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八仙东游,玄奘的劫数

第两千两百二十五章 八仙东游,玄奘的劫数

  太阴的事情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对方找上武则天,不过是对付自己的第一步,就像当年自己决战李世民,那个时候太阴仙子附身于长孙无垢的体内一样。

  “不过你怕是来不及了,一甲子的时间足够我完成布局,到那时你纵使复活又能如何?再不济我还有太阳法身,并不会畏惧你!”张百仁冷然一笑。

  东游大计开始了,自楼观台出发,一路向西传播道门教义。大乘佛法也好,小乘佛法也罢,俱都不可阻拦。双方可以辩驳、论道,但却不得阻碍对方传法。

  西域

  漫漫黄沙

  玄奘一人立于无垦沙漠,脚下黄沙凝聚成一莲台,其内金光闪烁,似乎蕴含着一方世界。

  他知道,东游大计,就是冲着自己等诸般不安分因素来的,八仙绝不会放过自己。不论自己躲在何处,纵使闭门苦修,亦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对于张百仁因果之道的造诣,他可从来都不敢小觑半分。

  终有一战!

  天边

  八道人影缓步而来,漫步在黄沙之中,过黄沙如履平地,仿佛郊游一般,向玄奘走来。

  涿郡

  少阳老祖来到张百仁身边:“玄奘有些不对劲啊!”

  “我早就知道他不对劲!”张百仁接住了自瀑布潭水中飞溅而起的水花。

  “我说的不是大自在天子!”少阳老祖面色凝重道。

  “我说的也不是大自在天子!”张百仁道。

  少阳老祖闻言愣了愣神:“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从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发现了,那是一种莫名直觉!”张百仁眼中露出一抹追忆。

  “你发现了就好!”少阳老祖拍了拍胸口:“这些人简直太阴险!太不择手段了!”

  “呵呵,我会告诉他们,什么叫做竹篮打水一场空!”张百仁得意一笑:“将其放在我眼皮底下,总好过跑到暗中给我添乱!他已经种了我的魔种,只是我从未对任何人提起!”

  混沌魔种!

  那是玄奘转世轮回之时,自己教导玄奘大乘佛法之日,种下的混沌魔种。

  算算时间,现在也该差不多融合了!

  玄奘不同于普通人,普通人被种下魔种,自然是瞬间融合,但玄奘不一样,他需要时间!

  而且自己将大自在天子设计捆束在对方体内,在对方体内捣乱,更能加快魔种的融合,今日大战过后,便是魔种融合完毕之日。

  到那时,一切终将成为定局。

  张百仁抚摸着下巴,眼睛里露出一抹光彩:“这些人不知道,我生而知之,体内自有神异,当年张百义第一次降生,便是要坏我心境,阻我成道!欲要叫我灵台蒙尘,可惜还是我技高一筹,亲自将母亲推入人神大道,避开了诸般因果,叫那些混账算计落空。”

  不论张斐也好,张百义也罢,都是自己修行路上的劫数!

  神性的力量,张百仁从不怀疑!

  既然知道是自己的劫数,那便主动去应劫,历练自己的心性,岂不是妙哉?

  “你既然知道张百义的不妥,竟然还百般助他,帮他成道!”夕阳老祖不解。

  “他有张家血脉是真的,继承张家因果业力是真的!我还能施展偷天换日的手段,我二人乃一母同胞的兄弟,这便是因果!借助这因果,将我身上所有的因果尽数转移到他的身上,他若没有实力,如何扛得住这诸般因果?”张百仁冷冷一笑,随即面露一抹悲痛:“不过,母亲却不知道这一切,她对百义的爱是真!我承受母亲的恩情,此生难以回报,倒不如在百义的身上做一个了结,相助其成道,断了那因果。而我又能多一尊无上身外化身,也不亏本!”

  “真期待大决战之日,给那些老家伙一个惊喜,来个绝地反击,这些人的表情何等精彩!”张百仁脸上浮现出一抹嘲弄。

  他有神性,早就看穿了一切蛛丝马迹,当年他的实力太过于弱小,面对着那些无上存在,念动间便可被碾死。他不敢有丝毫异动,所以只能主动入劫,百般帮助张百义,用来迷惑那些无上存在。

  现在看来,他成功了!他顺利的成长了起来。

  当年他若敢对张百义稍有动作,等候他的便是诸神雷霆之势。

  现在诸神悔的肠子都青了,一个个总是顾忌着时光尽头的主宰,却不敢对张百仁下杀手,不敢鱼死网破,方才给了其机会。

  “张百义!呵呵,我连自己的子女都能舍得,更何况是兄弟?”张百仁冷然一笑,说到底他是阳神转世,岂会被血脉所束缚?

