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自一笑,小飞觉得这一趟没白来,但是拓山和这个小女孩就是未来的两大人才!

  剩下的还有二十多个孩子,身体都是稍微好些,几乎没什么伤,都还在犹豫之中。

  过了片刻,其中一个走了出来,看了看那个头儿模样的小孩,抱拳说道,“头儿,虽然你曾经很照顾我们,几乎没有打过我们,但我们不想过现在的生活了!”

  “所以,对不住,我们要跟着这位先生走,即使去死,也不后悔。”

  说完,毅然走向了小飞,其身后的那二十几个孩子也都没有犹豫,跟着他走向了小飞。

  那个头儿模样的小孩此时有些生气,就要张口骂时,就看到了小飞如利剑般的双眼射向自己,顿时感到浑身冰冷,动弹不得,不敢再说,低下头去。

  此地的小虎帮从此名存实亡,间接性的成为了过往云烟!

  小飞淡然一笑,对着那包括拓山在内的那三十几个孩子说道,“你们的选择很不错,将来你们会为此而深感荣幸!嗯,我代表飞天酒楼,欢迎你们!”

  除了拓山,那三十几个孩子的脸上都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而后看了看拓山,见拓山点了点头,随即狂呼起来!有几个孩子当场就激动得哭了起来!

  飞天酒楼啊,他们这些讨钱的孩子怎么会不知道?

  那里最近可是火的很,服务员穿着很漂亮,听说吃的也不错,早就羡慕不已啦。

  最重要的一点是,听说和他们的出身也和自己等人差不多,都是失去父母的孤儿,所以听到这一消息,感觉简直就是进入了天堂!

  而那几个站在另一边的孩子,跟随着那头儿的孩子,这时候都露出了后悔的样子,不过,在那个头儿凌厉凶狠的眼光下,都没有敢动。

  小飞赶忙摆了摆手,让大家静下来,然后说道,“你们现在身体大部分有伤,我会安排人来带你们先去诊治,而后为你们购置新服装,让你们先吃饱,睡个舒服觉。”

  “然后么,要接受培训学习,很辛苦的哦。如果你们吃不了苦,我一样会剔除你们的。”

  那群孩子忙说道,“我们什么都不怕,先生放心。”说完,都是一脸热忱的看着小飞,那目光中除了坚毅,还带着决心,一种可以为之而去死的决心!

  小飞也被他们的表现所震撼,小小年纪居然有为了目标而去死的决心!

  可以完全想象得出,他们曾经受过多大的磨难,可能早就有了对于新生活的热切向往!

  如今,小飞恰恰给他们带来了希望,带来了可以改变他们状态的东西,你说他们会不激动么?会不下决心捍卫么?错过了这个错落就不会有这个店了!

  这时,收到小飞消息的令狐飘,变身为普通人走了过来,跟小飞打过招呼,便用精神力笼罩这些孩子,而后挥手布置了一个流动的幻境,防止别人发现这些孩子,随后便带着这些孩子和拓山走向了飞天庄园。

  看他们走出去了,小飞转身对着身后的十二个武士说道,“相信你们也知道现在的情况了。等你们帮我做完这个任务后,就和往常一样,回到你们的组织去!”

  “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要保证消息的上报就行!”

  “根据你们的贡献,我会提供给你们奖励或者晋级,这些都在情报组织规则里有说明,你们要仔细看看。嗯,现在你们先呆在这吧,记住明天的任务。”

  说完,一挥手,小飞便洗去了那十几个还留在这里的孩子的记忆,同时将那三十一个孩子的去向改为被刘启杀死。

  然后,看了这十二个莫名情绪的武士一眼,小飞便瞬移回到了庄园,处理了一些事后,回到旁院的房间中,变成了刘启,开始为失踪做准备。。。

  时间悄然滑过,在黑暗和黎明的交替中,新的一天又是无声无息的到来。

  变身为刘启的小飞,在天亮之后,便又一次细细琢磨相关的细节,直到太阳高升,计划的时间到来时,有些紧张的小飞便开始实施“刘启失踪计划”。

  从床上站起,挥手去掉了笼罩这里的自己的精神力布置,天衍的那一丝灵魂也让主灵魂撤去了刘启的精神力布置,至于暗夜的么,昨天就撤去了。

  随后又仔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疑点,便推开门,走向了武教处。

  路过那处花丛时,小飞也是停了一会,欣赏着那在太阳下百花开放的翩翩起舞的蝴蝶,有些眷恋和不舍,记得刘启的童年常在这过吧,可惜,这次走了,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虽然有些伤感,为了刘启的将来,也为了自己更好的处理飞天的事务,小飞还是毅然的走向了武教处。

