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天穹妖祖 > 第1440章 明悟 下

第1440章 明悟 下

  念头的通达,让石昊心情顿时畅快起来,一扫这十年来的郁结。他不禁大笑起来:“原来所谓的合道,对我而言竟是如此简单!”

  随着笑声,他的体内,忽然开始传出一阵阵的异动。旋即,从他的全身各处,一道道血箭突兀的激射而出。但这些鲜血的流逝,却诡异的没有让石昊的脸色变的苍白,反而看上去像是红润了不少。

  血箭也并未落到地上,或者消失在空气中。无数的鲜血在离开身体后,竟是漂浮在了石昊身周。短短时间内,随着越来越多新的鲜血加入,一道浓郁的血色大茧,将石昊严严实实的彻底包裹了起来。

  血茧却也并不“安分”,当血茧彻底包裹住石昊之后,血茧之内,开始传出一下接着一下的“砰砰”之声。听起来,就仿佛有一颗心脏正在强劲有力的跳动一般。

  随着这如同心跳般的声音不断继续,在这整个大殿之内,属于妖族的那股独有的粗犷气息,越来越是浓郁。甚至在大殿之上,外面的天空中,都结成了一层浓郁的黑云,绵延起来足有数万里之长。

  只是如今,中元大世界早已不复昔日繁华,生活其上的生灵,要么灭绝,被仙神抽走了生命精华;要么便远远逃离了。仅有的少数留下的修士,突然察觉到如此浓郁而霸道的妖族气息,无不是大惊失色,但却根本不敢接近那地方半步,连一点点的好奇心都不敢升起。

  在这峡谷的某处,那头混沌兽,此时也抬起头,睁开眼,向着那间大殿望去:“以这种方式突破天尊,怕是连他的第一世,都没这个机缘吧……”

  说完,它又闭上了眼,伏下身子,再度陷入了沉眠之中。

  石昊已然彻底摆脱了危险,明白了他的道路。虽然再一次开始了闭关,但这却是合道,而非单纯的感悟天地规则的闭关。两者所需要消耗的时间,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是对于他这边的情况,遥远的第二星域,肯定是不够了解的。

  此时的小石辰,是当真有些沉不住气了。整整十年,他的父亲却连一点儿音信都没有。他当然不是担心自己的父亲迟迟找不到合道的路,他所担心的,反而是自己的父亲找到了合道的方法。

  虽然之前朱雀便说过,石昊只需要开始合道,就绝不会有任何危险,但石辰还是放心不下。毕竟,朱雀本人并非逆运修士,这类修士的修炼方法,她也从未亲自体验过。甚至于她身为先天生灵,刚一出生就是祖境,恐怕就算是对于整个修炼体系的过程,都未必当真如黎老等人了解的那般透彻。

  然而当他去问黎老等人时,后者却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

  这也着实没有办法,逆运修士本就无比稀少,而且其修炼路途中,可谓艰险无比。到今天为止,真正将逆运之路修到近乎完美的天尊战力的,也只有心祖那么一个人而已。其他的本尊道修士,要么便是早早被人所杀,要么便是为天劫所杀,结果并没有什么区别。而那些有所成就的本尊道修士,无不是将自己的身份隐瞒的死死的。就算少数几个泄露在外的修士,也大多性格孤高清冷,行事从来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几乎就没有什么交好的朋友。当年的心祖,最后就是因为其酷爱“收藏”各类丹药、法宝、阵图、典籍、天材地宝的原因,引起了众怒,最后也因此而亡。而现在的石昊,虽然交好不少人物,但对于自己所修炼的内容,也从来是讳莫如深,极少提及。

  如此一来,以本尊道为标志的逆运修士,就成了亘古以来最为神秘的群体之一。而他们如何修炼,更是隐秘中的隐秘,外人难以得知。更不用说本尊道并非只是一种法则、规则那么简单。每一个逆运修士,哪怕同样修炼的是本尊道,但其实仍然是有所区别的。比如心祖便是融百家于己身,最终成就自己独特的规则。而石昊,却又是彻底纯粹的独尊自己,完全摒弃天地间的一切法则、规则。

  种种因素下,每一个本尊道逆运修士可谓都极其罕见。黎老、葛玄等人纵然年岁悠久,见多识广,身经百战,但对于这个群体的了解,终究还是有限的很。

  这天,小石辰终于到了彻底无法忍耐的程度,因为就在刚才,他心中莫名出现一股极其强烈的警兆,仿佛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一般。再一联想到失踪了十年的父亲,他内心到底在担心什么,不言而喻。

  算算时间,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若是朱雀所言有误,合道的确存在风险的话,恐怕十年后的现在,便是合道失败后的死期了吧。

  再一想想上一次他在星空中偶然遇到石昊时后者的样子,石辰内心愈发的不安了。要知道合道失败后,残留的寿元也是有区别的。往往越是艰难而强大的自创规则,合道失败后留下的寿元就越短。反之,当然留下的寿元就越长,甚至可以达到数万年乃至数十万年之多。

  作为石昊的独子,石辰当然对他父亲的悟性有绝对的信心。他绝对相信其父所选择的,必定是那些想要成功无比艰难,但一旦成功也会空前强大的路径。

  如此诸般,他内心的不安,完全是理所当然的。

  “站住!”但就在他刚准备离开,飞到半空时,一道叱喝声传来,旋即强悍的天尊威压就将他困在原地动弹不得:“你要去哪啊?”

  小石辰只是摇头,急道:“我心有所感,老爹他很可能遇到了大麻烦,我必须要去找他!”

  “感应?”朱雀一怔,心里更是一沉,这种至亲间的感应,可不是随便开玩笑的。不过越是如此,她就越不能让天赋不在其父之下的石辰轻易冒险。

  但她刚要开口劝阻时,在石辰的身上,一股无比强横的气机瞬间爆发,甚至顷刻间摧枯拉朽的便轻易冲破了朱雀的禁锢。微信搜索公众号:wmdy66,你寂寞,小姐姐用电影温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