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迷情囚爱:失身为妃 > 第54章
  “小姐,先吃饭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小桃拉着失神的福雅走出寝房,让她坐下后,又将碗筷放进她手里,才自己坐到另一边,端起碗慢慢吃了起来。

  福雅愣愣的端着碗,麻木的吃着碗里的饭粒,心思还沉浸于小桃刚才说的话里回不过来。

  “他就是赵天和,你什么时候在哪里见过他?”

  “小姐还记得我以前提过月如小姐痴迷靖乡的那个公子吗?她就是因为他才不想进祁王府。也是因为他,月如小姐将你故意打晕,放在我们寻找过来的路上,让你做了她的替身进了祁王府。“小桃听到名字,不得不感叹一切都是造化弄人,小姐喜欢赵天和,却也因赵天和被送进这祁王府。

  “你是想说那个靖乡公子就是天哥,对吗?“原来老天早就给过她机会,她却没有注意到!

  “他怎么样?卫月如怎么会认识他的?“龙连泽不是说有人亲眼看到天哥葬身泥石流吗?他骗了她?

  “那天我们在赶路,很晚才找到客栈,进去后才知道最后几间房已经被一个公子定下。小姐跟我正在着急,不想站在一边定好房还没有离开的公子看见我们为难,居然主动将备给他自己的那间房让给我们,自己去跟家奴挤了一间房。我想月如小姐应是在那时对赵公子就有好感了吧?第二天起程,想不到我们同路,赵公子让我们的轿子先行,他们的商队因货物众多就在后慢慢走。当我们走出笥山不久,就听到后面巨响,回过身才发现原来山崩了,我们本来都在庆幸逃过这一劫难,不想月如小姐居然执意要往回走,她担心那个没有留下名字的公子。我们实在违不过小姐,就又一路惊险的往笥山走,远远看到赵公子推开一个被吓呆的人,自己却被急流而下的泥石淹没。他救的那个人看着他被淹没也没回头拉他,很快就逃走。等我们赶到时,赵公子已经不见踪影,月如小姐命人在赵公子淹没处挖掘,救出了赵公子,只是那时赵公子情况很不好。我们匆匆忙忙回到靖乡,月如小姐去请神医医治赵公子,他活了下来,却一直没有清醒。直到去年我们被卫相下令送月如小姐进祁王府,他都还躺在床上没有知觉。”

  小桃慢慢说出真相,看着福雅“小姐,赵公子是活下来了,但他活着就跟死了没什么区别。你还是忘了他吧!”

  天哥没死,他还活着,他居然真的还活着!

  “哐”

  福雅手里的碗突然被一掌扫落,摔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响起。

  “怎么了?”她回过神,抬起头看到突然脸色惨白的小桃。

  “不要吃,有毒。”血随着唇角一丝丝从正说话的嘴里冒出,很快沾满她胸前衣襟。

  “小桃,你要不要紧?你先别动,我马上去叫人。”雅立即起身,移开桌上的菜饭,扶她趴好,又急急向外走去。

  “小姐”小桃伸出手想要说什么,却只能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来人,快点开门。”福雅来到紧锁的院门,用力的拍打,连连高声呼叫。

  “有没有人在外面?快点来人啦,有人中毒了,快点开门”

  “龙连泽,你在哪?快让人打开门龙连泽”

  “放肆,王爷的名讳是你能叫的吗?”一直毫无回应的门外,突然响起一声娇喝。

  福雅听到声音,心里一阵激动,小桃有救了。

  “你快点去找大夫过来,这里有人中毒了,你”

  “哼,我劝你还是省点力气,不要再叫为好。”门外女子打断她的话,凉凉的说着,幸灾乐祸的意味甚浓。

  “什么意思?”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福雅停下拍打的手,安静下来,隔着厚实的木门,淡淡问道,心不停堕落,堕落。

  “实话告诉你,今天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有时间在这里叫,你怎么不想想,为何好好的饭菜里会有毒?而你虽然被关在这里,但不论如何祁王妃的身份还在,又有谁这么大胆敢在你祁王妃的晚餐里投毒?你叫了这么久,又为何一个人都没有出现?这些你都不好好想想吗?”

  一连串的提问,让门内女子只觉一遍冰凉。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们?她们安静的呆在这里,做错了什么?

  “那你呢?吴姣玉,你又为什么要出现?”

  “我?哈哈哈我来只是为了看看你不得好死,凄凄惨惨的模样。想到你死后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只能任尸身腐烂,蛇虫鼠蚁在你们的身体上爬来爬去,最后再将你们吃的干干净净,我这心里就无比的痛快。知道吗?我今天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哈哈哈”

  猖狂的大笑,门外的吴姣玉并没有否认身份,话说完也没有理门内人的反映,转身离去。

  季福雅、祁王妃,这次我看还有谁能救的下你!到了地府,知道真相,你也不要怪我狠心,要怪只能怪王爷对你太过痴心!你知道我今天看到什么了吗?我居然看到堂堂东昭祁王爷,尽然学人躲在门后痴痴守望。那一刻,我是多么嫉妒你,嫉妒到恨不得马上让你死去。不过,现在这一切很快就要过去,你就要在这个世上消失,而那个宠爱我玉夫人的祁王马上就又会回来了。

  季福雅,你好走!

  知道一切真相后,福雅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下来,然后向屋内走去。

  “小桃,小桃你不要吓小姐,快点醒过来啊小桃”

  回到屋内,小桃苍白着脸趴在桌上,暗沉的血顺着她的嘴角静静流淌,流了一桌又一滴滴落在地上,形成一个血洼。

  福雅伸手探向小桃鼻下,已无气息。不相信的摇摇头,她淡淡一笑,双手捧起小桃的头,低低呼喊“小桃,求求你,不要再吓小姐了,也不要再睡了好不好?你睁开眼,看看我,看看我啊小桃”

  “小桃我知道你还没死,你等等我,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就来救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突然想到什么,福雅轻轻放下小桃毫无声息的头,急急往外走。来到今天刚种下的园圃,等不及去取锄头,她直接就用双手挖了起来。很快洁白的纤手指尖红光点点,福雅却无所觉,直到认为应该够用了,才停下双手,扶着腰站起,却肚子一痛,差点摔倒。

  深吸一口气,福雅跪在土里,一只手撑起自己,一只手轻轻摸着肚子,想要借此安慰肚子里在此时也来凑热闹的孩子。

  “宝宝乖,现在不是玩的时候,我们要去救桃姨。桃姨对你那么好,你也不想她有事的,对不对?”

  再次深吸一口气,忍着痛福雅用力撑起自己,拿着药种一步步向屋内走去,只是每一步,都显得那么坚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