  李老头还在那教着那些孩子,只是里面少了小杰和小月。

  “刘启,你来啦?可是稀客啊。”李老头开起了玩笑。

  小飞行了一礼,笑道,“李老师早,我来是来告诉你一声,我要去集市一趟,买些东西。顺便散散心,一味的在那思考拳法也没什么效果。”

  “说的不错,赞同你的观点,闭门造车多有弊端,嗯,尽管去吧。”李老头满是鼓励。

  小飞谢过李老头,便转身走出了武教处,外边阳光无限,温暖的阳光让人不忍前行,只愿在这温暖中沉睡,享受温暖的美好。。。

  穿过大门,小飞无意间看见了小辰的那个护卫,便走了过去,笑问道,“护卫大哥,我的小辰弟弟呢?怎么没和他在一块啊?”

  见是刘启,那护卫忙撤开身子,回道,“少爷可千万别叫我‘护卫大哥’,要是被别人听到,我就该被解雇啦。嗯,辰少爷刚去主院了,让我在这等着他。”

  “哦,呵呵,你还真是个实诚人,我也没什么事,我去集市了,再见。”

  小飞对着那护卫道,心里也说道,“再见了,旁院!再见了,所有熟悉的人!”

  回头扫射一眼旁院,小飞毅然大踏步,走向了集市。。。

  那护卫看着小飞的背影,感到有些怪异,感到有些特别,但也说不出什么具体原因,只是有些莫名其妙,感觉好像要有什么事发生似的。。。

  顺着人流,小飞穿过长长的街道,走进了交易所。

  那个青年,刘青,刚好又是逢值,远远的就看见刘启少爷前来,忙紧走几步,来到小飞面前行了一礼,然后问道,“天少爷来此何事?有什么需要尽管跟小的交代,小的定为你办妥。”

  小飞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个青年当个见证人还不错,便笑道,“你叫刘青是吧?嗯,不要那么客气,说起来我们也算是亲戚,一定程度上也算是一家人,所以就不要那么见怪了。你知道的,我生活在旁院,不习惯这些。”

  刘青愣了一下,随后有些感动,长这么大,除了自己的亲人和刘博外,也只有眼前的少年把自己当成“平等人”看待,其余人以前也只是将自己当成“废物”的。

  内心中闪现过这些想法,刘青恭敬道,“谢谢天少爷,不过,你虽然不会介意,但要是被人看见,一样会处理我的,我只是一个下人,还请天少爷见谅。”

  小飞看着他激动和无奈的表情,就知道他说的是真的了,也就没再坚持,随意说道,“嗯,麻烦你带我见你们的掌柜吧,我要买些东西。”

  刘青再次攻击的拱手一礼,然后在前引着小飞走进了会客厅,让其坐在了主位,这时一个服务员也送来了茶水,刘青道,“天少爷稍等,我去叫我家掌柜。”

  小飞点头示意,然后品起了茶水,还别说,这里的茶水还真不错。

  一股香气还带着淡淡的苦味,让人品出人生的美好与无奈。

  看这茶就知道,这家的掌柜还真是一位有品位、有阅历的人啊。

  过了一会,刘青和掌柜推门而入。

  刘青向小飞行了一礼,然后自觉地退出了会客室,顺手带上门,站立外面候着了。

  那掌柜刘博见刘青已出去,就向着小飞行了一礼,随后道,“刘博见过天少爷,不知天少爷来此有何吩咐?”

  小飞忙侧身闪过,扶起他,说道,“老先生就不要行礼,折杀晚辈啦。怎么说你也算是为这个店服务了大半辈子了,劳苦功高,所以,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这礼节不要也罢。”

  刘博笑了一下,闪现出一丝欣慰,虽然外人说眼前这个旁院少爷是个废物,但他那几十年的眼光告诉他,这个“废物少爷”即使不能修炼,也能独闯出一片天地!

