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黑色纪元 > 第一百九三节 潜伏

第一百九三节 潜伏

  在夜幕的掩护下,公路上响起了一阵刺耳的橡胶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车头灯光的指引下,可以看见一辆体积庞大的军用重型卡车猛然刹停,粗厚的轮胎在地面上碾出整齐的黑色刹印,带起一阵轻微的震动。

  这里是第十一独立部队靠近前线的补给物资仓库。

  戴着红袖标的值班军官大步走上前去,举起右手很随便的行了个礼,对着车窗敞开的驾驶室发出公式化的问询。

  “你们是谁?有什么事吗?”

  另外一端的车门被推开,从车里跳下一个看上去很年轻,也许才刚满二十左右的年轻男子。他穿着陆军上尉制服,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个头很高,帽檐下,是一张对女性极具诱惑的英俊面孔。

  男子看了一眼远处混凝土射击阵地上来回巡视的士兵,先是从上衣口袋里摸出身份证件,又拉开公文包,从中取出一份物资押运文件。

  值班军官顺序接过这些东西,身后塔楼上的卫兵也扭转探照灯,把周围照的一片雪亮。

  这是一辆军制“东风”卡车,值班军官在电脑里找到了与其对应的车牌编号,表明卡车隶属于184集团军机械装备处。在该部门当晚公布的车辆使用情况表格里,清楚注明了“前往第十一独立部队运送物资”等字样。

  连通驾驶员、上尉军官,以及随车押运人员,总共有六个人。

  车厢里装满了军用罐头和整齐码放的毫米弹药。值班军官派人上去逐一清点,结果发现,无论数量还是重量,都与年轻上尉出示的押运文件相符。

  现在是非常时期,身为“工蜂”的值班军官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苏浩与黄河等人十多分钟前刚刚对这一地区展开搜索,他当然不会大意。何况,现在已经是夜里九点三十四分,选择这个时候运输物资,本身就值得怀疑。

  值班军官潜意识觉得这里面有问题。他如临大敌般通过电子通讯器叫来大批武装士兵,命令周围警戒塔上的机枪和炮口全部转向这边。很快,多达上百名士兵将卡车团团围住,在黑洞洞的枪口和一双双冰冷警惕目光的注视下,卡车驾驶员和押车军人微微有些动容,面部肌肉显得僵硬,嘴角不自觉的抽搐着

  “嘿你们这是于什么?”

  年轻的上尉很有些恼火,他朝前走了几步,冲着值班军官大声喊叫:“有没有搞错?我们是过来运送物资,是帮助你们。可你却把我们当成什么了?你自己看看……”

  值班军官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转过身,对站在旁边的其他几名“工蜂”挥了挥手,低声命令道:“再仔细检查一遍,这里是后勤仓库,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

  如果在平时,检查程度绝对不会如此慎密。然而所有“工蜂”都对“蜂王”马首是瞻,来自苏浩的任何一句话,都会被当做最重要的命令,毫无折扣坚决执行。

  士兵们检查的非常仔细。他们甚至撬开货箱,发现里面的确是崭新的毫米口径弹药,以及一个个红烧牛肉罐头。绿色包装纸上的出厂日期表明它们刚刚生产出来不到两天,就连纸面上也散发着淡淡的油墨味。

  值班军官接通了184集团军司令部资料库,电脑屏幕上出现了所有押车人员的详细身份信息,无论外貌还是军衔,都与档案相符。物资押运表格是昨天下午由集团军后勤处签发,盖有醒目的钢印,还有后勤处主任准将的亲笔签名

  一切都无懈可击,一切都表明这的确是正常物资运输,没有任何异常。

  也许,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值班军官自嘲着摇摇头,示意哨卡里的警戒兵升起防护栏放行。他把军人身份证和押运文件递还给上尉,以颇为深沉的语气表示歉意:“请见谅,我们必须认真对待每一件事情。疏忽可能导致危险,这绝不是针对某一个人,而是职责所在。”

  上尉把身份证装进衣袋,很不高兴地摇摇头:“你们的检查力度也太严格了。我们可没有违规。如果防线对面的敌人是其它国家或势力的军队,你的谨慎和仔细当然无可厚非。可是现在情况完全不同,它们是变异生物,怎么可能伪装成我们的样子潜入后方制造混乱?拜托,我们是同类,是同类————”

  值班军官对上尉的抱怨毫不在意。他以审视的目光看着卡车,若有所思地说:“你们来得不是时候。居然选在夜间运送物资,一辆卡车运输的数量不是很多,这本身就值得怀疑。”

  “我有什么办法?”

