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完美一生 > 第四百七十六章 反击开始

第四百七十六章 反击开始

  第四百七十六章  反击开始

  兴隆村的事件很怪异,突然来临的变化也让海平县的一些有心人错愕不止,怎么就突然之间发生了这样的变化,怎么就一直强硬态度的贫困村这次主动的承担了错误并且上交了罚款?

  县委书记乔新雷的办公室中,林业局和公安局的那两位副局长正在向他做着详细的回报,内容不是日常的工作而是江清影在兴隆村发生的一切,从最初到村子的迷茫到中途的变故,直到最后突如其来的巨大转折一一为乔新雷述说清楚。

  “一个自称是江县长男朋友的年轻人突然来到县里,还跟着她一起到了兴隆村?”乔新雷先是嘟囔了一句,接着抬起头对着两人用那特有的公鸭嗓子问道:“知道这个左姓青年的身份吗?”

  “不知道,也没有人问过,对方也只是在江县长遇到为难情形的时候才站出来,看起来是一个富家子弟,也更像是个男朋友的身份。”公安局副局长用一个老刑警的眼光分析了一下小军。

  坐在椅子上沉吟了一下,手指在办公桌上哒哒的敲了半天才开口对着两人继续说道:“去调查一下,本来已经足够跟上面汇报这个新县长的各种败笔,兴隆村是一个爆点,现在这个爆点没有了,只能从长计议了,你们先回去吧。”

  一言堂,整个海平县,是完完全全的一言堂,上面不是不知道这里的情况,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来处理这里的局面,几任的县长是一些想要改变这里局面的领导的试探,很显然,他们失败了。不是没有想过直接把乔新雷调走,或是平调或是上调到市里的一个局,可乔新雷这一直被称为土老冒的人在上面却还是有人支持着,反对的声音也是占据了市里很重要位置之人发出,双方也只能互相抵消了。

  要说这海平县一直以来是贫困县,不是领导无能,而是这里的地理条件和人文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正应了那么一句话,穷山恶水出刁民,虽然在经济方面乔新雷没有太多的建树,可人家把整个海平县其它的方面弄得非常好,最起码治安达到了全省的前列。

  处在改革开放初期,经济建设才是这些想要在仕途上有所建树之人的目标,海平县,明显不合适。乔新雷在这里一干就是十几年,不仅没有得到晋升的机会,甚至于还屡屡被上面斥责。

  当然这些都是上面的人看待海平县的一切。

  经营了这么多年,可谓是真的铁桶一块了,县里面从上到下,近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是完全听从书记的指挥,指哪打哪,不管其中的所有人是不是都真心拥护乔新雷,但为了保住官职不被排挤,也只能这样了。剩下的那一小部分没有依附的人,不是身在闲杂部门就是仕途上郁郁不得志,或是那种只求一官半职终老之铁饭碗之人思想。

  三任县长,干了三年,多么大的问题,上面竟然没有人借此机会起势,可想而知这乔新雷在上面也是有人的。小军等人回来之后,与江清勇陈慧二人坐在一起,帮着小影分析了一下整个海平县的形式,王大林和陈小石被小军留在了兴隆村,这兴隆村是乔新雷的爆点,何尝又不是小军为江清影设下的一个转折点呢?

  王大林和陈小石不仅仅是休假在家,他们有任务,那两个来自国家地质勘探局的同志粗略的看了一下之后,尤其是在小军重点划分的区域,虽然没有很大的信心,但是左将军的邀请他们还是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小军能够重点划分出可能开采出煤炭的区域,不是书本上得到的知识,而是在21世纪的电视新闻中偶然看到的一个新闻报道,那里面道出了一些挖煤人的小经验和一些专业人士的经验,小军结合记忆中这gs省几个产煤地域和这些小经验,再加上一些书本的知识,尽管只有一成的把握,可还是让上面派人来进行具体的勘探。

  此时的gs省已经有一些地区靠着煤炭产业的发展富了起来,很多地区也都在效仿,海平县才尝试过,但也只是在县周围的山区和丘陵处勘探过,至于这遥远的兴隆村附近类似荒漠的地方,他们并不相信会是一个煤炭产地。

