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背后的靠山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背后的靠山

  李落轻咳一声,自然也要先赞一声掌柜见识不凡,而后才不着痕迹的将面馆掌柜的心神又再引回到护天盟身上。

  “说起这个护天盟,嘿,那名声可是响当当的,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匡扶正义,替天行道,盟中英雄走到哪都当得起大侠的称号。”面馆掌柜一竖大拇指,由衷赞道。

  李落笑着点了点头,掌柜说的多半是从哪个说书先生嘴里听到的,匡扶正义,替天行道,历来都是草莽豪杰的写照,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路见不平就有拔刀相助的血勇。不过刚刚进了和家酒楼的四人和评书中的草莽英雄有些不同,至少这四人都像翩翩的浊世公子多些,而且衣着颇有规矩,以盟为名,更像个条理分明的江湖门派,不像那些个浪子游侠。

  “护天盟是这几年才冒起来的,不过背后的靠山大的惊人,我听人说不但绿林道上的,就连白道和官府都得给护天盟面子,嘿嘿,小兄弟,你可猜得到护天盟背后的靠山是谁么?”

  “这我可猜不出来,还请兄台赐教。”

  “哈哈,就知道你猜不出来。”面馆掌柜一脸得色,左右打量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听说是卓城里的大人物。”说完之后,面馆掌柜抬手指了指天,一副莫测高深的模样。

  李落忍俊不禁,脸上自然也要稍稍露出惊讶赞叹的神色,至于卓城里的大人物,如果放在一个寻常百姓眼中应该有不少,就算和面馆掌柜指的天有关系的也不在少数,说不得李落其实也是其中之一。

  这面馆掌柜所知不多,而且多半都是道听途说,也许护天盟的确来历不凡,但到底是什么来头,人云亦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李落倒是有些相信面馆掌柜的话,因为就在面馆掌柜指天的时候,李落忽然想起一个人,那个名号武林公主的妹妹,舞阳公主李欹枕。

  当年仙人峰下一别,匆匆数年,李落时常奔波在外,这个舞阳公主似乎也很少在宫里待着,游历天下,做起了闯荡江湖的女侠。如果护天盟与李欹枕有关,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面馆掌柜说了不少,能让李落相信的不多,不过李落也没什么轻视取笑的心思,只是善意的含笑看着这个实则略显孤单的中年男子。当年,在卓城百里坊那条僻静的小巷子里也有一个守着面摊的人,看着日出日落,闻着花开花谢,守着那份难得的平静。

  “现在兵荒马乱,兄台为什么还留在望梅府,我看街上好些宅子都上了锁,到别处避难去了吧。”

  面馆掌柜一阵沉默,看了一眼身边的店里小二,叹了一口气道:“不是不想走,是走不了啊。”说话间,面馆掌柜脸上闪过一丝浓郁的忧色,随即一扫阴霾,大笑道,“不过你看咱们黑白道上有那么多将士,固若什么汤来着,漠北的那些蛮子一定打不进来,哈哈,不怕不怕,再说这些天咱这面馆的生意比平时好多了,趁着机会多攒点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面馆掌柜絮叨着,只怕他自己也没有明白日渐兴隆的生意只是国难当头的回光返照而已。

  这,大概就是望梅府百姓的写照,能走的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留下的不管是因为何种原因,无论信与不信,都会觉得草海联军过不了藏云谷的天堑关口。

  李落笑了笑,付过钱之后告辞离去,藏云谷近在眼前,怎也要过去照个面,看看如今北府战局到底到了哪种境地。

  自西域南归,李落记挂北府战事,连贯南大营都不曾回去一趟,绕过天水州,直奔秦州而来。一入秦州,阴云密布人心惶惶,聚兵再多,如果不能一战而胜,无论如何也无法安定民心。

  李落牵着马向城北走去,路过和家酒楼,李落抬头看了一眼,临街的雅座上,方才护天盟四人凭窗而坐,已有手脚勤快的店小二奉上香茗,若是再恭维上几句,或许还能从这些出手阔绰的江湖俊杰手中讨到一钱两钱的赏钱。

  一行人中年纪稍长的青年男子临窗而立,颇有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意蕴。双目丹凤含神,打量着街道远处的另一端,对楼下指指点点、流连忘返的闺阁姑娘或是哪家的婶娘视若无睹,心神皆在远处,隐隐好像还有些许期盼之意。

  李落看了一眼眷恋不舍的女儿家,暗自咋舌,家国难保,却还不如楼上的英俊男子更引人,果然有几分黄莲树下弹琴的味道。

  终于,男子收回了目光,向身下街上的行人施舍了一瞥,李落看得真切,男子眼中的冷漠一闪而过,随即换上了一缕温和尔雅,仪容仪态自然是没得说,只是骨子里的傲气就连李落也不禁有些吃惊。

  这般傲,与冷冰不同,冷冰的人和剑极傲,是绝情之傲,而楼上男子的傲却是另一种无情的傲然,高高在上,只怕他那三个同行而来的同伴也未必能在他心中占据多少分量。

  男子坐回了桌上,和同伴笑谈几句。李落这样的蝼蚁之辈,大概不会有资格入得了楼上几人的眼。

  忽地,李落身子微微一震,抬头狐疑的看了一眼和家酒楼的那扇窗户,楼上一子高谈阔论,声音不小,也不怕隔墙有耳,更不怕扰到旁边的食客,有一个人的名字无巧不成书的落到了李落耳中。

  婉清姑娘。

  这个名字很熟悉,李落举目望了一眼远处的朝木山,当年的一位故人名字里也有这两个字,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李落怔了怔,暗自一笑,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还不如相忘于江湖。

  骏马打了个响鼻,似乎是在催促李落,只道是李落吃饱喝足了,自个却还饿着肚子呢。

  一人一马,不疾不徐,街上人来人往,走不了太快。

  就在李落刚要转过街角的时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