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狮行江湖 > 第125章 针锋相对

第125章 针锋相对

  只不过那个看似非常可行的伏击提议,却也遭到了湖亮的反对。

  湖亮认为对方竟然敢言明前来讨伐的时间,那就肯定已经做好了会被伏击的心理准备。

  如此一来不仅无法起到伏击的奇效,反而还会让荣尊狮群背负一个不仁不义,使诈暗算的不好名声。

  毕竟天河狮群是下了战书,然后才明刀明枪的来决战的。

  而荣尊狮群要是还在半道暗算,这不是把屎盆子往自己头上叩吗?

  虽然这种名声在尔虞我诈的江湖上算不了什么,仅仅只是被当作一句嘲讽的闲话罢了。

  但是湖亮觉得如此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做了肯定会让飞叶笑掉大牙的,还是不做是为明智之举。

  这突袭和伏击都被湖亮给否决了,那荣尊狮群里的主战派自然没有更好的提议了。

  这样一来,以琴儿为首的避战派自然开始活跃了起来,它们纷纷开始提议避战的策略。

  而避战并不是单纯的指躲避战争,逃避战争。

  其实积极的组织守备工作,坚守不战也是一种避战的策略。

  并且这种策略也相当于是应战了,以守为攻不失为一个以寡克众的良策。

  而提出坚守不战这一策略的又是湖亮的红颜知己琴儿,许多狮子为了巴结湖亮这个首领面前的大红狮,也都纷纷声援起了琴儿的提议。

  甚至就连湖亮也认为目前这种情况,确实没有比琴儿这个提议更加适合的办法了。

  于是湖亮正想去问琴儿是否有进一步的计划,比如怎么进行有效的防守策略。

  可白雪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反对起了琴儿的提议。

  “亮哥哥,我认为琴儿的提议不可取,咱们跟天河狮群屡次交手,每次不是逃就是被打得落花流水,要是再选择避战的话,恐怕军心会因此而涣散,以后只要是听到天河狮群的名字就会被吓得魂飞魄散,那还怎么一雪前耻啊?”

  白雪这也算是真知灼见,句句有理了,看来它还是在针对琴儿一事上面下足了功夫的。

  或许正是因为白雪的提议说得十分在理,所以很快也是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狮子的支持。

  特别是像独牙这种有血性的大雄狮,它们怎么可能甘愿做那缩头乌龟呢?

  半大狮子中的迪天和聪林就更不用说了。

  迪天可是眼睁睁看着自己兄弟热土惨死在天河狮群手里的,它早就恨不得冲进天河狮群的大本营,把那些狮子全部咬死,怎么可能会放着如此大好的报仇机会,视而不见呢!

  聪林则没有迪天那么看中情份,但是它的腿可是在天河狮群手里被打瘸的,这一辈子都得身患残疾的过日子了。

  要知道聪林还只是一个稍大一些的孩子,那么漫长的狮子生涯就这么被毁了,换作是谁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啊!

  所以白雪一把琴儿的提议反对了以后,那呼声远比支持琴儿的呼声更高。

  琴儿见此情形,只能苦口婆心地劝解道:“这天河狮群实力雄厚,云山和任意两大狮群联手都无法将其打败,我们若是要去跟它们硬碰硬的话,那无疑不是用鸡蛋往石头上面碰吗?”

  “我们就是要去硬碰硬,这又如何?咱们身为草原霸主,宁可站着死,那也不能跪着生,你要是害怕了的话,大可选择归降天河狮群啊,这样岂不前途无量,荣华富贵应有尽有嘛!”白雪抬杠的毛病又犯了,尖酸刻薄的小妇女品性尽显无疑。

  琴儿这些年也没有少见白雪和悦宝抬杠的事情,平常它对于这种故意抬杠的事情,也都只是置之不理,忍气吞声了。

  但是这一次关乎着荣尊狮群的生死存亡,琴儿绝不可能再妥协了,要不然它们好不容易才有的一个家,就得这样毁于一旦了。

  因此琴儿依然坚持道:“避战只是为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的命要是都这样搭进去了的话,那还谈何一雪前耻啊?我认为只有坚守不战是为上策,应战只会败上加败,难以翻身。”

  “危言耸听,你这分明就是在涨它狮志气,灭咱们的威风,天河狮群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啊?难道说那个天河狮群的卧底就是你吗?”白雪越说越过分起来,甚至把卧底一事都给搬了出来。

  湖亮终于看不下去了,厉声斥责道:“住嘴,白雪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难道还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这卧底一事不是已经让大家不要再提了吗?你怎么才几天的时间,就把我的命令抛在脑后去了啊?”

  白雪置气道:“亮哥哥,你偏心,你说那么多,无非就是想要偏袒琴儿的说法而已,那你干脆直接表个态好了,何必拐歪磨脚来斥责我呢?”

  白雪说完以后,心里的怨气似乎还没发泄够,又补充道:“反正你是首领,只要你一句话,我都愿意听你的,即便你是因为感情原因,决定站到琴儿那一边去,那我也依然无怨无悔,言听计从。”

  “首领,你该不会真的如此儿女情长吧?这可关乎着咱们荣尊狮群的生死存亡啊!”独牙摆出了一副忠臣死谏的姿态,力劝湖亮以大局为重。

  迪天则更是不管出于对师父白雪的忠心,还是自己的私仇问题,于公于私自然都是要出来声援一下的。

  “首领,你要是早就决定好了要听某狮子的意见,那还召集我们大家一块商议干嘛?干脆直接让我们执行命令不就行了吗?”

  迪天声援一下白雪的意见乃是对的,只可惜它的言语说得太过了一些,里面甚至已经夹杂了含沙射影指责湖亮独裁统治的味道。

  要知道荣尊狮群最忌讳的就是独裁统治,本来湖亮和小草就在一力主张民主,它这样去诋毁湖亮,岂不等于有意煽动大家对湖亮的不满,让湖亮呕心沥血推行的新政策成为一个笑柄吗?

  所以湖亮震怒了,直接指着迪天怒道:“你既然说我是独裁者,那我倒要问一问你,是不是我什么主意都不定,让你们像一盘散沙一样的各自为政,这样才不是独裁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