充,又再次被拓宽、压实。这过程重复了足足好几个钟头,涌入体内的元素才渐渐缓慢下来。

  迅猛、快速、平缓、微不足道……这就是在海洋深处那段时间给苏浩的感觉。当然,继续留在海里,肯定可以得到更多的元素补充。可那种速度已经非常缓慢,要与不要区别不大。

  其他特殊进化型“工蜂”身上也出现过相同的情况。但无论任何一例,实力增幅都远远不如苏浩这么明显,分值提升也不可能在如此短时间内骤增数千。对此,苏浩觉得最合理的解释,可能就是原型药剂。

  毕竟,服用原型药剂产生的“蜂王”,与依靠血液产生的“工蜂”,体质终究有着天壤之别。

  过于强大的实力,使苏浩此刻看上去就像一个怪物。

  防护壁其实就是一层空气,不是什么有着实际形体的特殊物质。苏浩不过是腾出一部分思维意识,将身体周边的空气牢牢圈住,控制着它们形成防护圈。这不仅仅是引导气体那么简单。他将整个防护壁表面分为亿万个状如“蜂巢”的棱形空间。每个棱状里的气体、光线,乃至灰尘,都在思维意识作用下被高度集,形成一只只类似水母的无形触角。当炮弹与其接触的时候,会被这额无形触手牢牢裹住,使之在空悬浮,无法威胁到站在圈内的苏浩。

  再剧烈的爆炸也无法穿透这层障碍。这不是钢筋水泥造就的固体工事,高强度**只能摧毁有形物质。无论爆炸产生的气浪和能量,还是破裂飞射的弹片,都被多达亿万的空气触手牢牢裹住。爆炸能量说穿了就是一种运动方式,力量虽大,却可以被空气触手从多个方面牢牢捆缚。至于弹片就更简单了,它们和弹的阻止方式一样,再微小的溅射颗粒也无法逃过空气触手的捕捉。

  如果亿万个棱形单位不够,苏浩可以把空气防护壁表面分隔得更加微小,达到亿兆的可怕数字。

  唯一的付出,就是能量。

  而苏浩现在最不缺的,也是能量。

  从离开直升机的一刹那,章的眼睛就牢牢盯死了苏浩。

  那张英俊的面孔简直令人嫉妒,就像女人和女人之间为了某个帅男相互争风吃醋,男人和男人之间同样会为了女人彼此争抢。从原始时代产生的性别竞争,一直都流淌在人类的体内。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之类的事情总是被当做道德污垢任人唾骂,可无论男女,谁也不能免俗。只要有足够的金钱和实力,谁都想尝试一下左拥右抱的糜醉日。

  章见过欣研,也见过苏浩手下不少美貌的女性“工蜂”。抛开合肥战役的得失不说,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两个男人之间产生仇恨。

  “奴仆”药剂对大脑的伤害极大。章早已忘记了舅舅章盛飞,也忘记了自己曾经认为无比高明的那份作战计划。什么伟大的将军和光明的前途,早已被药剂碾磨成无法查找的碎片。在本能且原始的**催动下,章多少对女性容貌、身体的美丑优劣保留着基本认识,不会出现把母猪当做貂蝉之类的笑话。恰恰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对苏浩这张熟悉的面孔倍加憎恨。尽管现在的章并不知道苏浩是谁,但他本能产生出强烈杀意,想要于掉这个与自己抢女人的男人。

  这就是最原始的意识,最原始的意志动力。

  “我……呼呼我要撕碎你吃掉你”

  步兵与战车相互结合的战斗方式优点显著。包括章在内,所有“奴仆”都没有配备枪械。他们手里的武器要么是格斗刀,要么是碳素战斧。

  三十毫米口径的弹头无法射穿防护壁,155毫米口径榴弹也无法对苏浩构成伤害。还有那些空对地导弹,单枚就能炸垮一幢大厦,却无法使苏浩离开目前的位置哪怕一毫米。

  在这种变态的怪物面前,枪有个屁用?

