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黑色纪元 > 第二百一八节 空战

第二百一八节 空战

  这些猫人的奔跑速度极快,没有任何规律可循。它们如闪电般在街道两边的房屋废墟里穿行,从无数变异生物头部和肩膀上跑过,踩着同伴的身体,朝着不断喷射弹雨的人类阵地发起冲刺。

  “挡住它们必须挡住它们————”

  就在上校发出咆哮的同时,一头猫形类人已经凌空扑下,挥舞着尖利的爪子,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嚣,掠过一名机枪手的身体。

  那是一名注射过一阶强化药剂的士兵。进化后的视力,使他看到了猫人那张丑陋的脸。士兵本能的放下机枪,抬起左手格挡,右手顺势抓住猫人颈部,从侧面将猫人按翻在地。然后挥舞拳头,对准那张嗜血狰狞的面孔狠狠砸下。

  在这个距离,他无法调转枪口射击,只能以肉搏的方式于掉对手。

  当士兵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猫人已经被活活砸成一堆烂泥。

  他大口喘息着,呆呆站着。低下头,目光与身体下方接触的一刹那,士兵骤然定住,然后身形一歪,轰然倒下。

  他浑身是血。整个胸口和腹部被完全划拉,猫人强劲有力的后肢一直在士兵身上乱扒,爪子割开皮肤和肌肉,撕裂内脏,肠子被拖出体外,肾脏和肺部被彻底捣碎,涂抹在外翻皮肉表面,颤巍巍的,仿佛一层厚厚的鲜浓肉酱。

  “混蛋我要杀光你们这些该死的杂种————”

  一名满面怒容的少尉冲进工事,狠狠砸出一堆手雷,又抓起原本属于士兵的重机枪,把枪口指向几头正准备凌空扑来的猫人,将炽热的弹雨抛洒出去。冲击力巨大的弹头瞬间炸开大片血花,偷袭的猫人被当场打飞,惨叫着摔落。

  少尉烈怒的情绪稍稍平缓,就在他准备继续射击的时候,浓烟和尘雾中已经扑过来数道黑影。有进化出奔跑能力的血尸,有行动敏捷的猫人和鼠人,还有一头拥有短途滑翔能力的蝗虫形态类人……它们蜂拥而上,毫不顾忌四周倾斜过来的弹雨,目标直指控制重机枪的少尉。

  在慌乱和惨叫声中,少尉的颈部被当场咬穿,左臂从肩膀上狠狠扯下,身形狭小的鼠人抓住机会,立刻朝侧胸位置的血洞里猛钻进去,大口撕咬。

  “啊————”

  少尉的双眼顿时瞪直,他惨叫着,一手抓住咬住脖子的狗人乱拧,一手在胸前和腹部来回乱抓,脸上满是难以言语的恐惧。见状,旁边两名士兵连忙冲过来帮忙,抓住鼠人的后肢朝外面乱拖。当那颗黑色、肮脏的三角形脑袋从少尉身体里被活活拔出的时候,鼠人嘴里已经填满了粉红色的肺叶、鲜红的心脏,以及森白的骨骼碎末。它“咯吱咯吱”地嚼着,丝毫不顾愤恨不已士兵砸过来的拳头,只是狠命的啃,不要命的吃。

  “快,快射击”

  “必须立刻释放电磁炮。还有,加快激光发生器的冷却和能量储存速度,一定要快”

  “命令装甲部队向前移动,必须挡住那些该死的怪物————”

  一道道命令迅速由后方传递到阵地前沿,517师、第Ul0装甲师……所有部队都在全力反击,各种武器释放出惊人的火力和能量。装甲战车迅速转向,沿着阵地外侧的道路往复游走,用密集的弹雨向突入阵地的变异生物扫射。

  威力巨大的电磁炮不断释放着能量。每一次射击,都会碾压出一条充斥血肉的死亡之路。然而,这种直线攻击的武器和激光发生器一样,都需要时间充能,有着长达十多分钟的射击间隙。当它们无法发挥作用的时候,疯狂突进的生物狂潮很快就能占领空出来的街道。

