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武则天与太阴

第两千两百二十四章 武则天与太阴

  大周皇朝

  长安城

  养心殿

  武则天斜倚在软榻上,双目内法则之光流转。

  武则天作为一个女子,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努力、热爱生命的人,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充分利用,绝不会有半点浪费。

  她相信水滴石穿,自己悟不透命运的最后关隘,只是因为自己不够努力而已。

  夜色微凉,明月高悬,天边一抹月光透过窗子落在了武则天的床前,一道朦胧身影自那月光中幻化走出。

  宫殿帷幔、地板、墙壁上,浸染了一层寒霜。

  武则天睁开眼,一道凤气在周身流转而过,刹那间破灭万法,驱逐了寒气:

  “你是何人!”

  “本宫太阴之主,你可以唤我:宫主”太阴仙子的声音冷清、单调透露着万古的寂寥,似乎有一种叫人沉沦的魔力。

  “嗯?”武则天慢慢站起身,一双眼睛认真的看着太阴仙子,能无视龙气在长安城内显圣的人,绝对不多。

  至少除了涿郡的那位,她还从未见过。

  眼前之人算一个。

  “有点意思!宫主深夜贸然闯入朕的寝宫不请自来,却是有些失礼!”太武则天笑了笑:“不过你能来到这里,也算是本事,有什么事尽管说吧。”

  太阴星之主是谁,她不知道,但眼前女子有点意思。

  “本宫来此,是为陛下破解灾厄的”太阴仙子轻笑。

  “灾厄?本宫有何灾厄?”武则天不屑一笑。

  “魔种!”太阴仙子轻轻吐出两个字。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武则天闻言顿时面色狂变,一双眼睛凶狠的盯着太阴仙子。

  “我是谁,你不必管,你只需知道,咱们有共同的敌人便可”太阴仙子轻轻一笑。

  武则天闻言面色变幻不定,过了好一会才道:“你有办法解开我身上的魔种?”

  “没有!这魔种已经与你彻底融为一体,除非张百仁死了,否则没有人能解的开”太阴仙子不紧不慢的道。

  “那你?”武则天面色愠怒。

  “别装了,权谋之术于我来说无用,你若真的这般暴怒,反而叫我失望!”太阴仙子轻轻一笑,似乎吃定了武则天。

  果然,闻言武则天恢复了沉寂:“我不希望你说废话。”

  “我虽然无法破解魔种,但却能帮你斩杀张百仁,助你压制魔种!”太阴星君开口。

  武家女子闻言面色变了变:“当真?”

  太阴星君笑而不语。

  “怎么做?”武则天一双眼睛看着太阴仙子,不得不承认眼前女子之美,叫其心生嫉妒,忍不住自身惭愧。

  那是一种惊艳了时空的美丽!

  “融我印记于你的阳神之中,然后只要是在月夜,你便可借助太阴星的力量,借助本宫的力量!月色之下,你即便是受到在重的伤害,亦能瞬间复原,纵使被人打得身死魂灭,亦能瞬间复活!而且你还可以借得本宫的力量,张百仁绝不是你对手,只要你能借得本宫力量,斩杀张百仁易如反掌!”太阴仙子眼中满是赫赫神光。

  “融合你的印记?我若融合你的印记,杀死了张百仁倒是开心,可你若趁机利用这印记操控我,到时候驱虎吞狼,朕更是麻烦!身融大都督魔种,大都督虽然能窃取我的修为,但却从不操控我!而你……咱们互不相识,我对你毫无了解!”武则天虽然心动,但却是心存顾虑。

  “你是命运之女,只差一步便可成为命运之主,我会不会骗你,这印记能不能操控你,你应该能分辨!”太阴仙子手掌一翻,浮现出一轮满月,柔和的光华照耀着大殿,照耀着武则天的面孔、身躯。

  武则天面色迟疑,过了好一会才道:“想要我身融印记,也不是没有可能,你我还需签订诸神契约,若有违背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太阴仙子轻轻一笑,以她的高傲,岂会去骗人?

  武则天这般说,太阴仙子倒是没有反对:“可以!”

  武则天转身走入密室,不多时拿出诸神契约,放在了太阴仙子身前。

  太阴仙子笑了笑,一道印记没入契约内,然后就见契约化作灰灰就此消散。

  武则天背后金光流转,一道金身缓缓浮现,双眼看着太阴仙子:“来吧!”

  太阴仙子笑了笑,屈指一弹,那印记向着金身飞去。

  涿郡

  张百仁盘坐在瀑布前打坐,忽然间猛然睁开眼:“这是什么力量?竟然要进入武则天的神魂?”