  上尉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后勤处那帮该死的家伙制订计划,我们只能照章办事。你可以打电话去基地车间问问就知道,罐头和弹药都是刚刚出厂新货。我原本打算去军官俱乐部喝一杯,结果却被派到这里…没办法,这就是所谓“官僚主义”。如果以后有机会把军衔往上升一升,我会把后勤处那帮混蛋从被窝里踢出来,命令他们半夜十二点以后开车卡车到处运送物资,尝尝被人质疑的滋味儿。”

  卡车缓缓驶入仓库大门。

  这里似乎没有通电,也没有足够明亮的光线。就着车灯发出的刺眼亮光,士兵们开始搬运车厢里的货物,按照不同种类分别码。

  值班军官和守卫士兵一直跟随卡车进入仓库,亲眼看着罐头和弹药从车上搬下来。虽然此前已经做过解释,可自始至终,“工蜂”们都带有隐隐的敌意

  上尉对此没有发表意见。他清点着货物,对照表格上的数字指挥人员加快动作。一切看起来都那么正常合理……很快,卸空的卡车再次发动引擎,准备在士兵们的引导下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仓库大门从外面被悄悄合拢。随着“嗒嗒嗒”几声扳动电闸的声音,几台大功率射灯猛然释放出无比刺眼的白光。这些光线是如此强烈,以至于人们只能眯起眼睛,侧过身,或者抬起胳膊挡在额前,从自我制造的阴影下面努力辨别眼前的场景。

  苏浩从仓库角落里走出来。那里非常隐蔽,有一道与外面连接的暗门。在他的背后,是全副武装的十余名强化“工蜂”,还有神情严肃,时刻不离左右的黄河。

  值班军官已经带领其他士兵迅速占领制高点,将卡车和上尉等人死死围在中间。

  苏浩一直藏在暗处没有现身。

  他听到了值班军官与上尉之间的谈话。

  现在,他终于可以确定,危险来源正是这辆手续齐全,由184集团军总部派出,押运物资的卡车。

  他稳定的朝前迈出脚步,释放开的思维意识笼罩了整个仓库,没有死角。

  就在苏浩走到卡车侧面的时候,刚刚适应了光线,恢复部分视力的上尉也看到了他的面孔。

  上尉的面容因为震惊而扭曲。他颤巍巍的抬起右手,难以置信的摇摇头,明显失去了正常的语调。

  “你……居然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身为独立防区最高指挥官,苏浩当然会设置几处隐秘的小房间。

  他带着上尉走进仓库隔壁的地下室,关上门,指了指靠在墙角的椅子。

  “说吧你怎么会在这儿?”

  这是几分钟前上尉的问题。现在,同样适用于苏浩发问。

  年轻的上尉可以算是熟人。

  他是思博。

  很显然,无论苏浩还是思博,都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对方。

  思博的脸色有些苍白,这当然不是病态,而是过度震惊与思维困惑的结果

  他直勾勾的盯着苏浩,看了近半分钟,才长呼了一口气:“这问题是我先问的。按照顺序,应该是你先回答我才对。”

  苏浩平静地看着他,拉过另外一把椅子,坐下。

  “这里是第十一独立部队的防区,我是第十一独立部队的最高指挥官。这就是我的答案。”

  说着,苏浩补充了一句:“想看看我的军人身份证吗?”

  “不用了。”

  思博苦笑着摇摇头:“既然你这么说,那就肯定是真的。”

  苏浩直接过滤了这句话,不断扫视思博的目光如刀子般锐利:“好吧高氏财团的思博少爷,现在轮到你来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要知道,这里可是前线,没有女人,也没有红酒。别再用什么离家出走之类的借口来搪塞我。上一次在成都的偶遇可以算是巧合,我相信头脑发热的年轻人多少有些喜欢冒险的冲动。那时候你浑身热血,脑子里满是拯救世界之类的正义感。你救了一个婴儿,我也正是看在这一点的份上,才把你带回了基地市。”

  “现在,你穿着上尉制服,肩章和军徽都是新的。哦还有履历表,上面显示你曾经担任过班长和排长,拥有五年以上的军龄。呵呵这意味着什么呢?是我看错了?还是你根本就在撒谎?”

  苏浩浓黑色的眼眸骤然亮了起来,瞳孔收缩成了一条窄缝,他象狼一样死盯着坐在对面的思博,慢慢地说:“从现在开始,从你嘴里说出的最好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否则,我会让你后悔这辈子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

  思博的表情有些犹豫。他不断互握着手,望向苏浩的目光极其复杂。

  “真没想到,你竟然是第十一独立部队的指挥官,他们所说的那个人居然是你。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我也不会制订这次该死的计划。”

  苏浩的神情渐渐变得疑惑。

  他关注着思博脸上的每一丝变化,这个年轻人眼瞳深处显现出挣扎和愤怒,还有显而易见的无奈。

  “你救过我的命。我很感激,也从不忘记别人给予的好处。”