  已经死去的变异生物多达数十万,它们的尸体在地面铺起厚厚一层,高度达到甚至超过两边的平房。在士兵们无法以正常视角看到的“肉墙”后方,狂奔的变异生物已经用践踏和方式,硬生生踩出一条潮湿粘稠,带有坡度的血路。它们蜂拥着跨过屋顶,在车辆上方和大楼中间穿行。动作迅捷的猫人、狗人、鼠人冲在前面打头阵,迟缓而体积庞大的牛形、猪形类人跟在后面。在它们中间,还有数量庞大的蜘蛛、蟑螂、蚂蚁、甲虫等形状变异生物。空中不断有类人从高处滑翔直下,它们明显拥有蝗虫、鸡、鸭、蝙蝠等生物形状。虽然无法向鸟类一样飞行,却可以瞬间滑出数十米远,速度快得惊人,以士兵们拥有的一阶强化视力,只能勉强看到模糊的身影。

  它们形成一个庞大的编队,各司其职,相互间虽然偶有推攮,阵营拥挤,却显得有条不紊,以各自占据的通道向前推进。从空中俯瞰,设置在城外的人类阵地就像释放出巨大毁灭能量的火山口,变异生物群仿佛被海水裹挟的庞大冰山。相互之间缓缓移动、靠近,用两股根本无法容纳的能量剧烈碰撞,碾磨着各自占据的地盘。拼消耗,比速度,当某一方耐力和基础被消耗一空,就会成为另一方肆意啃啮的食物。

  人类拥有的科技力量,在庞大的数量面前渐渐显出弱势。

  不断有变异生物突入前沿阵地,士兵们已经放弃了重机枪,在军官的带领下,抡起锋利的碳素战斧与怪物们对抗。钢斧每一次挥舞,都会带起一片血花和死亡,可是更多的变异生物冲进阵地,悍不畏死扑向士兵。它们之间的分工协简直默契得可怕,拥有跳跃能力的类人攻击上方,鼠人和蚂蚁人之类数量庞大的家伙,攻击腰、腿以下的部位。它们不求一击致命,只是用各自最擅长的方法缠住对手,用口部颚片切割四肢,咬断咽喉,或者从空中飞撞过来,以自杀方式使士兵手里的武器失去作用,其余的变异生物再一拥而上,以对数量优势将士兵活活撕裂、分食。

  章盛飞的胃里开始翻腾————屏幕上血腥残酷的画面,如电流般冲击着他的大脑,刺激着神经回路产生恐惧反应。反胃只是其中之一,对身体产生的负面效果却毫不亚于颤抖和肢体痉挛。

  “快立刻派出所有陆航攻击中队————”

  他一把推开挡在面前的人群,跌跌撞撞扑到指挥台前,对着话筒,几乎是在嘶吼着下达命令。

  “命令预备队投入反击,必须死守阵地,任何人不得后退。”

  “请求空军予以支援。”

  “把相关情况传递给军部,让他们尽快制订对策,向临近战区要求增援部队,快————”

  随着一道道命令,阵地后方的丘陵顶部很快出现强大的气流。几分钟后,天空已经被层层叠叠的武装直升机覆盖。它们像蜻蜓一样在空中盘旋,席卷着林间树叶和尘土,在震耳欲聋的引擎声中编队前行,朝着混战中的城市碾压过来。

  总共两百三十七架不同类型的直升机,这184集团军配备的所有陆航力量,也是章盛飞手里除了预备师团之外,最后的反击部队。

  突然加入的空中力量,使涌动的生物狂潮骤然停滞。从空中不断俯射下火箭弹在地面炸开,高高溅起泥土和各种杂物,把聚集在四周的怪物活活炸飞。

  这些火箭弹经过改装,严格控制装药量,爆炸威力有限,然而破片效果依然明显,加上变异生物的拥挤密度太大,每一次爆炸,都能造成大面积伤亡。

  “突突突突————”

