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情囚爱:失身为妃 > 第77章
  “小姐,朵儿,我买菜回来了,你们快看,我今天大获丰盛哦。你们不知道,那些人自从昨日见过小姐以后对我客气的不得了,还一个劲的给我送东西,好笑的是那个昌盛楼少掌柜居然见我路过,还专门跑出来给我送糕点,你们快来吃。”

  听到她从门口开始就大呼小叫的声音,福雅和小朵离开药圃,洗净手走向石桌边,看着小桃从篮里一样样将东西拿出来,面面相觑,又一脸疑惑的看向她。

  “小桃姐姐,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人家送你东西跟小姐有什么关系?”小朵一边问着,一边从厨房拿出一个小碟,将盒子里的糕点一一放进碟里。

  “小姐,你坐着。”拉着福雅坐好,小桃嘿嘿一笑,炫耀的说道“昨天下午我不是跟着小姐一起去散步了么?今天早上我一去市场,那些人对我亲切好多,一边跟我打听小姐,一边还给我送东西,价都不用我讲,省了我不少口水。”

  “他们向你打听我什么?”拿起糕点的手在空中停顿,福雅心里莫名恐慌,面上却不显出来,只淡淡的问道。

  “她们问我们住在哪里,家里都有什么人,小姐多大了,有无婚配等等,呵呵,小姐,我看怕是有人看上小姐了。”小桃看着福雅不温不火的瞪了自己一眼,不在意的调皮一笑,接着道“不过我也回了他们,我们小姐已有婚配,未婚夫是林京刚下来的大商贾,赵大官人,现在在未里开了一个最大的瓷器店,还有那个昭华楼也是我们家的,那些人羡慕的不得了,还说要我在公子下次回林京时告诉他们一声,他们想让主人给带些东西。”

  未里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镇,比起清水远远不如,但它就在明城通往南朝的路上,所以也不算太过闭塞,此地气候宜人,四面环山,风景也还算可以。

  “小妮子胡说什么?快些收拾好,等会你又要忙不急。”提起的心放下,福雅起身,看向小朵“朵儿,去看看汤药煎熬的怎么样了,天哥也快回来了,我去门口看看。”

  “是,小姐。”“是。”

  来到门外,看着前面已熟悉的风景,福雅想到小桃的话,心里微微失落,买小朵和小桃已经过去月余,生活也安定下来,她亦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天哥对她一如从前,但从没主动提过婚事,他总是在外一天忙着,虽一天三餐都回来陪她吃饭,晚上也会陪她走走,说说话,但她总觉的他有什么事在瞒着自己。

  在心里轻叹一口气,福雅看向远方青绿的大山,她还配的上天哥吗?她的孩子怀幸还好吗?

  “雅儿在想什么?天哥回来都没看见,何处光景如此之好,天哥也来看看。”

  赵天和一眼就看见站在门外女子高挑的身影,盈盈满足充斥心间,大步走进却发现女子看向远方,淡淡忧伤从她眼里流泄而出,心里一沉,他拉起她手,温和一笑,开口打断她漂远的心思。

  是又想起那个小屋了吗?是又想起那段不见天日的日子了吗?雅儿,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忘怀过去?

  “没有,就是看到远处的青山想起以前在书上看过到的明城,听说百花谷就在那个方向,现在正是百花盛开的时候吧,天哥下午还出去吗?”收回视线,福雅笑的风轻云淡。

  想到今天得到的好消息,赵天和抬手轻触她包头额角处,放开笑容“雅儿,在这里是不是闷坏了?过几天我们就启程去明城,去看看你向往的百花谷。”

  “不,这里很好,过些日子我们再去吧。”

  放下手,赵天和看着她眼里的坚持,心轻轻抽痛“雅儿……”

  那似叹息,似呢喃的轻喊,让福雅不敢对视,匆匆转过身,她拉着他进门。

  “公子你回来啦,还有两个菜就好,你们先喝碗汤。”小桃端着菜走进屋,出来看见福雅和赵天和,欢快的说完,又走出厨房。

  小朵的厨艺比她好,所以洗菜端碗的是她,小朵为这个家的大厨,她打下手。

  回头看着总是一天笑容可掬小桃,赵天和目光暗沉。

  “天哥怎么了,还是在怀疑她吗?”

  福雅转身,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淡然的问道。从最初的回忆回过神,她也发现事情的不妥,但这一个月小桃表现的相当懂事,活泼可爱,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希望是我想错了。”赵天和拉着她坐在桌边,盛好汤放在她面前,又为自己盛了一碗。

  “菜来了,公子、小姐请用餐。”

  “你们也坐下一起吃。”

  “谢谢公子、小姐。”

  夜,如期来临。赵天和房里,小朵详细的说着今天发生的一切事情,事无巨微,她一一禀报。

  “你下去吧。”“是。”

  想了一会,赵天和走出门,来到福雅门前,看着窗上女子清晰的侧影,他突然觉的有些紧张,深吸一口气,他走上前轻扣房门,清了清嗓子说道“雅儿,天哥想跟你借样东西。”

  “天哥要什么东西?”福雅已取下包头,披散着发,她打开门。

  “雅儿可否将你房里的琴借天哥一试,今晚夜色正好,你要不要出来赏月?”

  赵天和不变的温和笑着,看不出有何不妥,福雅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无任何亮彩,有些奇怪却没有多问,转身取出琴。

  赵天和顺着她最后的目光看向高空,一时尴尬非常,心里暗恼却又不想放弃。

  接过福雅递过来的琴,赵天和拉过凳子,盘腿而坐,将琴放在腿上试了试音,十指开始有节奏的动了起来,一曲凤求凰在寂静的夜里深挚缠绵。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男子歌声清亮,合着琴音缓缓响起,福雅走出门,看着微淡的烛光下,男子熟悉的笑容,柔柔的目光,泪无声落下。

  小院外,又一个女子看着院墙,听着歌声,同样泪无声流淌,修剪适宜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只见她脸上盛开出一朵凄凉笑容,转身毫不犹豫的消失在黑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