  小军把王大林两个人留在兴隆村,让他们等着,陪同过几天请来的专业队伍对附近的区域进行具体专业化的勘探。

  这一篇揭过,兴隆村的事件也算是江清影在海平县打的第一个胜仗,也让很多人看到了新来之县长不同于从前那几任的地方。兴隆村主动到县里缴纳罚款,并且村支书陈老实到乡里主动的承认错误,这可算是开了先河之举,很多人对于新来的年轻女县长不敢在过分的轻视了,甚至一些激进的年轻人为江清影鼓掌喝彩。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今天跟江清影小军等人坐在一起的龙海燕,这样一个在县政府‘混’了近十年的老油条的加入,算是为江清影对海平县有了一个深层的了解,再加上一旁的海平县武装部长杨平在大局方面对江清影道出这几年县委县政府常委会议上的一些东西。上层与基层,两方面的消息汇总到了一起,江清影也算是真正的了解了一些海平县这几年以来的内幕。

  其实也没什么内幕,只是乔新雷这个书记的权力欲太强了,上面说他土老冒的原因也是这书记并不是那种贪赃枉法之人,很多贫困区域发展不起来是因为领导干部们不负责任吃喝卡要拿,胆大一点的甚至贪污。可这个乔新雷没有,这是公认的,这也是一些同僚说他土老冒的原因所在。

  就是这权力欲有些太吓人了,不贪赃枉法但却有些滥用职权这也是公认的,他的子侄亲友每一个都被安置在了海平县的要害部门,完完全全吃公粮还得挑这上面拨款强力扶持的部门,而乔新雷的一众党羽也是如此,把家中的亲朋好友全部安排下去,虽然贪赃但却更加的可恨,国家的专业要职部门竟然成了他们的后花园,财政局、工商局、公安局、交通局、建设局等等要害部门,完全成了他们开家庭会议的地方,实属可恨。

  杨平这个武装部长在县中没有实权,也是因为其不想参与到乔新雷一众人中间的原因,很多事情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不问,稳坐自己这个被所有人尊重的武装部长,手里握着差不多一个营的战士,在几年前打击海平县治安混乱之时,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现在这里的良好治安可说跟他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出自gz军区,曾经也是尖兵,从班长排长一直到团长,杨平的军旅生涯也非常的辉煌,陈慧的父亲正是杨平的直系领导,他跟着陈慧的父亲多年,直到动乱时期被批斗受伤,也是陈慧的父亲保护了他,动乱结束之后,已经不适合在军队工作的杨平回到了老家,陈家没有忘了他,算是带着军籍专业,成为了这海平县的武装部长。

  这次陈慧来海平县,杨平毫不犹豫的就站在了江清影的一边,老领导姑娘的小姑子,他当然知道该怎么站队。

  “杨叔叔,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这段时间站在我这一边支持我,估计他们早就不知道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让我离开这里了。”刚到这边还没有怎么样,江清影就受到了对方的打击,这也是他至今为止不敢过度大刀阔斧的原因,排挤也要有了时间,自己还没有表态是与他们对着干还是平稳合作过度之前,就已经开始针对自己,这里面值得想的东西就太多了。幸好哥哥和陈慧来到这边有了杨平这个助力,在例行会议上针对对方的一些行为言辞激烈的进行了对自己的维护,本来杨平这武装部长不到正式的常委会几乎很少参加各种各样的日常例会,这次突然到来就让乔新雷有些奇怪,直到他开口乔新雷才知道这新来的女县长不知道动用了什么能量,竟然让这从来不参与这边事情的杨平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她一边。

  那一次,乔新雷算是给了杨平一个面子,没有利用人员的优势直接打压他和江清影,其实也是不想直接撕破脸皮罢了,针对江清影,但都是由下面一个个环节对其进行下套,还是她这个县长不得不钻的套,在明面上还没有达到直面相对的地步。