  更何况他与张百义毫无亲情之间的温暖,二人从未在一起共处过,怎么会有兄弟之情?

  “还要多谢纯阳道观,多谢幻情道姑,若不是她插手其中,我现在也是焦头烂额!纯阳道观将张百义抱走,也是分担了我的压力!”张百仁笑了笑。

  “你以为纯阳道观抱走张百义,你母亲入了幻情道,真的是巧合吗?”少阳老祖忽然高深莫测一笑。

  “你……”张百仁愣在那里。

  浩瀚黄沙

  八仙此时立在张百义不远处,何田田手中捧着一个檀香木盒,那木盒上佛光流转,其内有佛门至宝不断散射着玄妙之光,竟然隐约透过木盒。

  “仙姑,宝物准备好了没有?”吕洞宾问了一声,面对着佛魔合一的张百义,东华帝君亦要慎重对待。

  他现在只是吕洞宾而不是东华帝君,他若是东华帝君,保证一个指头戳死玄奘和尚。

  “你放心,六字真言贴是何等宝物,我又岂能马虎!”何田田笑着道。

  众人之中,唯有巧燕修为稍弱,尚差一步突破入阳神,但有地府金印加持,却也差不了太多,只是境界上的差异而已,实力上照样不打折扣。

  “你们来了!我已经在此等候尔等三年了,尔等来的太晚了!”玄奘面色温和,看不出分毫恶气。

  “莫要多说,今日便是道门与佛门的最后一战,你是佛门的最后气数,只要将你镇压,日后佛门必然衰落下去,西域诸国再无反抗余地!”轩辕大帝冷然一笑,他就叫轩辕,虽然尚未恢复记忆,但是武道天赋依旧存在,短短二十年已经见神。

  若非李唐皇朝龙气压制,怕是已经突破入至道。

  “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佛门大兴乃天定,已经与李唐国运挂钩!李唐国运尚且还有数百年,尔等又何必逆天而行?”玄奘抚摸着自己的脑袋。

  “说来说去,不如做过一场”钟离权冷然一笑。

  “不错!不错!”巧燕笑着道:“道友不必啰嗦,直接动手就是。”

  “阿弥陀佛!”虚空中佛光流转,一道金光自虚无中来,手持七宝妙树,落在了场中。

  地藏王菩萨来了!

  玄奘面露喜色,一边的八仙俱都是勃然变色。

  地藏王菩萨乃世尊分身,世尊已经踏入不朽境界,再加上地藏王菩萨手持世尊七宝妙树,这形势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妙。

  “哈哈哈!哈哈哈!大势在我佛门,诸位道友今日注定无功而返了!”玄奘大笑,眼底深处魔光流转,暴戾之气开始滋生。

  “我等拜见地藏王菩萨,不知菩萨不在地府纳福,来阳世所为何事?”何田田上前一步,手中六字真言贴不断震动。

  涿郡

  女妭暗中注视着八仙一行人,看到那沙漠中出现的地藏王菩萨,霎时间变了颜色,拔腿便往山顶跑去:

  “哥!哥!不好了!不好了!世尊那小秃驴竟然跑出来坏你算计,欲要阻止八仙走通天之路,你与世尊乃是老对头,你快出手啊!”女妭来到张百仁身前,眼中满是焦急之色。

  “呵呵,莫急!莫急!你这丫头,就是这般风风火火的性子!好戏才刚刚开始,这一战必然惊天动地,要叫西域诸国看到八仙的实力,才会断绝了西域诸国的最后心思,不敢在搞小动作!”张百仁笑看着女妭:“稍安勿躁,真正的好戏就在后面。”

  沙漠中

  玄奘面带得意,八仙面色难看至极。

  “世尊乃超脱法界、物质界的大能,难道也要趟浑水吗?”

  听着八仙的质问,世尊轻轻一笑,双手合十面色祥和:“苦海无涯回头是岸!”

  话未说完,却见虚空中佛光缭绕,又有不朽气机在天地间纵横,却见一道佛光自虚无中来,落在地藏王菩萨身边:“世尊,你这回速度倒是很快啊!快的出乎我预料。”

  声音是观自在的,观自在一尊化身自轮回中来,来意不言而喻,便是为了场中的争斗。

  “不得不来,为我佛门最后火种,我佛门可不能就此断绝!”世尊看向了观自在,双手合十微微一礼:“见过大乘佛主!”

  “罢了,咱们之间莫要这般虚头巴拉脑的客套,既然都来了,那不如直接出手办正事如何?”观自在面色凝重的看着地藏王菩萨:“正要看看阁下这些年有何长进,希望莫要叫我失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