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主角乐队首演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主角乐队首演

  厉岱到底没叫爸爸。

  二花也没为难他,将宣花斧甩手扔一边,将接斧头的人砸出好几米。

  “跟我走吧!”二花用嫌弃的目光扫了眼厉岱。

  “我,我,你,你要我……”厉岱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打又打不过,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毕竟厉岱是个颇为单纯的青年。

  “你那么弱,话都说不明白,我能让你做什么?还缺个端菜倒水的,就你了。”二花更嫌弃了。

  话是这么说,二花觉得这孩子还是挺好玩的。

  单纯,内敛,还结巴,然而拿起剑就变了个人。

  苏梅君在一边很想问句,还缺端茶倒水的么?我行不行?

  要知道现在神轮全都失踪,想找个讨教的人都没有,不然自己说不定就迈入通天路了。

  “别想跑啊,跑就打断腿!我说道做到,凶着呢!我好几百号小弟!听见没……”

  直到蓝衣少女与杀人鬼消失在雨中,苏梅君仍然久久回不过神来。

  闹的人心惶惶的杀人鬼,应该不会出现了吧?

  今晚还真是好险,要不是那蓝衣少女,自己恐怕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对了,忘问那少女的名字了。

  实在是那少女来的快,走的也快,风风火火的架势,让他没机会插口。

  “师兄,你变了……”少女看着苏梅君望着夜色久久不语的架势,幽幽道。“人都走了,你还看……”

  “别乱说,是个高手!”苏梅君摆摆手道。

  “是女的吧?”

  “是……”

  “很漂亮吧?”

  “似乎……是……”

  “人家都走了你还在看吧?”

  “……”

  苏梅君扯了扯嘴角,有些头疼。

  “算了,回去吧。”

  “对了,那个人是谁?”师妹刚刚想起来似乎还有个人。

  “杀人鬼!”

  “谁?杀人鬼?”师妹的声调突然拔高。

  “差点就看不到一会儿的太阳了。”

  “下雨呢,一会儿应该没太阳。”

  “严肃点……”苏梅君哭笑不得道。

  “杀人鬼是奔师兄来的?”少女有些后怕道。

  “所以说,差点儿就看不到一会儿的太阳了。”

  “一会儿没太阳……,下雨呢,师兄。”师妹再次强调。

  “……”

  苏梅君一脸无语,看看自己耿直到心肌梗死的师妹,再想想那个狡黠的少女……

  这就是现实啊!

  接下来几日苏梅君不时在城中闲逛,之后才知道那天晚上还有另外一个武者遇袭,杀人鬼的事仍然闹得人心惶惶。

  好在通过苏梅君是没,杀人鬼被抓走的消息也传了出来,与其一起扬名的还有个穿着蓝色裙子喜欢吃瓜嗑瓜子的少女。

  苏梅君对武斗大赛的心思几乎没了,单单杀人鬼,他就不是对手。天下这么大,说不定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高手存在。

  还有那少女……

  苏梅君在城中闲逛便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遇到那少女,一方面是道谢,一方面是请教,未尝没有打探那些神轮高手失踪之谜的心思。

  以那少女的实力,和那少女的神秘,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让他觉得遗憾的是,以前就听说过每次有比武,那少女总会出现在旁边吃瓜,然而他这些日子几乎一听说有比试就会前往,却始终没看到那少女的踪迹,仿佛自那夜之后就消失了一般。

  但他也没放弃,毕竟武斗大赛马上就要召开,那少女说不定会出现。

  ……

  “师兄?你真不参加武斗大赛了?”少女一脸惋惜,其中还有些期盼,似乎是期盼苏梅君改变主意。

  “不了。”苏梅君摇摇头,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衣着。

  大耀的镜子真不错,清晰,镜中的人影没有丝毫变形,也不像铜镜那样容易发乌,更重要的是铜镜很难磨出这么大的尺寸。

  在大耀,这种镜子就连客栈里都有,然而在大夏却很贵。

  “走吧。”

