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外面的世界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外面的世界

  吉布楚和招手唤来伙计,凑过去耳语了几句,伙计连忙扔下手中酒壶,急匆匆跑了出去。吉布楚和熟络的自己打酒,又不知道从哪里搜刮出几碟奇形怪状的小菜,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酒,又替李落斟了一杯,举杯感慨叹道:“以后恐怕喝不到这种滋味的酒了。”

  李落皱了皱眉头,没有碰眼前酒杯,平声问道:“灵雀姑娘想说什么?”

  吉布楚和猛然探过头来,直直的盯着李落,吐气如兰,极是凝重的问道:“你当真能解黑山引的毒么?不是骗我们吧?”说完微微一顿,又将脑袋收了回去,自言自语的说道,“不会的,烂舌散的毒都能解,黑山引的毒你也一定解得了。”

  李落看着吉布楚和患得患失的神色,不禁哑然失笑,和声说道:“不管我解不解得了黑山引的毒,还有比现如今往生崖下更坏的局面么?”

  吉布楚和呆了呆,垂头丧气的用手托着香腮,出神片刻,轻轻咬了咬嘴唇,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眨着好看的眼睛,目不斜视的望着李落,期许说道:“话虽如此,但能解毒当然最好了,我真的想出去瞧一瞧往生崖外面的世界。”

  李落静静的看了吉布楚和一会,和暖笑道:“只要想看,总会看到的,我虽然不算什么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但说过的话还是算数的。”

  吉布楚和连连点头,似如小鸡啄米一般,眯着笑眼说道:“人家当然信你啦,嘻嘻,到时候解了毒,大不了我以身相许。”

  李落哈哈一笑道:“有灵雀姑娘的训示在先,这句话我便只当是灵雀姑娘道了一声谢。”

  “这一次是真的呢。”吉布楚和悠悠说道。

  李落笑了笑,脸上有些许感激,没有轻薄怠慢之色,和声说道:“我已经成家了,灵雀姑娘的美意恐怕我无福消受。”

  “我知道你们南人的规矩多,还要讲什么名分,放心,我不要名分,你就当我的情郎就好。”吉布楚和俏脸微红,含羞带臊的说道。

  李落愕然无语,这般赤裸裸相逼嫁人的女子还是头一回遇到,哪有点女儿家的矜持。李落位高权重,不乏有娇艳佳人暗送秋波,不过说的这么直白的除了吉布楚和就没有第二个了,就连扶琮的刺背龙鱼也只能望其项背。

  好在这个时候酒馆外有人进来了,打断了吉布楚和的咄咄逼人,让李落微微松了一口气。吉布楚和没好气的瞧了过去,努了努嘴,哼了一声道:“喏,人来了。”

  酒馆中进来三人,除了刚才跑出去的小厮,剩下两人,一个是酒娘,一个正是李落放心不下的钱义。

  酒娘面无表情,目光游历,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微微抽动的脸颊却暴露了酒娘此刻惴惴不安的心情。

  钱义见到李落,大喜过望,呼道:“大……公子。”说完之后顿了一顿,脸上显出惭色,嚅嗫道,“我……”

  李落笑着点了点头,没有责怪,也没有太多劫后余生的欣喜,就似小别之后的重逢,和风细雨的说道:“往生崖的事了结了。”

  钱义重重的嗯了一声,脸上没有多余的神色,只有坚毅和信任,也许还有那么些敬服,唯独没有吃惊讶然的神态,纵然身为阶下之囚,在往生崖下孤掌难鸣,但钱义确信李落一定能扭转乾坤。

  百战百胜,方为常胜之师,百战而常胜,军心自凝。

  李落从来没有让钱义失望过,所以即便钱义自己被擒,帮不到李落什么忙,但钱义深信往生崖决计困不住李落,如今看来,果不其然。

  酒娘的眼中却有震惊神色,看看李落,又瞧瞧吉布楚和,最后的视线落在钱义背上,不言不语。

  李落看着一脸愧色的钱义,展颜笑道:“没事就好。”说罢一指身边的吉布楚和,和声说道,“这位是灵雀姑娘,这一次在往生崖多亏了有她相助。”

  钱义微微一怔,在鬼殿时曾见过陪在贺楼岱钦身边的吉布楚和,不过没有多问,钱义跟在李落身边的日子不短,耳濡目染,合纵连横的事见得多了,自然也不稀奇,上前半步,诚颜一礼道:“多谢灵雀姑娘援手。”

  吉布楚和掩口浅笑,好一幅端庄模样,起身回了一礼,柔声说道:“壮士不用客气,请坐下说话。”

  钱义看了李落一眼,李落点了点头,示意钱义随意便好。

  钱义入座,吉布楚和又向酒娘招了招手,脆声呼道:“酒娘,你坐这边来。”

  钱义轻哼一声,脸上还留着几分怒意,显然对酒娘出手暗算一事心有恨意,只是当着李落的面不好发作。

  酒娘沉默片刻,坐在吉布楚和身旁,恰恰是钱义的对面。四人围坐一桌,钱义脸色冷肃,酒娘面无表情,吉布楚和娇笑嫣然,李落怔怔无语,四个人,四副古怪的神情,竟然比往生崖还要诡异三分。

  李落摸了摸鼻尖,眼前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两个长辈陪着两个闹了别扭的小辈一般,甚是尴尬。

  李落轻咳一声,看着钱义和声问道:“你身上的毒已经解了?”

  不等钱义回话,酒娘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巧的瓶子放在桌上,又急忙把手缩了回去,好似被毒蝎蛰了一般,垂首不语。

  钱义冷哼一声,伸手取过瓶子,倒出一粒解药,看也没看便一口吞了下去。

  李落愣了愣,诧异的问道:“你不怕解药有毒?”

  钱义一滞,抬起的手愣在半空中,好半天也没有放下来,看了酒娘一眼,张了张口,狐疑的问道:“解药没毒吧?”

  酒娘一滞,抬起头用一副瞧着白痴一般的眼神瞪了钱义一眼,堂堂七尺男儿,直面生死而面不改色,竟然单纯的蠢到如此地步,难道就察觉不出李落这句问话里的戏谑调侃之意,没有好气的回了一句:“没毒!”

  李落与吉布楚和对视了一眼,都觉好笑。

  :。: