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重生之完美一生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提点

第三百七十七章 提点

  第三百七十七章  提点

  陈慧一直有些懵懵懂懂,怎么就来了一个高官,怎么就直接把自己等人放了,怎么就出来个录音机把刚刚的对话录了下来。

  江清勇本来对于身边这个性格上总是有些别扭的温婉,眼神中总是透露出一丝不同寻常意味的女孩子不太感冒,对于他来说,更喜欢女孩子活泼一点,开朗一点,忍受妹妹的冷这么多年,对于女人,在有一点点能看到妹妹影子的感觉,都让他有些无法接受。

  在面对木村的事情时,陈慧那偶然之间暴露出来的本性,让江清勇眼前一亮,这种分辨骨子里还是表象上的眼力,对于江清勇来说,轻而易举。

  那种隐显出来的男孩性格和暴力一点的女性魅力,让江清勇的心思动了动,这也就是他,换了是别人,也许对于此种性格的女孩子,敬而远之都是客气的。

  看到陈慧的模样,江清勇转头对着小军说道:“去你那聊聊,正好有事找你!”

  小军点头,门口索菲亚留下的几辆车都开了过来,那些保镖还是一个个精神抖擞的站在车旁,用索菲亚的话来说,排场,需要的时候是一定要摆的,在f国,小军算得上轻车简行的方式,肯定会遇到一些不方便的地方,就把手下的人留下了一些,车子也留了几辆,还包括大使馆的电话,让小军有任何场面上的需要,都可以去这里找y国大使。

  刚刚事情发生以后,小军就顺手从左一的身上,拿了一个几乎他常备身边的小型录音机,对于他这种专业人士来说,连小军都不知道,左一的身上,到底放着多少随时可能用到的监控监测设备和一些可以多重利用的杀人武器。又让霜儿去找y国大使来出面处理这件事情,他早就看出,那个亨特与木村的关系不正常,正好多个名正言顺的由头,这才随着他们到了警局,也不出所料,也怪他们太嚣张,几句话就透了底。

  “左昊军就是左昊军,到了哪里都一样,排场十足,派头十足啊!”江清勇看到警局门口等待小军的车队,那双细长的眼睛中,流露出一丝丝的羡慕和妒忌,如果不是妹妹与他的关系,相信自己不会这么平静的面对这个男人吧?他是将门虎子,我也不差,双方起点都差不多,可是比较起来,尤其是在老一辈人的眼中,这一对左家兄弟,还有那个人,才会被他们真正的称为有为青年吧?

  陈慧本来对于这样的排场有些反感,可当他听到左昊军这个名字的时候,眼睛一点,直接冲到小军的面前,上一眼下一眼的盯着他,看了半天,眼神中透着不解。

  “你就是左昊军?那个左昊军?”

  “左昊军还有几个吗?”小军不知道陈慧这句话问的是什么意思。

  “他是问你,你是不是天京左家那个神奇左昊军。陈慧,他就是那个常常被你爷爷挂在嘴边,整日念道不停的左昊军!”江清勇给两人解释了一下。

  小军看了江清勇一眼,看到他微微点头,心里就明白了,这个女孩,也是圈子中人,只不过可能不是北方的罢了。

  “我爷爷说,年轻一辈,作为军人子弟,你是这个!”陈慧竖起大拇指,把爷爷常挂在嘴边的话复述了一下,同时,也表达出了自己的疑惑,他看起来也不像是个军人啊,虽然身手很好。

  小军笑了笑,没有解释,这种事情,总是人云亦云,做不得数的,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总是要经过很多人的指责、质疑、称赞、夸奖。平常心就好,陈慧的疑虑,他能理解,但关系摆在那,如果不是她跟在江清勇的身边,说话的必要都没有,更不需要刻意的去表现出什么。

  陈慧看到小军没有理会自己,微微有些不高兴,撅着小嘴,嘟囔着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打了一场胜仗吗?打yn这样的小国,自己去带兵,一样能打赢,哼!

  江清勇明白小军的意思,遂开口说道:“正式介绍一下,陈慧,南边陈老的孙女,也是我的未婚妻!”

  这个介绍,就有学问了,给小军和陈慧都表达了一个明确信息,承认了陈慧是自己未婚妻的事实,同时,也告诉小军,她是自己人,将来可能是你的嫂子,尽管你和小影的关系不能公开化,但事实就是事实。

  陈慧张大了嘴,有些不敢相信江清勇说的话,这么多天了,从国内到这边,两人在一起,他从来都只是介绍自己是故人之后,从来没有明确的把两人已经算是既定事实的关系同别人介绍,陈慧知道,这是这个男人心底的那一点点不甘,不甘长辈的配对,但又不能说什么,到了这个层面的人,心底早就对自己的婚姻不报什么太大的自主希望,家里的意思,也是主要的,联姻,也是最常用的手段。

  本来今天本性的暴露,已经让陈慧失去了信心,可谁知道,江清勇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心甘情愿的主动承认自己的身份。

  “哦?你选的?”小军没有在江清勇的脸上和神色中看到一点点的不满,很是怀疑他这样的家庭,已经出了一个离经叛道的江清影,还能允许儿子自己选择吗?

  “不是,老人们选的,不过我满意!”江清勇看了陈慧一眼,很喜欢陈慧真情流露的表达,该惊讶就惊讶,该不满就不满,总是端着藏着忍着,那就无趣多了。

  小军把手伸到陈慧的身前,郑重其事的说道:“左昊军,天京左家。”

  “陈慧,gd陈家。”陈慧伸出手,跟小军握了握,带着些许的自豪,自我介绍。这自豪,是来自这个姓氏的骄傲。

  天京左家,只有一个。同样,gd陈家,也只有一个,军区司令陈老的孙女,看来,江家的地位也要在整个派系中上升了。

  这不是虚伪的客套,也不是看到对方身份的放低姿态,这是地位的对等,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不会对一般人表露一些只属于圈子内部的话语和神情,老一辈之间的战火友谊,中年一辈之间的动乱岁月,可以这么说,家族是家族,派别是派别,很多人,很多家,有的时候,私交都是堪比亲人的。

  “你们很般配!”小军看了一眼这对男女,一个闷骚,一个开朗,一男一女正好能互补一下。

  “谢谢!”陈慧心底满是甜蜜,身边的男人承认了,她整个人的举动也开放了许多,直接用手挽住了江清勇的胳膊,一脸甜蜜的说了声谢谢。

  车中只有小军三人,霜儿知道江清勇是小影的哥哥,一直对小军这脚踏几船,心底颇有些微词,自己就不要过去再刺激他了,本来两人之间这次见面看起来还算和谐,别因为自己在闹别扭了。

  “几个老头子最近也没闲着,没看到吗?把我和她的事都拿了出来,看起来这次的x大,都要动一动了!”江清勇先把上面的大事跟小军说了一下,让他有个准备。

  小军点头,他有所预料,明年初,周父,父亲,江伯伯,这个派系中,很多人都要往上动一动,几个职位,也都相中了,就看如何平衡了如何选择了,三个高位,能进一个都算赢,要三个,太难,基本不现实。

  “我们就看一看吧,这次,不会有太大的动静,反倒是下面,可能会有很多机会,你没想过进来吗?做生意有意思吗?”小军把索菲亚留下的香烟扔给了江清勇一支。

  “抽好了说话,皇室特供,还有几盒。”

  江清勇抽了一支,很香,顺手就把小军手中的烟盒抢走,对于他,没必要客气,妹妹都被他骗走了,一盒烟还需要客气吗?

  小军笑了笑,这动作,看似无礼,其实,有着认同了一丝丝的谅解,这几年来,江清勇对于自己,都非常不满意,就因为小影远在gs,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受着苦,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你左昊军。

  这次的见面,有点相逢一笑抿恩仇的意思,但更多的是,双方的家族,紧紧的靠在了一起,小影又基本成了自己的禁脔,所以,江清勇也就没有必要再绷着了。

  “我就不进场了,原因你知道吧?”江清勇此时那阴柔的面孔上,才露出一点点的自豪和骄傲。

  小军点头,他知道,江伯伯的路,所以江清勇的选择,也就合情合理了,他可以享福、可以玩、甚至可以犯罪,但就是不能从政,有那个野心的人,不会让孩子踏入政界的。

  两人又都不再开口,只是静静的抽着烟,哑谜似的的谈论,陈慧有听没有懂,看到气氛又重新平静了下来,脑海中还是对刚刚的事情抱有疑惑,趁着机会,赶紧开口。

  “刚刚的事情弄得我一头雾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点小计策,至于关系,则是y国大使,说白了,是y国皇室的索菲亚公主的关系,这些车,这些保镖,都是她留给我的,还有前几天发生的事情,背后也站着她,要不然那么大的压力,我能挺那么长时间?才最后反戈一击?”小军简短的说了一下。

  “我说的呢,你这左大少在xg呼风唤雨,在这里还一样,原来是有一个皇室的公主在为你撑腰啊,你们怎么又凑到一起了?”江清勇想到自己到xg与何妮可的合作,最后如果不是小军的资金,自己那外贸公司,可能就会撑不下去了,这个男人,政治头脑不必说,父亲说过,他如果能够全身心的做这一件事,成就绝对不会笑;作为军人,他已经做到了近乎巅峰,剩下的就是时间的累积了;商业,一个昊雨服饰,就让所有嘲笑华夏无大型个人公司的人闭上了嘴。

  现在,到了这边,一个小小的影视公司,竟然也做得风声鹊起,一场遍布世界的舆论,狠狠的为华夏人出了一口气。

  再想到自己,这次来,也是为了那个服装展示会,几天来,也受到了不少的挫折,华夏公司,还是不行啊。

  “没什么,到时候有件大热闹,你就看着吧!对了,你来这边”小军没有把与索菲亚商定的那件大事说出来,毕竟还不是事实,等到事实摆在所有人眼前,才是惊喜。

  “没什么,我那贸易公司,最近也打算做一些国际品牌的服饰进出口,你的昊雨不用说了,一个企业就把出口几乎垄断了,主要是外国人也只认昊雨一个品牌,我弄点进口,一些服饰,来了几天了,不得其门径啊!”江清勇叹了口气,把自己来的目的说了一下。

  “无论什么事,有小影在,你与我之间,什么都无所谓。江伯伯对你的公司一直很不满意吧?”小军突然转换口风,看到江清勇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你是谁?你总是想靠自己,把自己定位在商人这个框框中,错了,大错特错。资源,是用来共享的,也是用来交换的,你那公司,说句不好听的话,有点小打小闹了。”

  “继续?”对于江清勇,一直以来,他总是不肯承认自己的商业天赋不够,即便父亲几次明里暗里的点了几次,他也不服,总觉得是父亲害怕自己影响到他才这么说,所以总想靠着自己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此时几乎同样的话语从小军嘴中说出来,那意义就不同了,证明自己的体系和运作方式,肯定有问题。

  “最简单的例子,你来这里,别人不拿你当回事,可他们总要把货物出口到华夏,你不会动用一些关系,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这些外国佬,货物给他们囤积下来,海关不给放,即便他们有着什么这样那样的官方语言,你也可以借着检查的名义,随随便便检查了一月两月,他们也没有办法,这不算犯法,也不算擦边球,只能算是奇货可居,这奇货,就是你,到那个时候,想做什么,不全由着你说了算,还至于看别人的脸色?”

  小军真心实意的提点一下江清勇,这在未来看似极其浅显的道理,现在却没有人敢用。为什么呢?此时,在华夏经济刚刚起步,尤其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这种思想被很多人推崇,总是觉得外面的东西好,连带着外国货成了大爷,来到华夏,好像给了华夏天大的面子一样,他们的进口程序只要符合标准,基本是一路绿灯,没有人敢做这个文章。

  “这个,行吗?不会被扣帽子吗?”江清勇皱了下眉头,有些犹豫,阻挡经济发展的脚步,这罪名,可不小。

  “呵呵,勇哥,公事公办,只是压着他们,真到了关键时刻,可以放。下回他们不来了?再压。外国人讲究资金运用效率,这一回两回他们可以忍,可以等,次数多了,他们的心里就发毛了,总不可能每次都通过官方部门解决吧。何况,你的公司也不是什么皮包公司,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对于他们来说,跟一个背景深厚一点的人合作,是双赢的局面!你可以小试一下,回去以后。”

  江清勇手指轻轻的敲打点击自己的大腿,这个思考的习惯,不仅自己有,妹妹,父亲,都有。

  “这次来,我们昊雨有自己的单元服饰展示,到时候,给你介绍些我们的代理商,你们联系一下,他们有很多都不是做一个品牌的,到时候分出一部分给你,也轻松不少,我昊雨担保,他们不会不放心的,你缺的,只是一个敲门砖和一个先期的担保人而已!”小军看得出来,江清勇这性格的人,有些太稳了,是随他的父亲吗?连一点点越格的尝试都在犹豫,这个人,做朋友还可以,做生意伙伴,差了许多。

  “谢谢!这件事情,我回去想想,不过有你这敲门砖和担保人,我想可能就不需要那种稍显极端和得罪人的方法了!”果然,江清勇还是对稳妥的方式比较中意。

  看到他如此,小军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把江清勇手里的大熊猫香烟抢了过来,再点燃一支,抽了起来。

  江清勇的心情好了很多,有了小军这个昊雨服饰的当家人介绍,自己那一点点份额的生意,当然这一点点是在小军这个大财主眼里,放到sh,就是大手笔了,当然没有太多的悬念了,正好此时陈慧拽了拽他的衣角,低声询问前几天发生的那件轰动全球的‘打人事件’,是不是也是眼前这个男人做的。

  “嗯,这小子别看一副无害的模样,坏起来,那绝对是无人可及,以后你有什么难处理的事情,找他,无论是军队还是官场,或是你那些伙伴们弄得什么皮包公司之类的,以后你尽量最好少参与,如果想做实体也可以找他,毕竟你们那边离xg比较近,那边,他行,非常行,别看一个个港商在你们那边耀武扬威的,在xg本地,可能连盘菜都算不上!”江清勇心底有了陈慧,也就不像前几天那样,对于这个女孩的一切都不闻不问,现在,有了想法,自然不想让她在借着家中的势力,做一些无本生意了,那样,不仅利润小,而且风险还太大,容易折。

  陈慧这个大小姐,尽管家风严谨,可也耐不住身边那些从小在一个大院长大,现在看起来一个个人五人六的伙伴们的拉拢,也跟着他们借由一些批文等等东西,赚取一些‘中介费’,钱来得虽然容易,但出去的也快,还总是被爷爷和父亲责备。

  “左昊军,阿勇说的是不是真的?”陈慧对着小军晃了晃手,把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gd军区,太滋润。”小军的话看似没有边际,可江清勇听懂了,那边的大院孩子,活得没有波澜,也就很难造就人才。

  “没问题,有心思,找个圈子外的人或是边缘一点的人,弄个商店,货我负责,这边的关我来,那边的关对于你们来说,也跟自己家的后门一样,虽说有点走私的嫌疑,但也只是擦擦边,弄点小钱,货物量也需要控制,免得太招风。如果怕惹麻烦,走正常途径,我给你联系,xg这边,提供好卖的一切。”

  对于这种大院子女弄点外快,让生活过的更滋润一些,小军能够理解,但不能苟同,本身的身份地位资源可以用,但也要回报这些提供给你资源的土地和人民,如昊雨服饰,这是小军的理念。

  “陈慧的哥哥有参与,还是走正常途径吧!”江清勇开口。

  陈慧点了点头,不再开口,她也懂,左昊军提供的一切,也许自己这边会赚到很多,但对于他来说,可能只是一个面子问题,一个给江清勇面子,给大院面子‘帮助’。

  “谢谢,我们这边,确实是太滋润了,很少遇到困难,就连动乱,也波及的较少,连带着,大家都太图安逸了。这件事情,算我欠一个人情!”

  小军笑着摆了摆手,一个国有商店的货物,利润再大,在他的眼中,也只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卖个人情给gd的这些少爷小姐们,远比一些金钱回报要来得有效得多。

  接下来服装展示会开始的最后两天,昊雨那边的单元准备也差不多全部完成了,模特们也基本抓住了旗袍的一些特点,也能展示的差不多了。

  另一边,程光在外面应酬一些代理商的时候,小军也让江清勇一起跟了去,两天的时间,效果也比较明显,这些代理商,尽管在昊雨的面前,有些低姿态,可是在江清勇面前,就算得上自己在sh接触的那些人的上级的上级了,一两句话之间,稍稍松一松手缝,几家流出来的份额,江清勇吃起来已经有点困难了。

  陈慧也深深的感觉到了,左昊军这个人,昊雨服饰这个公司,在国际上的地位了。

  原本,昊雨服饰在国内的大卖,在她的眼中,却还是地方企业,可随着江清勇走这几天,前段到处碰壁,而有了昊雨在前面,那一切都显得如此容易,尤其是听到程光在与代理商之间的谈话,随随便便,几千万,上亿的货,还只是一两个月的份额,这才让她真正的了解到,什么叫做赚钱,一个服装公司,竟然也可以做到如此。陈慧也动了心思,比起江清勇的沉稳,其实也可以说是太沉稳而没有冲劲的性格来说,她则胆大很多。

  左昊军可以凭借一些关系,把一家私人企业在华夏弄得那么大,在国际上弄得这么有地位,不可否认后期操作的问题,可前期,还是靠关系,他能行,我们为什么不行。

  江清勇看出了陈慧的野心,马上给她打预防针,两天,仅仅两天,两个对对方都有着好感的一对男女,关系飞速的发展,已经从最初的陌路人成为热恋的恋人,当然,前提是两家促成了既定事实。

  “小慧,不要以为左昊军仅仅是靠着关系起步,你不了解服装业,小影曾经跟我说过,昊雨的强盛,在国家内是有着小军关系的影子,可到了xg,到了国际上,则完完全全靠操作和那神秘的设计师层出不穷的设计了,而那个设计师,就是小军本人,这个可以在服装届掀起轰动效应的消息,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有机会,给你找找昊雨服饰的发展史,你好好看看,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陈慧虽然对于江清勇的话不是太认同,觉得他太捧左昊军了,两天了,自己和阿勇搬到他们居住四季酒店,就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左昊军做一点点正事,不是每天带着那个小明星到处闲逛,就是守在屋中,天天喝茶聊天,一点也不像一个成功并且有本事的商人那样,整天都在忙工作。

  不过江清勇的话,还是让陈慧听进去了,他不喜欢,这个理由,对于陈慧来说,已经足够了,尽管平日里,陈慧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性格举动,也知道阿勇喜欢,可骨子中,对于男人的话,她还是非常在意的,也就把这个想法埋藏在了心底,自己不做,可以回去让哥哥做。

  最让大家有些郁闷的就要数对于木村那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了。

  展示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从警局传来了最后的消息,包括亨特这个警长在内的几个警员,都查出了收受贿赂这一项罪名,不仅把警服脱了,同时,也都或多或少的被定了罪名,6个月到3年不等的牢狱生涯正等着他们。

  而最让小军等人关心的就要数木村的消息,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木村都受到了警局内部的‘特殊关照’,不是这个rb商人,也不会让警局上上下下草木皆兵,y国大使馆的压力,让他们对于破案和定性,有着迫切的焦急,能动的手段几乎全部动了,这个木村也算是汉子,尽管外表看起来软弱无能,可并不傻,一直咬着牙关不松口,直到最后实在挺不住了,才承认了和亨特等人的一些金钱交易,也承认了关于店铺上那块带有侮辱性的牌子是自己挂上的,也承认了挑起事端的罪名,可就是没有承认警局内为平息小军这边的怒火而为他编织的类似挑起国际争端,什么影响f国国际关系之类的空而大却不实的罪名。