  苏梅君带着师妹出了客栈,直奔城外,路上看到不少与他们同样行踪的武者,多是坐着拖拉机,大夏来的武者们很喜欢尝试这种在大夏颇为少见的交通工具。

  而且确实比马车舒服得多。

  一个个少年侠客们站在拖拉机的后厢里,迎风而立。

  望京城南十里,原本的田地已经被改成了一个敞开式的竞技场,其中包括九个擂台,三大六小。

  三个是主擂,六个小的则是预赛时用的分擂。

  除此之外,便是周围一层层的观众席,足以容纳三千人。

  看起来似乎不少,毕竟大夏来的武者不过数百人,出云本地来参加的武者也大约相同数目。

  然而再加上来与诸多参赛武者同来的家眷好友,一些来长见识的年轻人,以及一些吃瓜群众,这些观众席就远远不足了。

  不过朝廷负责此事的人员也早有了准备,除了增加了大量站席之外,还会在竞技场外面接大屏幕,直播里面的比斗。

  苏梅君凭借着邀请函,与师妹获得了一个座位,扭头看看身边,都是一些较为出名的年轻武者,不少人还打过交道,互相点头致意。

  上午八点半,先是兵部尚书秦川上了最中央的擂台讲话,声音通过分布在全场的音箱传了出来。

  “虽然在我看来你们都是一帮小虫子,一只脚就能碾死那种,不过殿下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那么就展现你们的实力让我看看吧!”

  秦川毫不留情的话语让不少俊彦一脸愤怒,恨不得拔刀上去拼命。

  不过看看周围那数千带兵将,还有数百一脸挑衅目光看着他们的飞骑,愤怒只得先压在心底。

  “让他滚下来!”看台上黑着脸的任八千对身边的侍卫道。

  这货开场致辞就说成这样?

  自己废了这么大心思挑选有潜力的天才,可不是为了把他们变成仇人的。

  秦川被任八千叫下台,倒是不以为意,接着上台的是任八千早就安排好的主持人,在经过一番煽动性讲话,以及讲解了一遍赛程流程和相关奖品后,语气高昂带着激扬道:“接下来有请主角乐队的登台表演!”

  四周观众席上众多武者一脸懵逼,主角?乐队?啥意思?

  登台表演倒是知道……

  然而几个人刚刚站到擂台上,四周就是一片哗然。

  苏梅君也一脸惊讶的看着台上,那个蓝衣少女。

  虽然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但没想到是以这样的身份。

  更让人惊讶的是另外几个人的身份。

  李元竹,林月!

  知道这两人身份的可不少,如今武林中实力最高的两人,而且都是相貌绝美。

  怎么也想不到这样的人物竟然会登台表演,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很多人都想起有传闻说李元竹和大耀有些关联,如今看这情况,应该没假了。

  场上五个人,除了李元竹、林月与那蓝衣少女之外,还有两个男子,其中一人是个光头,而另外一个人让苏梅君瞳孔一缩。

  杀人鬼。

  只见杀人鬼此时一脸尴尬与茫然,等着二花等人调试乐器。

  二花的架子鼓,李元竹的瑶琴,林月的洞箫与行若和尚的骨萧。

  当乐声从凌乱渐渐统一,形成了旋律,二花小声道:“别给我弄砸了啊,不然打死你!”

  当一声声鼓点如同敲在每个人的心口上,杀人鬼闭上眼咬牙切齿,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发出了一声大吼:“大河向东流哇,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

  竟然没有结巴。

  二花轻轻点头,算是赞许,还行,这两天练习的发挥出来了。

  这歌儿林月唱不出那豪迈来,行若也唱不出,最后抓壮丁抓到了杀人鬼。让人颇为吃惊的,他唱歌的时候结巴竟然不像说话那么严重。

  花了足足一周,在厉岱的各种消极反抗与二花的武力镇压与扒光了吊到他老家门口的威胁下,总算是让他练好了这首歌。

  而在场外,任八千在包厢里差点一口老血吐出来。

  二花准备了好久的开场秀就是这个?卧槽!

  扭头看看附近的其他人,发现其他人倒是听的津津有味。

  尤其是秦川那老货……

  这歌儿虽然怪了点,但还是挺对他胃口的。

  实际上这歌听在诸多武者耳中感觉还不错,甚至冲淡了他们对于李元竹在这种场合登台的震惊。

  听起来挺带感的。

  尤其是这歌词,“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极对他们的胃口。

  不少人都觉得这唱出他们的心声了。

  数分钟后,一曲终了,杀人鬼逃命一样的从擂台跳下去。

  二花笑嘻嘻的不理他,拿过麦克风,笑眯眯的开口:“接下来,一首《铁窗泪》送给在坐的各位!”

  任八千:……

  听着那熟悉的旋律,任八千都惊了。

  不过再仔细想想,这歌儿还真TM应景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