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美女总裁的绝品仙医 > 第1779章:魔焰宗宗主

第1779章:魔焰宗宗主

  秦明自从联手方白灭掉风刃宗后,最不想见到的人,便是魔焰宗宗主随义。

  不说魔焰宗的整体实力远超火云门,就是随义本人的实力,也超出他一个境界,达到了雷劫五重。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只要魔焰宗想为风刃宗出头,决定重重惩罚火云门,那么火云门便会有灭顶之灾。

  当然,火云门创建数千年,也有浑厚底蕴,若是奋力一搏,也能给魔焰造成不小的损失。

  秦明现在赌的是,风刃宗被灭已经是既成事实,魔焰宗为自身利益考虑,不会做伤人一千、自损百的事情,对火云门进行惩罚。

  另外,秦明已经派出使者前往魔焰宗,并奉上了一笔不菲的n资源,声明会像风刃宗一样,向魔焰宗“俯首称臣”,希望能平安渡过一劫。

  只是,魔焰宗那边一直没有回应,秦nn中忐忑,不知他们准备如何处置此事。

  风刃宗一直受魔焰宗庇护,如今却被火云门给灭了,这等于在魔焰宗脸上打了一巴掌,身为魔焰宗宗主的随义不怒才怪。

  因此,秦明不想见到随义,至少不想现在见到,免得尴尬。

  可有些时候,往往越怕什么,便越会发生什么。

  “秦门主,好久不见啊!”

  正在前方飞行的随义,和秦明有过数面之缘,他感应到了秦明的气息后,顿住身形,回身隔着数里的距离,望向秦明等人。

  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秦明却从他的笑容间,感受到了几分冷意。

  秦明暗叹了口气,硬着头皮飞上前去,冲随义抱了抱拳,干笑道:“随宗主,你好。”

  “我很不好!”

  随义脸上笑容陡然收起,冷冷看着秦明,一抹杀意自眼底掠过,阴沉着脸道:“秦门主,风刃宗被灭,是不是你们火云门干的?”

  秦明脸色一僵,支支吾吾的道:“这个此事事出有问,随宗主请听我解释”

  随义厉声道:“我不想听解释!我只想知道,此事,是不是你们干的!”

  “是又如何?”

  秦明见随义以居高临下的口气和自己说话,目光中带着浓浓的鄙视和不屑,骨子里的倔强因子被激了起来。

  “三千大世界,每年都会有许多宗门崛起,也会有许多宗门消亡,这是强者生存、弱者淘汰的自然规律!我火云门灭掉风刃宗,是天经地义之事,有何不妥?”

  秦明慷慨激昂的道。

  随义冷笑道:“火云门与风刃宗的整体实力相差无己,你们若非借助了外力,岂能灭掉风刃宗?”

  他说到这里,目光转向秦明身边的方白,神色间掠过几分诧异,说道:“我听风刃宗几名溃逃的弟子说,就是你这小子与火云门联手,灭掉了他们宗门?”

  方白咧嘴一笑,道:“没错!”

  随义“啧啧”道:“区区一个雷劫一重强者,居然能得到火云门的青睐,有资格与他们联手。看来,你这小子有些手段啊!”

  他说话之时,凝目细细打量方白,发现方白虽是雷劫一重修为,但身上却有一种与众不同、难以言喻的气质,猜想此人可能n过某些特殊n武学,或者懂得什么厉害秘术。

  方白笑着向秦明抱了抱拳,说道:“承蒙秦门主看得起,灭除风刃宗一战,在下只是帮了点小忙,尽了点绵薄之力。”

  秦明忙道:“方小兄弟谦虚了。”

  随义“嘿”的一声,抬手一指秦明,大声道:“秦门主,你可知风刃宗年年向我魔焰宗进贡n资源,接受我们的庇护?”

  秦明点头道:“知道。”

  随义目绽精芒,厉声道:“既然知道,为何还要灭掉风刃宗?莫非秦门主觉得,火云门已经强大到了能够挑战我魔焰宗的地步?”

  他声如惊雷,在秦明等人耳边炸响,同时释放出一缕威压,向秦明等人笼罩过去。

  在随义的威压之下,秦明和方白神色微变,衣衫猎响。

  而火云门的其他五名弟子,以及方芸、百里明月、牛奔、熊英雄四人,却感觉如山岳压顶,几乎窒息,不得不向后倒掠数十丈,避开这股威压之势。

  随义见方白居然能抗衡自己雷劫五重强者的威压,不由“咦”的一声,似乎颇为震惊。

  秦明却没什么惊奇表情。

  风刃宗一战,秦明已经知道,方白不但有越级挑战能力,而且身怀无上灵器,精通不少神奇秘术,堪称妖孽之才。

  因此,虽然方白的修为和他相比低了很多,但他依然对方白礼敬三分,以平辈相待。

  之前风刃宗一战,方白射杀魔焰宗弟子烈世杰、引走魔焰宗长老烈耀,而之后烈耀便仿佛人间蒸发了似的,再无音讯。

  方白返回红枫城后,虽说没有直言斩杀了烈耀,但秦明猜测烈耀一定已经死于方白之手。

  至于方白是怎么干掉烈耀的,秦明怀有强烈的好奇心,但方白不说,他自然也就知趣的没有询问。

  随义是第一次与方白相见,自然不知方白是何等的妖孽。

  在随义想来,方白这个雷劫一重强者,能抗衡自己雷劫五重强者的威压,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肉身极其强悍二是身上有高品阶灵器相护。

  肉身足够强悍,抗压能力自然也就非同一般。

  而高品阶灵器只要经过祭炼,便会与主人心有感应,自然会帮助主人抵御外来压力。

  随义第一时间便想到了第二种可能。

  “他区区雷劫一重修为,身上至少应该有皇品上等灵器,才能抗衡我的威压之势。”

  随义想到这里,心头一片火热,不由多看了方白几眼。

  “对了!”

  随义突然间想起另一件事情,目光逼视着秦明,沉声问道:“我宗长老烈耀及其子烈世杰,曾奉命去风刃宗收取n资源,可后来他们的魂灯却突然熄灭?秦门主,此事你该如何解释?”

  秦nn中“突”地一跳,忍住了去看方白的冲动,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平静一些,肃声道:“随宗主莫非怀疑烈长老父子之死,与我们火云门有关?这实在是冤枉啊!我们与风刃宗大战之时,并未看到有贵宗弟子在!”

  他嘴上如此说着,一颗心却高高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