  杀死苏浩,不足以泄愤。必须把他一点儿不剩全部吃进肚,这才能够稍微缓解心胸深处的怒火。

  十余名“奴仆”开始加速,沿着公路奔跑。章冲在最前面,充血通红的眼睛里满是凌虐和杀戮的快感。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砍下苏浩的脑袋,扳开那个男人柔软的嘴唇,再把自己粗硬昂长的生殖器狠狠插进去。

  “嗖————”

  带着极其剧烈的风声,章从地面高高跃起,仿佛一列高速疾驰的列车,紧握在手的碳素战斧挟着令人胆寒的庞大力量,嘶吼着劈向苏浩。

  经过特殊处理的斧刃在空划出一道雪亮弧线,却并未如想象那样劈苏浩的身体。章感觉像是砍在了棉花上,有种说不出的柔软,千钧力量瞬间已经被空气触手消化,战斧也被牢牢固定住,无法拔起,也抽不出来。

  苏浩仍然还是一副沉思的模样。他表情平静,没有任何动作,章却感觉到一股难以言语的力量,正把自己的身体举高,离开地面。

  这不过是一、两秒钟的事情。

  失重的感觉并不好受,章松开握住斧头的双手,在空乱抓,想要寻找某种能够依靠的物体重获自由。这举动最终显得徒劳,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被人抓住的螃蟹,又好像是被线条控制的木偶,伸手抬脚没有任何意义,纯粹只是空忙。

  这让章觉得很是惶恐。他转过头,发现原本跟在后面的杨君豪同样离开了地面。还有其他人,那些与自己一样接受过药剂注射的“奴仆”们,全部飘浮在空手舞足蹈,嘴里爆发出肮脏愤怒的吼叫。

  “放我下来”

  “我要拧掉你狗日的脑袋。”

  “于掉他,于掉那个杂种”

  无数叫骂的焦点都是苏浩。“奴仆”们战斗力强悍,战场思维也极其敏锐。他们都察觉到这种变化直接来源于苏浩。想要改变现状,唯一的办法就是杀了他。

  苏浩的神情依然平静,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一丝极其诡异的笑。

  章的身体开始抽搐。

  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肚里有某种东西在来回乱拱。这感觉是如此明显,甚至肉眼都可以看到。就在胸口和肚皮上,一条五、厘米粗的东西正在不断拱顶着。那模样很容易联想起跃出水面的海豚。唯一的区别,它没有跃出身体,而是被皮肤牢牢禁锢着,不断顶撞。

  妈逼的这,这,这到底是什么?是什么?

  不,不是一条,而是一群。

  它们在我身体里来回乱窜,就像一窝正被猫疯狂追赶的老鼠。

  章感觉自己的胃袋破了,很多酸液流淌出来,有些甚至沿着食道上扬进入口腔。肠应该断成好几截,肝部和肾脏被穿透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口。嘴里的血腥味儿越来越浓,嘴角不断有粘稠的液体涌出。也许是胃液,或者肝液,或者被血水稀释的粪便、某种食物残渣,或者于脆就是老自己的碎肉……总之他妈的什么都有可能。

  身体的抽搐烈度比几秒钟前更甚,剧烈的痛苦几乎使章发疯。不光是他一个人,所有飘浮在空的“奴仆”都是如此。他们脸上的肌肉挤压、扭曲成一团,声嘶力竭地喊叫着,用双手狠狠撕扯身体,揪下一块块皮肤和肌肉,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还有些被痛苦折磨得快要发疯的家伙,直接咬断舌头,不顾一切狠命乱嚼,嘴边和脸上涂满了鲜红的血色肉末。

  章的思维意识肯定是错误的。尽管苏浩是地球上最强大的阿尔法进化人,也没有能力操纵生物在如此之短时间内进入章的身体。来回拱动的凸起不过是空气和血液,它们在苏浩释放出的能量操纵下,在“奴仆”体内来回蹿动。虽然不是真正的老鼠,但就破坏力和杀伤力而言,却比真正的老鼠大得多。

  这是一种尝试。对于身体里新增力量应该如何运用,苏浩并没有确切的概念。他只是发现能量可以像磁场一样相互吸引,即便间存在某种物质障碍,仍然可以产生微妙的联系。比如现在,可以操纵着“奴仆”体内的血液大肆破坏内部器官,也可以用能量将它们改变成刀之类的锐器,在引导和操作效果下往复切割、撕裂、劈砍。

  难以忍受的痛苦使章一直在惨叫,他的嗓早已沙哑,也最后的挣扎力气也没有。他双眼翻白,如死猪般瘫在空,微张的嘴角流淌出一股股粘白色的涎水。腹部和胸口被捅出数十个洞口,透过缝隙,可以看到在其身体来回来乱窜的,不仅仅只是血液和空气,还有从间折断,错口锋利的骨骼碎片。

  这比操纵血液,利用能量更换其形态更简单。

  杀戮的过程同样短暂。从利用空气拘禁“奴仆”,到最终将其杀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I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