  寻思片刻,刘博含笑道,“礼节不能废。别人怎么看无所谓,我自求无愧于心。况且少爷始终是少爷,老奴即使年龄再大,也始终是刘家的下人。”

  心里同时闪现过另外一丝想法,“要是真的不行礼,就算承了你的情,要是以后让我办个什么事,也不好意思推脱,嘿嘿,只要礼节够,就不用担心了。”

  不得不说,姜是老的辣,人活半百,多智近妖!

  刘启看刘博的脸色,就知道这个老头不好应付。

  不过,今天只不过来走个过场,找几个“失踪见证人”而已,所以也就没有再讲这些虚的,转而说道,“老先生,你这可有什么特别的金属?我想购买一些,呃,打造点东西。”

  刘博暗笑了一下,心中想道,“果然是来买东西的,幸亏刚才行了全礼,不然若是价格等方面还真的不好推脱。”便说道,“嗯,金属有一些,不知少爷所需有什么要求?”

  小飞佯装成思考的样子,思索半天,缓声道,“嗯,我有些力气,准备弄个武器,就要些比较重的矿石吧,老先生,不要告诉我这里没有哦?”

  刘博闻言笑道,“重的矿石这里还是有一些的,不过,你要打什么样的武器呢?不同的武器所需的矿石可是不一样的。”

  “这个我明白,嗯,要做一个长一点的重金属棍,你估摸着需要多少?”

  小飞把皮球踢给了对方。

  “这个么,还有点不好说,这样吧,我稍后整理一下,弄够足量的分量,找人给你送回去吧。至于价钱么,只要你签个名就行了,我会向家主说明的。”

  刘博也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只好稍微应付下。

  小飞认真看了他一眼,呵呵说道,“没问题,就按你说的办,不过,你可不要坑我哦,别弄些垃圾矿石糊弄我,不然我会告诉我父亲的。”

  刘博暗暗一惊,感觉这少爷的敏锐非同一般,忙擦了擦头上不经意间溢出的一丝冷汗,说道,“哪敢啊,就是借给老奴十个胆子也不敢糊弄你啊。我可不敢耽误你的大事。”

  小飞嘿嘿一笑,道,“那最好不过。你知道的,要是做出来的武器不好,重量不够,那用起来肯定不顺手,呵呵,到时候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还真的不好说是谁的责任。。。”

  “呃,老先生,你擦什么汗啊?不会真的那些垃圾石头来糊弄我吧。”

  刘博愣了一下,忙大声说道,“不会,绝对不会。我绝对会办好这个事,包你满意。你现在这品会茶,我去看下需要的矿石,然后估个价给你,方便你的签名。”

  说完,忙行了一礼,转身下去了。

  小飞看着他狼狈的样子,有些想笑,刚才只是随便调侃调侃他而已,没想到还真的落荒而逃了。

  不过,看着他那退缩的样子,小飞感到了一丝诧异,思道,“应该是装的吧?看那退去的步伐,丝毫不乱,而且那背影没有丝毫的慌张劲,还真是老奸巨猾啊!”

  “好在我本来就不是购买矿石的,所以无所谓啦,不然,还真的要你好看,哼,居然敢在我面前演戏。。。”

  刘博此时的心里还真有些害怕,不过,却没有丝毫的慌张,毕竟风里雨里走过了大半生,这种事碰到的多了,怎么会为一个“毛头小孩”就弄得手忙脚乱?

  不过,对于小飞的那一眼,刘博感觉到仿佛能看透自己内心似的,似乎没什么秘密能掩盖住他的双眼,所以有一丝紧张,就赶紧找个借口出来了。

  随后走出门外,关上房门,刘博长长出了口气。

  刘青有些纳闷,忙问道,“掌柜,怎么啦?看你的样子,怎么看起来有些紧张?”

  刘博瞪了刘青一眼,说道,“呃,我有么?眼神不好就不要瞎说!嗯,你在这候着,我去看下库房的中重金属还有多少,一会弄个报价出来。”

  刘青忙低头认错,依旧站在门外,仿佛警戒一般。

  刘博快步走开,去了库房,准备矿石和文书去了。

  小飞在这等待中品着人生之苦茶,通过印记通知了那十二个武士。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