  念动间张百仁感应武则天神魂,便看到那一轮圆月向其眉心处飞来。

  “太阴仙子!”瞧着那月光中朦胧的身影,张百仁勃然变色,刹那间取代了武则天肉身操控权,周身金光流转:“给我滚出去!”

  金身掐了印诀,欲要将那满月阻挡住。

  “你休想操控我的命运!命运支流,给我镇压!”武则天咬着牙齿,背后蜿蜒的命运溪流闪烁,向着其体内张百仁意志镇压而下。

  “你……”张百仁顿时变了颜色,一边要镇压武则天,一边要操控武则天金身去抗击满月,顿时捉襟见肘。

  “你若真身在此,凭我一道意志,自然需退避三舍!”太阴仙子瞧着武则天金身轻轻一笑:“可惜今日月圆十五,乃是满月,而你又仅仅只是一道念头!”

  一根完美无瑕的手指自月光中伸出,屈指一弹便将武则天的金身镇压,然后一推那满月,满月便融入了武则天眉心处,留下了一轮月色光晕,围绕着金身的朱砂闪烁。

  张百仁无奈,他既要镇压武则天,又要抵抗太阴意志,孤掌难鸣。

  若是武则天肯配合他,自然不会惧怕区区太阴意志,但此时却不行。

  事已成定局,张百仁轻轻的叹息一声,放弃了抵抗,任由那意志融入武则天金身。

  “你便是太阴仙子?”张百仁不再理会武则天意志,而是看向对面月光朦胧的太阴仙子。

  即便以张百仁的意志,却也不由得心神陶醉,体内意志有一种欲要沉沦的感觉。

  美!

  美的无法言述,似乎整个世界在其面前为之黯淡沉沦!

  仙道,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叫人宁愿去放弃仙道,也要去追求这种美!

  若能得此女,仙道又有什么意思?

  长生不死又有什么意思?

  “红颜祸水,怪不得能引起太古大战的存在!”张百仁神性微微一动,刹那间自沉沦中醒来,话语里满是温和:“仙子,其实咱们是不必为敌的,和平共处不好吗?”

  “你能放弃逆转时空吗?”太阴仙子一双妙目看着张百仁:“一切皆是命中注定。”

  “你若能放弃逆转时空,我们或许还能共处!”太阴仙子美的叫人窒息。

  张百仁闻言一愣:“可以啊!”

  “什么?”太阴闻言一愣。

  “我说可以”张百仁笑着道:“只要你嫁给我!”。

  “不可能的,一切皆已经命中注定了!你我终有一战!”太阴仙子摇摇头。

  张百仁闻言心中莫名伤心:“难道仙子非要与我为敌不可吗?”

  太阴仙子摇了摇头:“命中注定!你就是一个意外,一个变数!”

  张百仁闻言默然,太阴仙子的意志散去,唯有清冷的声音响彻大殿:“你我之间的较量,已经开始了!我当年能杀得死天帝,亦能杀得死你!”

  张百仁闻言默然,操控着武则天身躯仰望天空中太阴星,过了一会才冷笑道:“好手段!”

  这话是对武则天说的!

  “你以为得了太阴仙子的支持便能战胜我张某人?”张百仁摇了摇头,意志就此退去,留下武则天站在栏杆处默然不语,许久后冷然一笑:“都不是好鸟!”

  “陛下!”门外侍卫察觉到不对劲,快速闯入宫内。

  “都退下吧,朕要静一静!”武则天冷然道。

  侍卫退去,武则天身前悬浮出一面水镜,看着眉心处那月亮的光晕,自己似乎与冥冥之中的月亮有了某种特别的感应。

  “不知是好是坏,不过不论结果如何,都不会比现在更糟糕!唯有先过了大都督那一关,才能在言其他!”武则天眉头皱起。

  在其心中,张百仁要比太阴星君可怕得多!这是一种莫名直觉。

  涿郡

  张百仁仰头看向天边明月:“我有不周山、诛仙四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接下来便是修炼劫的力量,劫的力量可以创伤不朽强者,斩杀那些天地间不灭本源,劫已经超乎了天道!他虽然很微弱,但却有无穷潜力!”张百仁慢慢低垂下眼眉:“太阴星君,好恐怖的魅惑大道,那是源自于身躯的本能,没有任何生灵可以阻挡,就连天地法则都要被其所魅惑,不忍伤其一指。”

  “法则之力在太阴面前没有任何用处,想要与这等强者争斗,唯有不朽之力方才能避免魅惑之力!”张百仁手指敲击膝盖:“任重而道远啊!劫的力量来之不易,还需好生钻研,对于太阴等大敌,我倒是有了几分猜测与应付的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