  机翼下方的轮式机炮开始喷射弹雨,在一次次盘旋俯冲动作下,聚集在地面的变异生物被要么被炮弹掀飞,要么被当场钉死。拥有蝗虫和禽类基因的类人只能在低空滑翔,无法飞到与直升机对应的高度。尝试着冲击几次,却被凌空射下后,它们开始改变战术,不再理会在空中发威的直升机,而是朝着城外的人类阵地发起冲击。

  涌入阵地的变异生物越来越多,机枪和联装机炮已经无法阻止生物狂潮的溢出。它们的冲击面不再局限于公路,而是朝左右两边散开,蔓延到附近的住宅区。作为必不可少的防御手段,守卫部位再次引爆设置在对应区域的炸弹,却因为地形限制,无法收到更好的效果。

  在指挥所里,看着血肉横飞的屏幕,章文眼里满是不可置信的目光。

  “为什么会这样?我……我一定是在做梦……”

  这一切,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的场景。

  这应该是非常轻松的战斗。就像苏浩在庐江战斗中取得的胜利那样,只需要设置好防御阵地,用密集火力锁定变异生物的行动方向,用信息素惊扰它们,使之沿着预定道路前进。然后,引爆地雷,利用金属破片大量射杀,以大范围压制火力收场。最后,派出步兵进行搜索,杀光残余的怪物。

  是的,这才应该是我预计中的结果,才是战役计划应该达到的目的。一次性歼灭数百万头变异生物,加上舅舅章盛飞在军部的影响力,相信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换掉肩膀上的少校徽章,成为中校、上校、准将……

  无比美好的幻想,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

  屏幕上的图像正在转换视角。

  很多类人钻进一座悬挂着“中国工商银行”圆形方孔钱币标志的大楼。它们的外形看上去像是蛙类。这些类人拥有粗壮强健的后肢,前肢明显蜕化,只剩下连胸部都无法合拢的部分。它们跳跃着,慢慢爬到楼顶,或者是较高的楼层,砸碎窗户,用变成竖瞳的眼睛死死盯住直升机。

  “天啊它们,它们居然懂得利用地形……”

  章文很快看出了其中的问题。他浑身都在颤抖,抬起胳膊,指着屏幕,用如同见鬼般的声音尖叫:“快快命令直升机离开那些大楼————”

  话音未落,屏幕上的蛙形类人已经动了。

  它们的攻击目标,是两架结队从大楼顶部飞过的直升机。

  楼顶距离飞机大约有上百米。蛙人以强劲的后腿反蹬地面,如炮弹般瞬间跃起几十米高。强大的身体爆发力只能让它们蹿至这个高度,就在身体失去冲力,即将下落的一刹那,蛙人们纷纷张开大嘴,弹出长达二十余米,极富粘性的粉红色舌头。

  如直线伸出的舌头准确粘住直升机起落架,灵活的绕了个圈,将其牢牢固定。突然增加的重量使直升机一阵摇晃,机师连忙抓紧操作杆恢复稳定。就在飞机摇晃着重新恢复水平的时候,从楼顶和窗户里纷纷跳出更多的蛙人。它们紧紧抱住在已经用舌头粘住飞机的同伴,叠罗汉般朝上攀爬。急剧增加的重量使飞机再次摇晃起来,蛙人们很快在空中与楼顶之间形成一条线。感觉,就像一群面目狰狞的怪物正在放着风筝。

