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新瓦岗 > 第二百二十五章:徐军师点兵

第二百二十五章:徐军师点兵

  身后的步营头领们听了两人的分析更是信心大增,一个个摩拳擦掌,兴奋之极,哥哥常说上了瓦岗后才是开始,可是上瓦岗后第一步确是城外砌墙,让瓦岗受尽天下人嘲笑,好不容易熬过去并在丹阳城大显神威,让瓦岗之名无人不知。

  再经过一个漫长寒冬的蛰伏到今天终于是可以验证瓦岗实力,这些时日来没日没夜的苦练兵马也眼看就要派上用场了,只是还真不知道那效果究竟如何。

  此时所有步营头领中,尤以那华公义侯君集二人最为期待。

  华公义可说在等这样一个机会等了数年,本以为可以在朝廷里实现抱负却是现在的瓦岗给了这样的机会,一种急于想证明自己的想法毫不掩饰的从目光里迸射出来。

  侯君集的心情比之华公义少不了多少,他心里清楚自己上瓦岗多少有些挟众人之面将了哥哥一军的感觉,这次自己要是不能展现出自己的实力来,恐怕以后也就此在哥哥心里烙下一个空耍嘴壳子的印象了。

  李公逸周文举二人则没那么多想法,两人很有自知之明,与王当仁而言自己二人比不了,与眼前这些个头领自己二人也是差了一截,所以,两人此时的想法都是一切听令行事,只要不出差错配合好各营的行动,完成任务就行了。

  “金成牛盖二人听令!”徐世绩唤出二人,命令道:“着你二人即刻前往后备军中挑两千人马组成预备一营,随时待命!”

  “李如珪齐国远二人听令!”徐世绩再一声喊,两人也是纷纷出列,只听徐世绩又道:“着你二人也与后备军中挑出两千人马组成预备二营,随时待命!”

  “奉军师令!”李如珪齐国远也是立即领命。

  当下四人都不由相对一望,这时,周围的头领也上前来与四人祝贺,虽然说预备营都是临时的,但是能在瓦岗带一队人马这就是一种荣耀。

  四人都是玩山寨的,一在磨盘山一在少华山,自己的山寨跟瓦岗相比心里都是有数的,此时那里会不亢奋的。

  四人又纷纷朝众人拱手作谢然后飞也似的下了城楼,像是害怕好的人马都被对方给抢去了似的,看的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也请凌头领再去挑出两千人马来组成预备三营,另外四个城门内的瓮城都各自埋伏两千弓箭手,剩下的全都上到城墙,也便交由凌头领去安排了。”

  “是,奉军师令!”凌敬对于徐世绩是真的服气。

  自从徐大军师到金堤来之后确是弥补了自己的好些疏漏,那缜密的思维比之自己是高出颇多,自己还得多与军师学习才是。

  哥哥那句活到老学到老说的还真很是对头呢。

  “黄头领。”徐世绩看向黄天虎叮嘱道:“哥哥常说情报就是眼睛,没有情报就是瞎子,一头瞎眼的大象也敌不过一头孤狼,这是瓦岗金堤与朝廷的第一战,于情报方面可就完全的托付于探视营的兄弟们了。”

  说完,徐世绩更是朝着黄天虎躬身一礼,其余头领见了也是纷纷如此,直把个黄天虎给急的直搓手,慌乱作揖朝着众人礼了一圈,最后干脆大喊一声道:“今番我黄天虎代整个探视营兄弟向军师立下军令状,若有甚差池此战之后定当自割头颅来见军师和哥哥向众兄弟请罪!”

  说完,黄天虎一拜在地,那双膝磕的石板也是一声闷响。

  “黄头领快请起。”徐世绩与众人上前扶起黄天虎来。

  对于铁栏山三杰大家也都清楚,都是说得出做得到的汉子,尤其老三恶太岁李成龙更是早就展示过自己铁血的一面,是以众人对黄天虎也是极为期待。

  安排妥当后,徐世绩又与各位头领细说了些话,也都是些叮嘱的事,最后道:

  “此时哥哥还未回瓦岗,不过哥哥已着人知会说定抢在靠山王兵马之前回到瓦岗,故大家也不用担心甚,一切都在哥哥掌控之中,现在各自回营检查装备,作好随时出战的准备,今番是我们瓦岗的第一次迎战朝廷兵马绝不能怂了让天下人看笑话!”

  “是!”各位头领异口同声。

  黄昏时分。

  如凌敬所料,唐壁人马已到达金堤城外,离城五里安营扎寨,天色将黑之际黄飞虎已将唐壁人马报与徐世绩,徐世绩狠狠的盯了这草上飞黄天虎两眼,此人果有能耐,直要说此时那唐壁怕是大营还未完全安扎便已探的消息来。

  不过当看了情报后却微微有些惊诧。

  “十万人马!?”徐世绩不由抬头望向黄天虎,黄天虎赶紧点头应声道:“不敢有误,确有十万之数!”

  徐世绩闻言慌忙摆了摆手笑道:“黄头领别误了,非是疑探视营这情报,而是我没料那唐壁敢将他山东节度的所有兵马都带来了金堤,他这是要趁此机会在靠山王面前挣个表现啊。”999手机端::/m.999xs/

  黄天虎闻言也是道:“最近几次三番唐壁都受了靠山王的训斥,想必如军师所料。”

  “既然那唐壁这样给我们金堤脸面,那不妨我们也给他老家送一份礼去。”徐世绩自顾自的嘀咕一声,黄天虎只在一旁听着没有说话,徐世绩似是考虑了一番,随即道:“黄头领,速派人与那燕王格谦处,就说山东境内兵马空虚,他不是一直想将地盘扩大一些么,这样一个机会应该不会错过的了。”

  “军师好妙计!”黄天虎领了令。

  “另外还要密切关注哥哥回山时日,至于城外唐壁兵马只监视不行动,我料他唐壁在靠山王到来之前也绝不会率先动手,他安营五里之外便可见一般了。”

  唐壁再想挣表现没登州强兵壮胆唐壁真不敢伸展,表现要挣,可老底更得留着啊,要是一次打光了表现不但没有自己还赔进去了那才冤,反正金堤没有骑兵便留下五里的空荡也是无妨的了。

  徐世绩将这些看的明明白白。

  黄天虎点头应了便即转身而去,此乃战时,尤其是在战前斥候乃是最繁忙的兵种,需要探听的消息实在太多,而且还得甄别真消息和假消息,且这次也算得上是黄天虎的第一战。

  也是整个瓦岗的第一战,不敢不谨慎,不敢不全力以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