  “呵呵,江县长客气了,于公于私,我都会不遗余力的站在你一边,不过这边的局势对你实在是太不利了,也不知道这乔新雷是怎么了,竟然在你刚一来到这边就针对你,棉纺厂、面粉厂和砂石厂这三个大老难事件已经把你架在了火堆上,如果不是这次的兴隆村乱砍乱伐事件你狠狠的扇了他们一巴掌,估计乔新雷就会把这些事情全部综合在一起对你进行打击了,而且是到市里直面上面领导的‘请愿书’,你也可能成为海平县历史上最短的一任县长。”杨平虽然胳膊上受了伤已经不能在当兵了,可身上那股军人的气息并没有消退,刚毅的面孔上还留有淡淡的杀气。

  接下来是龙海燕这个新加入之人的表态了,她没有别的,一个小小的秘书也没有什么值得风险出来的,唯有对于这县委县政府的一些人事关系的了解,最重要的就是这些领导们有那些亲戚朋友在下面各个要害部门任职的名单。都说机关是长舌妇长舌男出产的地方,这句话不假,成天对着报纸端着茶杯,工作之余聚在一起当然是谈乱这县委县政府的一些琐事,就是这些琐事,此时对于江清影无比的重要。

  小军一直都是作为一个听客,该做的自己会做,不该抢先的东西也绝对不能抢先,世间事情千千万,即便是自己身边亲朋好友面对的事情也非常之多,不可能每一件的事情都由自己来出面处理。此次来这边是为小影打气,也是想要看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什么深层的东西存在,当初郑海川被打残之前的那一句话,不可能是平白无故说出来的。

  小军也知道自己的存在算是一个特例了,以一个小小的中将在两方的争斗之中充当了奇兵,几次事件都是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对方吃了大亏,难保对方不会用一些阴暗的手段打击自己的私生活,虽然这是大忌,可一旦成功回报是绝对丰厚的,因为江清影涉及的不是她一个人,也不是小军这一边,还有一个人,她的父亲,那位执掌一方的‘诸侯’,铤而走险也不是不可能,就算不冒这种可能会造成双方直接剧烈碰撞的风险,在小影这边寻求突破口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无论是谁,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打击自己和江伯伯,都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小军,小军~~”

  几声呼唤把小军从思绪中叫醒过来,看着自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尤其是杨平更是显得有些激动。

  “左将军左局长,人家正在谈论正事,你能不能专心点。”江清影拧了一下小军的胳膊,略带着一丝撒娇的语气对着小军说道。

  看来杨平的激动就是得知了自己身份造成了,早晚他都会知道,不如直接告诉他还显得对他的信任。

  “呵呵!”江清影作为一县之长的撒娇神态引得杨平和龙海燕低笑不止。

  这也是江清影故意为之的一种表现,她再向龙海燕和杨平敞开自己的私下状态,也是接受的一种,我接受了你们也就预示着不允许背叛的发生。

  “这海平县的事情都是小事情,一群自以为是的家伙罢了,一切你做主,我直管看着敲敲边鼓。”其实小军对于这什么乔新雷一众人根本没有兴趣,他想要知道的是乔新雷后面有没有站着人,有的话这人是谁,对付小影是乔新雷对于自己一言堂的统治还是上面有人指使,如果是有人指使他又是抱着什么样的目的,这些才是小军关心的,而他关心的中心就是这件事情是不是有人故意为之的。

  看到小军的兴趣缺缺,天色也不早了,杨平站起身说道:“不管怎么样,江县长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我也先走了,江县长。”龙海燕感觉到人家可能还有话要谈,赶紧起身告辞,这次的站队算是自己的一次冲动吧,人总是要做些什么的,碌碌无为过一生不是她的性格,最重要一点,有左昊军这样的人在,小小的一个县,人家动动嘴皮子,县长遇到的事情根本就算不得事情。

  屋中只剩下小军四人,此时江清勇才开口问道:“你们去兴隆村的时候,我给老爸打了电话,他只告诉我一句话,不用担心他。”

  几个字,已经透露出很多的信息了。

  “老爸的话是不是已经确定了,是有人想要通过我来做一些手脚?”江清影其实这疑问已经是答案了。

  “江伯伯那边没有事情,代表很多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无论是不是真的知道是有人刻意为之还是如何,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并且应对的措施已经有了。那我们还怕什么?”小军点燃一支烟,江清勇的一句话让他心里有了些底,对付自己不怕,就怕因为此事牵连江伯伯,自己这只蝴蝶已经改变了许多,一旦把他的轨迹改变了,自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的,现在听到他不担心,也就放下心来。