  直升机在空中左摇右晃,最终失去控制,歪斜着撞向地面。

  定格在屏幕上的画面,是摄像机透过机舱,拍摄到机师惊恐万状,被恐惧扭曲的脸。

  用这种怪异方法反击的,不仅仅只是蛙人。

  数以千计的人形壁虎沿着墙壁往上爬,灵敏的动作,迅捷的速度简直令人头皮发麻。它们从楼顶跳出去,在空中带起一条条灰色的抛物线。这些怪物的协作方式令人无比震撼————它们根据不同直升机的位置远近,分别组成不同数量的小队,按照顺序起跳。未等第一头壁虎人达到跳跃尽头,紧跟在后起跳的另外一条已经用后肢踩上它的背部,将前一头当做垫脚石狠狠踩落,获得新的动力继续向前。在它的头顶上方,是同样再次起跳的另外一头类人。在更远的位置,它们同样相互协作着,继续延伸扑向直升机的距离。

  不断有壁虎型类人从空中坠下,它们撞在钢筋林立的废墟上,摔得四分五裂,面目全非。偶尔有比较幸运的家伙重伤未死,也被坚硬的钢筋插穿身体,只能躺在尘土飞扬的乱石堆中惨叫着等死。

  这些类人并非白白牺牲,踩着它们飞窜的同伴已经扑到了直升机上。它们用舌头勾住机尾,或者用爪子紧紧巴住机舱表面。由于落点不准,好几头类人被螺旋桨直接绞成碎肉,飞机也因此失去平衡装上大楼。发现了这一点,类人纷纷改变进攻方式,直接以身体冲撞直升机螺旋桨。空中顿时飞溅起一片腥浓的血肉之雨,失去控制坠落的飞机越来越多,在地面腾起一团团黑烟裹挟的巨大火球。

  失去了空中支援,地面上的战斗顿时变得困难起来。变异生物的组成的狂潮继续向前推进,很快淹没了整个前沿阵地。

  动作灵敏的猫人和狗人直接越过装甲部队,把火力凶猛的战车抛在后面。很多被猪、牛基因感染的类人已经进化出庞大的体型。它们身高超过四米,肩膀部位生长着厚厚的角质层……7毫米弹头在它们身上留下一个个酒盅大小的弹孔,却不能使迟滞它们的动作,反而越发刺激着这些巨型类人的凶性。

  一头口部长有獠牙的猪人咆哮着,四蹄着地朝前猛冲,虽然被大口径机枪射穿双眼,满面血流,速度却丝毫不减。它狂性大发,把凸伸的口鼻插进步兵战车底部,将整辆车彻底掀翻,拼尽最后的力气用头部朝车身猛撞。

  几头鼠人趴在一头牛型类人肩上,随着巨大的冲撞力量,朝着一名士兵猛扑过去。慌乱中,士兵连忙抓起碳素战斧朝空中乱挥舞,砍断了两头鼠人脖颈,另外一头鼠人却趁乱突入身前,挥舞爪子劈头盖脸抓向士兵。

  士兵觉得眼前忽然一黑,大片诡异的红色瞬间占据视线。紧接着,眼眶部位传来剧烈的刺痛,有种神经组织朝外狠狠拖移的可怕痛感。他满怀恐惧的伸手一摸,发现两只眼睛已经被挖掉,难以接受的现实,刺激着士兵做出更加疯狂的举动。他扔掉手里的战斧,转过身,像疯子一样来回奔跑,双手不断在脸上乱抓,口中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

  “不要慌守住自己的位置,用机枪封死它们————”

  一名少校带着十几名士兵冲上前来,抡起战斧迎上正面方向的牛形类人。他怒吼着牛人右腿,灵活的避开几头飞窜的血尸,用无比洪亮的声音拼命呐喊,鼓励着周围的人,拼命维护随时可能崩溃的阵地。

  “控制那台联装机炮,其余的人结成散兵线,准备近距离格斗保护机枪手。不要害怕,它们只是些最低级的变异生物,根本不是我们的对……”

  最后一个“手”字尚未说出口,空中已经扑来一只甲虫形状的类人。它张开嘴,身体骤然收缩,吐出一团腥臭的浓绿色黏浆,迎面喷向上校,瞬间裹满他的全身,被黏液罩住的身体顿时冒起阵阵白烟,发出令人畏惧的“嘶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