  说这些话的时候,思博的神情很是矛盾。他把手指塞进嘴里,像孩子一样用力啃啮指甲,望向苏浩的目光有些期待,却有着毫不掩饰的敌意。

  “我一直不太相信那些人。但他们是我最好,也是最合适的合作对象。他们告诉我,第十一独立部队指挥官是个凶残、狡诈、狠毒而且极端暴虐的家伙。你伪造战功,从士兵手上抢夺不属于你的荣誉,克扣官兵配额在黑市上高价套现,不尊号令私下藏匿本该当做战利品上缴的银骨晶石……我和你之间没有深究,见过,却没有太多了解。你在成都城里的表现令我惊讶,无论怎么看,我都无法将一个消灭数以千计变异生物的军人,与那些肮脏邪恶的名词联系在一起。它们根本不会出现在你身上,我知道这一点,我相信。”

  思博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用力揪着头发,双手在脸上胡乱擦抹。这些粗鲁的动作使他变得清醒,声音却变得于涩沙哑,说不出的难听。

  “他们告诉我,第十一独立部队指挥官是科学院长王启年的亲信,是这样吗?”

  这句话,比之前的任何言语都更具震撼效果。它像一块巨石从高处坠下,狠狠砸入苏浩心底那潭深不见底的池水。

  “谁告诉你的?”

  苏浩盯着思博,面无表情地问:“还有,“他们”是谁?”

  思博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表情凶狠执拗:“回答我,你是不是王启年的亲信?是不是科学院的走狗?”

  苏浩额头上迸起一道隐约的青筋,他尽量控制着脑子里不断升腾的怒火,以明显低于平时正常语调的声音闷哼了一声。

  “走狗?这就是你对我的定义吗?”

  “果然是这样————”

  话一出口,思博顿时瞪大双眼,瞳孔深处释放出无比失望和极端愤慨的目光:“我就知道是这样。他们没有撒谎,只有王启年那个老杂种的亲信,才能如此年轻就身居要职。啧啧瞧瞧你自己,多漂亮的中校制服,多么威严的气势。如果我没猜错,外面那些士兵应该也是科学院的直辖部队吧?上次我们在成都见面的时候,你只是一名尉官。而现在呢?上尉、少校、中校……不单连升三级,而且还是统领一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哈哈哈哈人生的落差实在太大了,投靠实力强大的主人做狗,果然要比踏踏实实做人强得多————”

  不知道为什么,苏浩心头的怒火忽然渐渐熄灭。

  他凝视着神情张狂的思博,叹息着摇摇头,慢慢恢复冰冷刻板的表情。

  虽然疑惑未被解答,可是黑色颗粒的危险指向,显然就是坐在对面的这个年轻人。

  这听起来很有些滑稽————苏浩可以感应到思博体内的能量波动,他拥有与上尉制服对应的二阶强化人气息。以“高氏”财团的实力,想要通过正常渠道从军方那里得到药剂,无疑很困难,却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他一直口口声声“他们”……

  一个二阶强化人,对苏浩根本无法构成威胁。苏浩也实在不明白,黑色颗粒发出的危险警兆,究竟为何而来?

  思博的情绪一直很激动。过了好一阵,他才略微平复下来,用灼热的目光盯着苏浩,表情无比失望。

  “知道吗?我一直觉得我们可以成为朋友。你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我原本打算过些时候再去新成都基地市找你,让你看看我的新制服,能够一起共事的话,应该是种不错的选择。”

  “可你为什么一定要跟该死的科学院扯上关系?那里的人都是骗子、魔鬼、妖怪、渣子……他们用欺骗手段得到一切,对所有看中的东西巧取豪夺,而你偏偏站在他们那边不,我宁愿从未遇到过你,你彻底摧毁了我对这个世界最后的美好留恋,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

  “你给我住嘴————”

  突然,一直沉默的苏浩如火山般爆发起来。

  他无比愤怒的咆哮着:“我欺骗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实际性的交集。没错,我们的确是在废弃城市里见过,我也的确在那个时候救了你。可是那又代表什么?我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吗?我对你做过什么样的承诺?没有什么也没有。你可以对任何人产生好感,但不能以此作为指责对方的凭据。妈的,你算什么东西?走狗?卑鄙?看不顺眼就骂这个骂那个。你算老几?搞清楚你的身份,这里是前线,是军事驻防区。不管你是押运物资还是另有什么别的目的,作为这里的最高军事长官,我有权力对你进行处置。”

  苏浩的爆发,让思博把后面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他脸色一阵青白,进而涨成紫红色,很不服气的叫嚷:“处置?你想怎么处置?”

  苏浩的表情从容不迫,他平静地看了思博几秒钟,认真地说:“我可以枪毙你。这绝对不是恐吓,在这儿,在这个时候,杀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太多理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