  陈慧适时的一句话让江清影一直有些为难的心理顿时茅塞顿开:“小影,我知道你在意自己的路程上是不是全靠自己而不靠家庭,可这是你回避不了的,我们从出生开始已经与一般人不同了,这是福也是罪,做不好这第几代是罪,做好了是应该,但毕竟我们的起点要比许多人高很多很多。我能理解处在你现在这个位置的心中所想,可你有没有想过,左昊军来了这边会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会没有人知道?暂且当作是有人想要针对你来打开突破口,你觉得仅凭一个小小县长的身份能够应对得了?有些东西该用就要用,只要我们用在正地方,不拿这些东西去为非作歹。就算退一万步,海平县的事件只是乔新雷一言堂的排挤,难道你不想为这里的百姓做点什么吗?动用关系就这么的犯你的忌讳吗?最重要的是,连我这个局外人都不相信这件事情会只是单纯的排挤,一个从省委督察室空降下来的县长,他乔新雷胆子再大也不会不把你的背景调查清楚之后才有所行动,要真是那么鲁莽,他也就不配当这一县的县委书记十几年了。”

  “啪啪啪啪!!!”小军和江清勇拍动双掌为陈慧鼓掌,这些话由陈慧来说效果是最好的,江清影可谓是当局者迷,作为这第三代,红色的印记已经牢牢的印在他们的骨髓之中,无论到了哪里都是不可能被抹掉的。

  “讨厌,你们早就知道却不提醒我。”江清影狠狠的拍打了一下小军,满脸的娇容中透着一丝的羞愧,这道理并不难,为什么自己想不到呢,是太追求凡事靠自己不靠家庭了吗?

  看着江清影脸上的光彩,小军三人都知道她走出了思想的误区,剩下的事情就好办了,不要说这海平县,就是换成是市里,同样对她不会有毁灭性的打击。那种坚持是一种错误,最起码走入仕途之后,在这个圈子中是绝对行不通的错误。

  当天晚上江清影就想回到办公室去细细的筹划一番反击的事宜,可小军并没有让她如愿,一把拉着她进了自己居住的房间,小别胜新婚,更何况小军也要为她减压,床第之间无疑是一种耗费体力但却放松精神的最佳减压‘运动’。

  冰冷如她,在床上同样冷冰冰的,反应方面也迟钝半拍,面对小军的上下齐动,她的反应并不强烈。但是眼中的**却真实的反应出她内心的真实感受。

  极品啊极品,一个外冷内热的极品女人,一个让你能够感受到别样风情的女人,也是一个让男人永远都保持着旺盛的征服**的女人。

  只要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在这方面被女人轻视,而小军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烦恼,那身体改造丸可不是白吃的,一直以来无论同谁在一起,就是那疯狂如火一般的索菲亚,也没有办法让小军心理上产生一种必须征服的念头,只有这江清影,眼中**再旺盛,心中的**再迸发,在表面上也看不出来,甚至连呻吟都只是微微轻声,身体上也永远都是如同那张脸一样,凉冰冰的。

  征服感,这种感觉让小军更加的卖力,更加的充满**。

  “明~~明天~~我要~要工作~~”一个多小时的冲击,江清影紧紧的抱住怀中的男人,低声在他耳边说道。

  就是求饶,也不说点软话,这就是坚强的江清影,在任何时候都无法改变的性格。

  小军笑了,身体的动作却没有停,反倒是更加的加快频率,直到江清影妖媚的横了他一眼,那带有无限勾魂的声音从口中不再抑制的发出之后,那身体随之做出从来不曾作出的姿势之后,那媚媚的老公儿子在小军身边响起之后,这场没有表达出来的互相征服之战,才以小军的胜利宣告结束。

  平复了气息之后,躺在小军怀中的江清影才伸出一根手指在他胸口划着圈圈的低声问道:“你早点回去吧,别为我担心,这边我能够处理好,盯着点天京那边,我担心我老爸的话有安慰的成分在,我不想让你们出事,可是我又给自己下不了决心离开你~~”