  店铺关门,巨额罚款,治安拘禁,教育,这一点点的打架,能安排在他头上的一切罪名,全部落实了,正当准备为他安排一些可以入狱的边缘理由时,木村家族的人出面了,通过rb大使馆,同样的施加了压力,最后甚至也找到了f国的一些权贵,来处理这件事情。

  直接把木村从警局接走,安排飞机马上飞回rb,那理由,也让警局无法拒绝,没有重大犯罪嫌疑,对于拥有rb国籍的木村,交了巨额的保释金后,警局也没有办法再扣押他,只能放人。

  不过一些木村受刑的照片和其最后的惨状照片,加上一些巨额罚款和店铺的关门,也算是对小军有了交代,对y国大使馆有了交代。

  小军看到照片,也只是皱了下眉头,驱逐出境和永不准入境的最终处理结果,虽然不尽如人意,但也算交代得过去了,尤其是看到木村那带有极强侮辱性的照片,想到他在那牢房中受到的屈辱,也算是过得去了。至于说木村身后的家族和背景,小军自然不在乎,虽然临行前放下狂言如何如何,但连樱花会都得罪到家了,还在乎rb别的社团组织和实权官员吗?

  照片江清勇看了,陈慧想要抢过去看看,被江清勇拦住了。

  “这里面的东西,你还是不要看了,太恶心!”

  江清勇强忍着呕吐的感觉,把照片递还给小军,苦笑了一下,任何地方,监狱的牢房中,都是最藏污纳垢,最让人恶心的地方。

  “他妈的,小军,你还是赶紧烧了吧,这东西,太恶心!”江清勇说完这句话,好像又想起了照片中的东西,再也忍不住,冲向了卫生间,不断的呕吐,陈慧大致猜到了照片中的内容,但她还是想得轻了些,追着江清勇到卫生间,拍打他的后背,使他不要太难受。

  小军把照片放回信封中,递给了左一:“留着,以后说不上什么时候,这东西还能有点用处!”

  这次的巴黎时装节,几乎云集了全世界所有的服装著名品牌的参与,算得上是服装届的奥运会、奥斯卡了。同样,也是一些处于知名和著名之间,还差那一点点,就可以成为一线品牌的服装公司展示自己实力的舞台,这个舞台,正是他们能否再进一步的关键。

  一些小品牌,则完全是抱着参观与学习的态度来的,尽管在这些公司中,是小品牌,可放到各个国家当中,这些小品牌就不是小品牌了,可能是支撑一方水土的大企业。

  一大清早,程光就带着王娜,先一步离开酒店,去参加开始的开幕式和一些相关活动,各大公司,也是ceo或是管理高层出面,真正的老板,是绝对不会在这参差不齐的场面中出现的,那样让他们感觉有**份。

  小军,也只好随波逐流,带着林青霞和江清勇陈慧几人,在酒店中吃着早餐,等待着造型师为林青霞和陈慧做造型,出席展示会最关键的t台秀和后面的酒会,才是真正的国际服装业的‘巨星’们的交流场所和舞台。

  霜儿则一早带着左九左十,把这些天购买的一些礼物,先一步发回xg,在从xg发回华夏,这里面,大多数都是带给晓雨几女的礼物和家人朋友的礼物,现在不发回去,马上就没有时间了,这边的展示会和几天后的戛纳颁奖典礼过后。就是此次欧洲之行的最大目的,去y国帮助索菲亚,也是小军几年来,面对的最‘困难’的任务。

  从来喜欢背后阴人,把底牌藏的深深的,在关键时刻使用,永远都淡定自若的小军,对于此次的任务,心底也有些微微担心,不是担心别的,我方在明,主要是保护,不知道何处有敌人,也不知道敌人是谁,更加不知道敌人的实力如何,这对于小军来说,算得上一次很大的考验了,不仅要保护那巡展物品的安全无损,同样也要让巡展的过程,能够带给全世界人民一个平稳的过程,这就注定了,每次面对敌人,不仅要消灭或是击退对方,还要把一切都做在暗处,难度很大程度的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