  小军狠狠的打了一下江清影的娇俏小臀,带着一丝气恼的打断了她话的说道:“不要胡说,要是因为这些人这些事让你有了这样的想法,我不介意让天京出现第二个第三个郑海川,无论他是谁~~”

  江清影捂住了小军的嘴,扬起头亲了一下他的脸颊说道:“不要,我不要你放弃自己的一切来做出这样的荒唐事,我不允许你为了我做傻事。”

  “那你就不要有那样的傻念头,此生,我绝不会放手,这是我作为男人的最后骄傲,没有了这骄傲,剩下的一切对于我都不重要。”小军紧紧的搂住江清影,把自己内心深处的坚持传递给她。

  “我也不放手,为了你的骄傲,面对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放手!”江清影把脸贴在小军的胸膛,嘟嘟囔囔言语含糊的说出了平日里她绝对不会说出的羞人情话。

  第二天一大早,精神焕发的江清影出现在了县长办公室,刚一上班她就着急县政府这边的在家领导开会,即没有提成功在兴隆村树立形象和威信的事情,也没有提几个县政府扶持的工厂当中出现的产销困难,工人开不出工资,然后上访闹事的事情。而是把一项议题抛了出来。

  ‘关于全县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业务考核以及相关惩处条例!’

  嗡~~~~整个会议室震惊了,这一份文件等于把矛头对准了全县的领导干部,更是直接与乔书记站在对立面了,这个江县长疯了?还是她以为自己解决了兴隆村的问题就有资格在海平县指手画脚了?

  “这也是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对所有在职的公务人员进行专项的业务考核,并且还要对一些业务方面没有问题但学历不够的人员进行再次学习,拿到学历的人员才能继续留在岗位上。至于那些考核不合格的人,全部予以离开现有工作岗位的惩治,第一批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即将实习和毕业,他们也将充实到全国各地的政府机关和国有单位之中去。”

  江清影没有理会在场诸位的怪异眼神,自顾自的把自己的理由说出来,国家的帽子最大,谁敢阻拦,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上面确实也有这样的意愿,只不过还没有行程正式的文件而已。

  江清影说完之后等着众人的反应,所有人都低着头不发一言,江清影也知道,他们是等着会议结束之后跑到乔新雷那边去研究对策,毕竟自己作为县长只能是提出,这种事情还需要书记拍板,甚至要到常委会上进行投票。

  “散会!”江清影一挥手,所有人今天离开的速度非常快,甚至连跟江清影寒暄几句的人都没有,一出会议室,这些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全部一个行径,去乔书记的办公室,这江县长突来的一炮简直太诡异了。

  嚣张!

  竟然没有一点点理会后面江清影望着他们,径直的甚至连办公室都没有回就走向县委所在的另一栋3层办公楼。

  江清影嘴角微微一笑,你们去吧,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如何?

  “江县长,咱们还去吗?”龙海燕站在江清影的身边,她是知道江清影所想的,这个东西一出,不等对方反应,先拿掉几个人再说,而第一意向所指,就是乔新雷的侄女在县财政局上班的乔梅以及另外几个领导的亲属。龙海燕尽管心里没底,但想到那个人的存在,她咬了咬牙,就跟着县长干一回,大不了败了下海去经商。

  “去,为什么不去,他们汇报他们的,我这个县长处理两个小卒还是可以的。”江清影看了一眼另外办公楼前停着的一辆车子,杨平今天也来了,他就是来陪着江清影到下面去给乔新雷一个下马威的。

  小军依旧陪在江清影的身边,这一次他换上了平凡一点的衣服,左一左二也是一样,昊雨服饰的商标太明显了,到哪里这一身穿着都是众人的焦点,海平县这里更是,穷虽买不起,但认识还是认识的。

  “你哥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在sh认识的一个专门做倒手生意的人,那个人家中在铁路方面算得上权势极大了,这小子充分的把东西对调,南北互通做到了极致,用公家的线路运送自己底价这边买,高价那边卖,赚的就是这运输的成本。你们海平县这几个厂子的销路,就交给他了,已经派了一个销售部的副经理往这边来了,买谁的都是买,卖你哥一个面子他当然乐意,也算把你这边的几个工厂救活了。”上车之后小军就把早上安排的第一件事跟江清影说了一遍,此时的车中不像是在去兴隆村的时候,司机和秘书都不是自己人,现在司机是左十,秘书龙海燕已经算是‘归顺’了,还是那种不怕她背叛的‘归顺’。是个人在这个时候都会选择站在哪边,一边是一个县,可能有市领导的存在;另一边是华夏炙手可热的实权中将。

  龙海燕又是一惊,随即释然,年纪轻轻就成为一县之长,家中没有背景是不可能的,而且没有身份也很难与这左将军接触,只不过不知道这江县长的后台有多么大而已。

  “至于考核的事情,我和你哥就不出面了,你执掌省委督察室一年多的时间,这个时候也该用上了。”

  江清影点头,其实一大早她就已经给督察室打过电话,拥有深厚背景的老领导请求,还是合情合理的请求,督察室上下是积极踊跃,现在的主任当初的副主任甚至成立了一个专项小组,派了好几个人下来,直接跃过市里直奔海平县,但为了上下关系,还是电话通知了一下市里。

  海平县本就不大,从县委到财政局,不过几分钟的车程,破旧是海平县的主题,在这县中几乎很少有新建成的建筑物,政府部门的办公地点也几乎都是十几年前的兴建的或者是解放前遗留下来的建筑进行办公。

  三辆车子,一辆县长车、一辆武装部长车、一辆左一左二开着最初江清勇在杨平那里借来的吉普车,开进了财政局的院子,懒散是给小军的第一印象,门卫竟然睡着了,仿似害怕别人打扰他睡觉,竟然连大门都没有关。

  而整个财政局不大的院子中,没有一个人在走动,下车走进办公的二层小楼之中,走廊里依然没有一个人,江清影一行人从大门外一直走近走廊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上来询问一下这些陌生人,刚走进来之时遇见一个年轻人,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匆匆忙忙的离开大楼,边走还边看表,嘴中叨念着:“完了完了,晚了晚了,小琴肯定要生气了。”

  靠,上班时间出去约会!

  按照正常的程序来之前应该通知一下财政局的领导,即便不电话通知,到达之后也应该直接上二楼,可今天江清影是来找麻烦的,透过龙海燕在政府机关的家长里短听到的消息,这财政局可谓是真的‘财’,上班时间打扑克打麻将的人比比皆是。

  最初听到小军也是一愣,机关里面午休时间打打扑克的听到过,上班时间摆上麻将桌,还真是骇人听闻?

  “八万!”“碰!二饼!”

  整个一楼中唯一一间没有关门的大办公室中,几个女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打麻将,几个年轻小伙子坐在办公桌上手中甩着扑克,屋里乌烟瘴气,哪里有一点机关的模样。

  江清影也只是听说,从来没有见到过,杨平更是一脸的愤怒,身为武装部长的他几乎很少到下面来,军人的思维让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嘭!”杨平狠狠的踢了一脚敞开的办公室门。

  “干什么的?有事情去门卫登记!登记完了去那些房间找人,这里不办公!”踹门的声音也只是引起了一个年轻人的注意,靠近门口坐着的他手中捧着一本武侠小说,抬眼看了一下走进来的人,随口说了一句。

  杨平两步上前,一把抢过青年手中的小说,把书一扔,没有受伤的右手狠狠的砸在办公桌上,这回的巨响算是把屋中的另外八个人振动了。

  杨平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上前一把把那麻将桌掀翻,噼里啪啦的响声在办公室中响起,那叼着烟打扑克的几个青年也愣住了。

  “你他妈的是~~~”一个青年刚张嘴开骂,旁边的另一个青年一把捂住了他的嘴,接下来那几个打麻将的女人透过这一屋子的烟雾看清楚杨平的相貌之后,顿时那刚刚升起的怒气消散,一个个低头打着招呼:“杨部长!”

  其中只有一个30多岁的中年妇女神情没有变化的对着杨平说道:“杨部长今天怎么这么空闲到我们这里来,找领导去楼上,局长不在家,副局长好像在吧?”

  “这个就是乔梅!”龙海燕在江清影的耳边轻轻道出这个妇女的身份:“这几个都是县里领导的亲属。”

  江清影点了下头,上前不一步说道:“我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语气很淡,但却很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